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her Perel
16,611,741 views • 19:10

為什麼好的性愛容易消逝? 即使對天長地久的夫婦也是一樣 為什麼耳鬢廝磨也無法保證精彩的性愛? 這一事實與公眾信念相悖 或者說,還有一種問法 人們能否對已經擁有的東西心生嚮往? 這可是一個價值百萬的問題,對吧? 為什麼禁忌總是如此充滿誘惑? 究竟是什麼能讓越軌的欲望變得如此強烈? 為什麼性愛製造寶寶 而寶寶卻註定了愛欲的湮滅? 這難道不是熄滅愛火的致命一擊嗎? 愛情是什麼感覺? 欲望又有何不同?

這些問題 是我探索關於愛欲本質 的核心 以及由之衍生出來的種種當代戀愛難題 因此,我踏遍全球 隨之發現 每當浪漫主義進入 愛欲危機似乎就要到來 擁有所缺之物會帶來欲望的危機 欲望是我們對個體的展現 展現我們的自由選擇、我們的偏好、我們的身份 欲望已成為一個核心概念 存在於當代戀愛中,存在於個人主義社會中

諸位可知這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 人們想要長期地體驗性生活 並非因為我們想要14個孩子 或是我們需要生育更多以免一些孩子早夭 也不是因為這是女性獨有的婚姻義務 這是我們初次渴望長期活躍的性愛 那份根植於欲望之中的歡愉和羈絆

保持欲望的關鍵是什麼?為什麼如此困難? 在一段婚姻關係中維持欲望的關鍵 我認為是兩種基本人類需求的調和 一邊是我們對安全和可預知性的需求 渴望安定、可靠、可信、永恆 這些都是人生中停船落地的體驗 我們稱之為家 但我們無論男女也具有一種同樣強烈的需求 渴望歷險、新奇、神秘、莫測、危險 渴望未知,以及意料之外的驚喜 你們領悟了吧——這就是旅程 將我們對安全和冒險的兩種需求 調和到一種關係中 也就是實現我們今天所說的“激情婚姻” 曾經可是一對矛盾 婚姻從前是一項經濟制度 人們被賦予了一個終身合夥關係 關乎後代、社會地位、 繼承權和溫情 現在我們仍然對婚姻有著同樣的期待 但同時也希望配偶是自己最好的朋友、 也是值得託付的知己、更是激情澎湃的愛人 而我們的壽命,是前人的兩倍那麼久 (笑聲) 總而言之,我們現在要求那個人 能帶給我們從前全村上下一起提供的東西 歸屬感、身份、一致性, 還有超脫、神秘和敬畏 會帶來舒適感,也製造緊張感; 花樣不斷翻新,卻不脫離熟悉; 讓我能夠預知,但也不乏驚喜; 而我們認為這只要靠情趣用品和情趣內衣就可以搞定了 (掌聲)

這會兒我們觸及到了問題的現存真實 我認為,從某種意義上(一會兒我會講到) 欲望的危機通常是一種想像力的危機

為什麼好的性愛容易消逝? 愛和欲是一種什麼關係? 它們如何聯繫,又如何衝突? 性衝動的秘密就隱藏於此

對我來說,如果用一個核心動詞來描述愛,那就是“擁有” 而用一個核心動詞來描述欲,那就是“渴望” 沐浴愛河時,我們嚮往擁有,我們希望瞭解摯愛的那個人。 我們要千方百計拉近距離,縮小差距, 減輕緊張,增進親密。 而欲火中燒時,我們卻並非想要那些已經擁有的東西 註定的結局無法引起我們的興趣 欲望就是我們渴望遠方有另一個人可以去拜訪 與之共度一段時光 去看看他們的紅燈區有什麼事發生 欲火中燒時,我們渴望有座橋去跨越 換個說法,我有時說風助火勢 而空間成就欲望 這樣的說法可能比較抽象

但我會問一個(具體的)問題 過去幾年我到過20多個國家 為了寫作《家中的性(Mating in Captivity)》這本書 我詢問人們:“你在什麼情況下覺得伴侶最有魅力?” 不是性的吸引,而是伴侶本身的魅力 無所謂文化、宗教、和性別的差異 有些回答總是重複出現

第一組共同的回答是:“我認為伴侶最有魅力的時候, 就是她不在身邊,我們相隔兩地,小別後的重逢時。” 基本上,這些都是 我能重新想像到與伴侶在一起的情形 想像力之所以能回歸 原因在於伴侶不在身邊而產生的渴望 這份渴望正是欲望的主要成分 第二組共同的回答則更為有趣: “我認為伴侶最有魅力的時候, “就是看到他在工作室(創作),她在舞臺上(表演); “當他在自己的領域如魚得水時; 當她做著全心熱愛的事情時; 當我看到他在派對上魅力四射、受到他人歡迎時; “當我看到她主持庭審時。” 基本上,這些都是看到了對方光彩照人、自信煥發的時刻, 這可能是最重大、最全方位的興奮點 容光煥發,自立自足。 “我凝視著這個人”——而且還帶著欲望 人們很少說“當我們合而為一時” “相距僅5公分。”我不知道(5公分)是多少英寸 (但至少說明距離不太近) 對方也並沒有在太遙遠的地方 以至於你看不到他們 我是在一個舒適的距離看著我的伴侶 當這個我已經非常熟悉、非常瞭解的人 頃刻間有變回了那個有些神秘、難以捉摸的人 在我與對方的空間之中醞釀著性衝動 這裡隱含著通向對方的行動 有時候,就像普魯斯特所過的 神秘“並不是去往新的風光, 而在於擁有新的眼光。” 因而,當我看到伴侶獨自一人 在獨特的氛圍中做著擅長的事 我馬上就有了一個視角的轉換 我對身邊的這個謎一樣的人保持著開放之心

更重要的一點是,在這條關於對方的描述中 關於自己的描述也一樣,有一點尤其有趣 那就是欲望中無所謂需要 誰也不需要誰 欲望中沒有關懷 關懷絕對屬於愛情的範疇,它能夠強力地消除性欲 我還未見到過有誰的衝動 來源於需要他們的人 渴望對方能激發衝動,需要對方卻能阻止衝動 女性向來深知這點 任何能激發母性的東西 一般都能降低情欲水準 這並非毫無道理吧?

第三組共同的回答通常會是 “當我感覺驚訝時,當我們一起歡笑時” 今天有人在辦公室告訴我: “當他穿上燕尾服的時候。”你們知道, 要不就是燕尾服,要不就是牛仔靴 但基本上,都是出現了新穎元素的情形 新穎並不是說一定要有新體位,以及一大堆技巧 新穎的關鍵是,你要表現自己的哪些部分? 你要把哪些部分拿給對方看? 在某種意義上,我們可以說 性愛的奧妙並不在於你做了什麼 而在於你要達到什麼境界 對自己對他人皆然 你要達到什麼境界? 你連結了哪些部分? 你追求什麼樣的表達? 是一種超脫的靈魂結合嗎? 是調皮搗蛋嗎?是安全地挑釁嗎? 是要終於示一示弱, 不再需要事事兼顧嗎? 是不是要表達孩子氣的願望? 你想要什麼結果?這是一種語言, 而不僅僅是一種行為。 這種語言的詩意所在才是我感興趣的 也是我之所以開始研究“愛欲情商”這個概念的原因

大家都知道動物的性行為 這是一個重點,是生物學,是自然本能。 人類是唯一具有性生活的物種 這表明人類的性行為經過了想像力的加工轉換 唯獨人類的性愛可以持續數小時之久 飄飄欲仙,數次高潮 完成這些甚至可以全靠想像而無需觸碰任何人 我們可以靠暗示,甚至無需付諸動作 期盼是我們能體驗到的一種強大的武器 來產生欲望 仿佛身臨其境的想像力 沒有什麼實際事件發生而能產生精神體驗 還是甚為豐富的精神體驗 我開始思考性喚起 開始研究關於性的詩歌 如果它是一種智慧 就說明它是能夠被培養的 它的構成元素是什麼?想像、戲謔 新穎、好奇、神秘。 但其中最關鍵的部分當屬想像力

但對我的研究更為重要的是 要想明白激情四射的夫妻都有什麼特徵 欲望又是靠什麼來維持的 我需要重新審視性喚起的定義 這一神秘的定義 我從反面來看待這個問題 去檢驗“創傷”的定義 我來到小時候居住的社區 那是一個居住著大屠殺倖存者的比利時的社區 在那裡有兩組人 一組是大難不死,一組是劫後還生 大難不死的那組人往往苟且偷生 無法感受歡樂,也無法給予信任, 因為他們小心翼翼,煩惱重重,憂慮無數, 擔驚受怕,就無法抬頭挺胸, 就無法堂堂正正地享受歡樂、心安,就無法充滿想像力; 而劫後還生的那組人 他們認為性喚起是死亡的一劑解藥 他們知道如何求生 當我為缺乏性生活的夫妻提供諮詢時 常常聽到他們說“我想要更多的性愛” 但通常人們想要的是更好的性愛 “更好”的意思是要把性重新變得充滿活力、 生機、更新、持續、性和能量, 就像性愛從前能帶給他們的那樣, 或者說他們認為如此。

於是我問了另外一個問題: “我在什麼情況下讓自己性致全無?”成了新的問題。 “我在什麼情況下熄滅了自己的欲火?” 這與先前的問題不一樣: “是什麼讓我性致全無?” “你在什麼情況下讓我性致全無?” 人們開始回答“我讓自己性致全無的原因有, 是我覺得了無生趣,當我不喜歡自己的身體, 當我感到年華老去,沒有屬於自己的時間 當我找不到機會跟你好好談談, 當我工作不順, 當我不再自信,當我感到自己的存在沒什麼價值, 當我感覺自己沒有權利去渴求,去索取, 去享受歡樂。”

然後我詢問了相反的問題: “我在什麼情況下性致勃勃?”因為多數時候, 人們喜歡問的重點是:“你激發了我,” “外物激發了我,”而“我”本人不在問題的考量之中。 如果你自身感覺了無生趣, 就算另一伴為了過情人節做很多事 而你毫無感覺,因為沒人在前臺接待。 (笑聲) 所以,關鍵是“我”如何激發自己, “我”被欲望喚起的情形有哪些。

在愛和欲的悖論之中 似乎最令人費解的就是 滋養愛的那些要素:親密、互惠、 保護、牽腸掛肚、對對方負責—— 這些要素恰恰能扼殺欲 因為產生欲的諸多因素 恰恰無益於愛: 嫉妒、佔有欲、侵略性、權力、支配、 頑皮、胡鬧。 基本上,夜幕之下讓我們蠢蠢欲動的東西 正是我們光天白日反對的東西 我們的情色心可不管自己心理是否政治正確。 如果每個人在一床玫瑰中都能想入非非, 那麼我們也就不可能進行這次有趣的對話了。 事情絕非如此簡單。 我們很難把情色心裡萌發的那些東西 傳達給我們的愛人 因為我們認為愛是無私的, 事實上,欲望需要一定程度的自私, 從個最好的方面說: 就是在他人存在的前提下 保持自我的能力。

大概地總結一下,就是 需要我們去調和兩組 與生俱來的需求 對聯繫和分離的需求, 對安定和冒險的需求, 對團結和對自主的需求 拿小孩子來打比方,剛開始孩子總是坐在父母的膝上 舒舒服服地窩著,又安全又放鬆, 但所有的孩子在某一天 都要掙開這個懷抱去看世界, 去發現、去探索。 這就是欲望的開端。 探索需要好奇心和探究心。 過了一會兒,孩子們肯定要回頭看你 如果你這時候告訴他們: “孩子,世界很奇妙,放手去探索吧! 會有很多樂趣的。” 這樣說了,他們就能轉身離開, 並同時體驗到聯繫和分離。 他們能盡情想像,盡情探索, 盡情玩樂,同時確信 回轉時總有人等著他們。

但是,如果另一方說: “我擔心、焦慮、絕望。 我的伴侶已經很長時間沒有照顧到我了。 外面有什麼好的?我們難道不是 已經擁有了在一起所需要的一切, 那就是你和我嗎?” 這樣一來就會產生一些 我們毫不陌生的反應。 我們中的一些人早早地回轉過來 像那個回轉過來的孩子一樣 他放棄了自己的某些東西 只為了不要失去對方。 我放棄了自由,這樣就不會失去與你的關聯; 我要學會一種愛你的方式 那將會負擔更多擔憂、 更多責任、以及更多保護; 我不會離開你 出去玩樂、體會歡愉, 去探索未知,深入自我。 把這些翻譯成大人的語言 這樣的情形很早開始,並一直持續到 性生活的終點。 第二個孩子回轉了, 但惴惴不安: “你還在嗎? 會不會罵我? 會不會生我的氣?” 他們也許會走開,但不會真正離開, 這些人經常告訴你 一開始他們打得火熱 因為逐漸增加的親密感 並沒有強到 能減輕欲望 但當我們越來越親密,我就感到更多的責任, 我就更加離不開你 第三個孩子不再回轉。

如果你想要維持那種欲望 就要真正掌握其中的辯證。 一方面,投入的前提是要有安全感 另一方面,投入才能產生歡愉 才會達到頂峰,獲得高潮 你無法興奮的原因是 你在別人、而不是自己的身體中和頭腦上花了太多工夫

要能夠調和 這兩組基本需求, 那些成功保持了激情的夫妻有以下法寶: 第一,他們在性生活上有較多的隱私。 他們明白各人都應該有 一些發揮情欲的空間 他們也懂得前戲 並不是上真傢夥之前五分鐘的動作戲, 前戲可以說是從上一次高潮結束時就該開始了。 他們也懂得,情欲空間 並不是單純的活塞運動 而是要離開Management公司 離開這個敏捷式管理專案 (笑聲) 你要進入那個領域 不用再充當良好市民 不用再認真做事、負責任。 責任和欲望是一對矛盾, 它們無法協同合作。 能夠保持激情的夫妻也理解,激情是有盈虧的。 就像月亮一樣,它間歇性地會消減。 但他們有本事讓激情重燃 他們知道怎麼回復激情 而他們之所以知道怎麼做, 是因為他們已經解開了一個 關於自發性的大謎團 當你在疊衣服時,性致可不會突然之間從天而降 像超級英雄那樣,他們懂得 將要發生的所有事 在這個長期關係中已然存在

婚姻中的性是有預謀的 是有意策劃的 它聚焦,它存在

情人節快樂

(掌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