琳达·卢卡斯
1,816,668 views • 11:03

编码是下一个世界性的语言。 七十年代,影响了一代人的,是朋克音乐。 80年代,也许是金钱吧。 而对我这代人来说, 软件就是想象和世界的接口。 这意味着我们需要 更多更多各式各样的人 来建造这些产品, 这些人不会把电脑视作神奇却呆板 、 孤独又无趣的东西, 而是把电脑看作是可以摆弄的, 可以改进的等等。

我开始编程,初涉科技世界 是在稚嫩的十四岁 那时,我疯狂迷恋着 一位年长男士, 这位男士正是 时任美国副总统的 阿尔·戈尔(AL Gore)先生。 而我做了每个青春期女生 都想做的事。 我想要表达自己对他的爱, 因此,我为他建立了一个网站。 就是这个 那是2001年,彼时没有Tumblr, 没有Facebook, 也没有Pinterest 因此我需要学习编程 来表达我所有的憧憬和爱慕。

这就是我如何开始编程的故事。 最初它于我而言, 是一种表达自我的方式。 就像我小的时候, 会用蜡笔和乐高积木来表达。 长大些后,会用 吉他课和戏剧表演,来表达自己。 但那时,还有其它很多让人兴奋的东西, 比如诗歌和织袜子, 总结法语动词变位, 构建虚幻世界, 还有伯特兰·罗素(Bertrand Russell)以及他的哲学。 然后,我也开始和很多人一样, 认为计算机既无趣,又专业 还孤单。

现在,我是这样想的。 小女孩们并不知道自己被认为是 不该喜欢电脑的。 小女孩们很厉害。 她们非常非常擅长于集中注意力 做事精确,她们还会提出 很多有意思的问题,比如 “什么?”,“为什么?”, “如何?” 以及“如果?” 她们并不知道自己被看作 不应该会喜欢电脑。 是她们的父母会这样想。 我们的父母认为 计算机科学是如此 深奥晦涩又稀奇古怪的领域 专属于那些制造奥秘的人 它和日常生活的距离之远, 就像遥不可及的核物理一般。

他们的想法也有些道理。 编程中有那么多语法,控制项和数据结构。 各种算法、实践 以及协议和范式。 我们共同将电脑做得越来越小 我们建立了层层叠叠的抽象概念 在人与机器之间 直到我们都不再了解电脑 到底是如何工作的 以及应当如何与之沟通 我们会教给我们的孩子, 人体是如何工作的 教给他们内燃机的工作原理 我们甚至会告诉孩子, 如果你真想要成为一名宇航员 你会做到的 可当我们的孩子跑来问我们 “那么,什么是冒泡排序法?” 或者:“当我按下执行键,电脑怎么知道要做什么?” “它怎么知道放哪一个视频?” 又或者,“琳达, 网络是一个地方吗?” 我们成年人,会异常沉默 有些人会说:“它有神奇的力量。” 还有些人会说:“这太复杂了。”

嗯,其实都不是。 它并不神奇也并不复杂 只是这一切发生得十分,非常,特别快 计算机专家制造了这些美好又奇妙的机器。 却又让我们对它们十分陌生 电脑对我们沟通的语言也同样如此 因此,离开了精美的用户界面。 我们便不知道如何与电脑交流

这也是为什么,没人发现 当我研究法语动词变位时 实际上,我锻炼的是自己的模式识别技能 当我十分开心地织袜子时, 我实际上正是遵循一串符号指令, 包含了众多循环命令。 伯特兰•罗素终其一生,追求 在英语与数学中,找到一种准确的语言 这一追求,最终在电脑中找到归宿 我那时就已然是个程序师,但没人知道。

如今的孩子们,终日把玩电脑 但除非我们给他们工具,让他们能够利用电脑构建世界 我们培养的就只是消费者,而不是创造者。

这一追求过程让我想到这个小女孩 她叫Ruby(也是一种编程语言的名字),六岁 她无所畏惧,富有想象力,又有那么点强势 每当我处理问题时 每当我学习编程,学习诸如 何为面对对象设计?何为碎片帐集? 我都会想象一个六岁的女孩会如何解释这些问题

我为她写了一本书,并加以说明 Ruby教会我 “不要害怕床下的那些虫子“ 还有,“即使再大的问题 也是由众多小问题构成的罢了“ Ruby还向我引荐了她的朋友们 也就是网络文化多彩的一面 比如雪豹(OS X操作系统的一个版本) 它很漂亮,但不喜欢和别的小朋友玩。 还有绿色机器人,也是Ruby的朋友, 十分友好,却很散乱 她还有朋友,比如Linux 企鹅, 十分冷酷高效,却有些难搞 还有理想主义的狐狸等等

在Ruby的世界,你通过玩来学习科技 比如,电脑十分擅长做重复工作 因此Ruby会教我这样用循环 这是Ruby最喜欢的舞蹈动作 像这样: “拍,拍,踏,踏” “拍,拍,跳” 这样重复了四遍,你就学会了counter循环 同样,当我一只脚站立,重复这个排列时, 你又学会了 while循环 而当你一直重复这个排列,直到惹怒了老妈, 你就知道什么是until循环了 (笑) 最主要的是,你明白了, 没有现成答案

当我要设计一个介绍Ruby世界的课程时 我想要真正问问孩子们, 他们是如何看待这个世界的 以及他们有什么样问题。 然后我会安排游戏测试环节 刚开始,我向孩子们展示这四幅图 我给他们看的画上有辆车 有家杂货铺,一条狗和一个马桶 接着我问他们:“你们觉得这些东西中,哪样是电脑?” 孩子们会十分谨慎 说:“哈,这里面才没有电脑呢, 我可知道电脑长啥样哦! 就是那个会发光的盒子 就是爸妈老花时间玩的那个东西“ 之后,我们会讨论 我们会发现,原来,车也是一台电脑 它里面有导航系统 还有狗,狗可能不是台电脑 但他带着个项圈, 这个项圈里可能有电脑 杂货店里,就更是有很多种电脑了 有收银机,还有防盗器 孩子们,你们知道吗 在日本,马桶也是电脑呢 甚至有黑客攻击它呢 (笑)

而后,更进一步。 我给了他们一些贴纸,上面有开关按钮 然后我告诉孩子们:“今天你们有魔力, 能把房间里任何东西都变成电脑。“ 结果,孩子们又说 “听起来好难的样子,我不知道正确答案呀” 但我告诉他们:“别怕, 你爸妈也不知道正确答案。 他们才刚听说这些东西 这个叫做网络的玩意儿 但你们这些孩子, 你们会居住在这样一个世界 周围所有东西都是电脑。”

然后,有个小女孩走向我 拿着一个自行车灯 说:“这个自行车灯,如果是台电脑的话, 它就会变色“ 我说:“这想法好棒啊,那它还能做什么吗?” 小女孩想了又想 她说:“如果这个自行车灯是台电脑, 我们就能和我爸爸一起去骑车旅行 在帐篷里睡觉 这个自行车灯也可以变成一个电影放映机。” 这就是我想要的时刻! 在这一时刻,孩子们意识到 世界还远没有妥善到位 想要让世界变得更完善,有一个好方法 就是开发科技。 我们每个人都可能成为改变中的一部分。

最后,我们还造了一台电脑 我们知道了发号司令的中央处理器(CPU), 和十分有用的随机存储器(RAM), 以及帮助电脑记忆一切的只读存储器(ROM) 之后,我们将电脑组装起来, 为它设计了程序 我最喜欢的故事是这个小男孩 他六岁, 在这世上最喜欢的事就是成为宇航员。 小男孩头戴大耳机 完全着迷于他那小小的,纸质电脑。 因为,你看,他自己做了一个 能穿越星球星际的导航程序 他的父亲,一名位于火星轨道的,孤单的宇航员 就在房间的另一边 男孩的重大使命便是 将他爸爸安全带回地球 关于世界,以及我们如何用科技构建世界。 这些孩子将建立一个完全不同的认知

最后,越是亲切、包容,多样的科技手段 就越会让 我们的世界变得更好,更多彩 所以,我们来一起想象一下 这样一个世界,在这里, 我们所说的故事 关于事物如何被创造的故事,不仅仅关于 二十来岁的硅谷男孩 也关于肯尼亚女学生,和挪威图书管理员 想象这样一个世界, 那里有明日的小阿达·洛芙莱斯(Ada Lovelaces,最早的“程序媛”) 居住在永恒的0和1的世界里 他们长大,积极又勇敢地看待科技 他们拥抱了这世界的力量、机会和限制, 这个科技世界既精妙绝伦又有些光怪陆离。

当我是个小女孩时 我想要成为一个讲故事的人 我喜欢虚幻世界 我最想要做的便是 清晨醒来,身在姆明谷(Moominvalley) 下午漫步在塔图因星球(Tatooine) 晚上,再在纳尼亚的世界中安睡。 因此编程成为我的绝佳职业 我仍能创造世界 但不是说故事,而是通过编程

编程赋予我这一神奇的力量 使我能够建立自己的一方小天地 按照自己的规则、范式和实践 依靠逻辑的纯粹力量, 实现从无到有的创造。

谢谢!

(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