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w Dudley
3,608,734 views • 6:14

开始之前,我想问在场的各位一个问题 你们之中有多少人觉得 自己可以被称为领导的? 我在全国各地都问过这个问题 无论在哪里 都有很多人不愿举手。 我意识到,领导力被我们塑造成了 一种高于生活 普通人难以企及的东西。 我们认为有领导力的人应该改变世界。 我们认为我们只有在未来的某一天 才配得上领导这个头衔。 现在就自称领导 则是一种我们自己难以接受的傲慢和自满。 我担心,我们花了太多时间去赞美 那些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事情 我们认为 只有那些事情才值得赞美 我们贬低了那些我们可以做到的事情的价值 在生活中即便成为了领导 也不敢承认 不给自己因此自我感觉良好的机会。 我非常幸运 在过去的十年中有幸和一些了不起的人共事 他们帮助我重新认识了领导力 让我更加快乐。 今天我将利用这短短的几分钟,与你们分享 一个故事,就是这样的故事转变了我的观念。

我在新布伦瑞克省萨克维尔的 一所名为蒙特爱立森大学的小学校上学, 我在学校的最后一天遇到一个女孩, 她说,“我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候的事情。” 然后她向我讲述了一个四年前发生的事情。 她说,“大学报到的前一天, 我和父母一起呆在酒店房间里 我非常害怕,坚信自己 没有准备好上大学,难过地掉眼泪。 我的父母非常棒。他们说, ‘我们知道你很害怕,我们明天先去一天。’ 第一天我们先去看看情况,如果你觉得 还没有准备好,没关系,随时告诉我们 我们立刻带你回家。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爱你。‘“

然后她说,“所以第二天我去了学校 排队等待注册的时候 我环顾四周,感觉自己没有办法在这里上学。 我知道我还没有准备好。我知道我必须退出。“ 她接着说,”我做出了决定,立刻感到了 超乎想象的平和。 我转身告诉我的父母 我们需要回家,就在那个时刻, 你从学生会的楼房中走出来 戴着我这辈子见过的最愚蠢的帽子。”(笑声) “那是个很棒的帽子。 你还拿着一个宣传Shinerama(加拿大慈善组织)的大标牌, 上面写着学生与囊胞性纤维症斗争,“ ——这个慈善组织的活动我参与了很多年—— ”你拿着一桶棒棒糖。 你从我们身边走过,在向排队的人 分发棒棒糖,介绍Shinerama。 突然,你发现了我,停下来 盯着我看。有点吓人。”(笑声) 那位姑娘完全了解我在说什么。(笑声) “你看了看我旁边的一个男生,微笑了一下 从桶里拿出了一个棒棒糖 递给他,对他说 ’你一定要把这个棒棒糖送给你旁边这位美丽的女孩。‘’ 她接着说:“我从来没有见过有人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变得如此尴尬。 他的脸红的像猪肝一样,不愿正眼看我。 他是这样把棒棒糖递给我的。“(笑声) ”我特别同情这个男生,所以接过了棒棒糖, 结果棒棒糖刚到手,你就摆出一副特别 严肃的表情,你看了看我父母 然后说,‘看啊。看啊。 刚离开家一天,就接受 陌生人送的糖果?!’“(笑声) 她接着说,”所有人都被逗乐了。方圆二十英尺之内 所有人都开始爆笑。 我知道这很俗气,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在和你说这些 但是在那个大家都在大笑的时刻, 我意识到我不应该离开, 我知道我属于这个地方 我知道这里是我的家,那天之后, 四年我没有和你说过一句话 但是我听说你要离开了, 我必须告诉你 在我生活中你拥有无与伦比的重要地位,我会想念你的。祝你好运。”

然后她就走开了,我受宠若惊。 走了六英尺,她转身微笑,说道: “也许应该跟你说一下, 四年过去了,我还在和当年那个男生约会。”(笑声)

搬到多伦多一年半之后 我收到了他们婚礼的请柬。

意外的是,我不记得这件事。 我对那个时刻完全没有印象。 我搜索了我的记忆仓库,这是件有趣的事情 我应该有印象的,但是我完全不记得。 这段经历让我大开眼界,改变了我的想法 我开始思考,也许我对他人生活所能带来的最大影响 来自不经意间的举动 就是这样一个我没有印象的时刻 让一个女孩时隔四年还特地找到我,告诉我: 我在她生命中拥有无与伦比的重要性。

今天在座的所有人中有多少人经历过这种棒棒糖时刻, 感觉生活因为他人的言语或者行动 显著得到改善的时刻? 好的。你们中又有多少人把这种感受告诉了带来改变的人呢? 你看,为什么不呢?我们庆祝生日, 尽管你所做的不过是在三百六十五天内保持活着而已(笑声) 然而我们却不与那些改变我们生活的人 分享他们起到的重要作用。 每一个人,我们中的每一个人 都是棒棒糖时刻的催化剂。 你的言语或行动让他人的生活更加美好 如果你觉得自己并没有带来什么改变, 想想我问那个问题时那些没有举起的手。 这不过是因为你帮助过的人没有告诉你罢了。

但是把自己想的如此强大是一件令人害怕的事情。 想到自己可以对他人产生如此巨大的影响 我们会感到有些害怕,因为只要我们认为领导力高于生活、 常人难以企及、 只要我们认为改变世界的人才能被称为领导 我们就是在找借口 不去期待自己或者他人拥有领导才能。

玛丽安娜·威廉姆森说过,“我们最害怕的不是能力不够。” 最令我们的恐惧的是我们所拥有的巨大力量。 我们对自己的光明面,而非黑暗面,感到恐惧。“ 今天我号召大家克服这一点。 我们需要接受自己可能在他人的生活中扮演无比重要的角色的事实 克服由此产生的恐惧。 克服恐惧之后我们就可以迈出前进的步伐, 我们的弟弟妹妹,未来我们的孩子—— 或者说现在我们的孩子——可以通过观察,学会 重视我们对彼此生活的影响 认识到这种影响超越金钱、权利、头衔和权势。 我们需要用棒棒糖时刻重新定义领导力, 我们创造了多少棒棒糖时刻,发现了多少这样的瞬间, 有没有积极传播这样的影响,有没有感谢那些影响我们的人。 我们认为领导人理应改变世界 然而事实上,世界是由六十亿人对它的理解组成的, 如果你改变了一个人对世界的看法, 一个人对自身能力的认识, 让一个人感受到他人对他的关怀, 让一个人意识到自己可以为他人的生活带来巨大的改变 你就改变了世界。 如果我们这样理解领导力, 如果我们这样重新定义领导力, 我们就可以改变一切。 这是一个简单的理念,但绝非无足轻重 谢谢你们今天给我这个机会与你们分享这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