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hryn Schulz
2,440,573 views • 16:51

這當然是強尼•戴普, 這是他的肩膀。 這是他肩上著名的紋身。 你們有些人可能知道,戴普在1990年, 和薇諾娜•瑞德曾訂婚, 並在他的右肩上刺上 「永遠的薇諾娜」。 3年後— 從好萊塢的標準來說應該算得上是「 永遠 」— 他們分手了, 然後强尼改了一下他的紋身 。 現在他肩上說的是 「 永遠的酒鬼 」。

(笑聲)

像强尼一樣, 也像25%的 年齡在16到50歲間的美國人一樣, 我也是有紋身的。 我第一次想去弄一個紋身是在我25歲左右, 我是已經刻意等了很久的。 要知道很多人在17歲的時候 就想弄一個了, 或者19歲, 23歲, 並且對此都在自己30歲前就後悔。 但是這卻沒有發生在我身上 。 我是在29時繡上了紋身, 然後立刻就後悔了 。 我說的後悔是 我腳跟剛剛離開紋身店— 就發生在離這裡幾英哩外的 下東城區— 大白天就歇斯底理、徹底崩潰了, 就在東百老匯和運河街相交的轉角 。 (笑聲) 那真是個做這事的好地方,因為沒人理你 。 (笑聲) 那晚回到家,再一次更加嚴重的情感崩潰, 詳細狀況我等會兒再說。

那次的事真的是把我自己嚇到了, 因為在之前 我一直為我自己 肯定不會後悔感到自豪。 我曾經犯了很多錯, 一直在做錯的決定, 每小時一次吧。 但是我也總是會認為 我已經是做出了最好的決定, 根據我那時的心態, 那時的想法, 我從中也學習了一些東西。 我的人生也是因為它才完整 。 總之我不會想著要改變它 。 換句話說, 我已經是我們文化中關於後悔教導的狂信者, 他們認為為過去的事哀傷 是一種完全沒有意義的事, 我們應該向前看而非向後看, 在生活中儘量不要後悔, 這是我們能做的最好的事。

以下的引用句非常恰當的描述這個道理: 「 沒有挽救方法的事 就不要關注了; 事情做了就做了」 。 一開始這看起來的確是很令人深省的哲理— 一些我們都應遵守的信條.. 直至我告訴你這句話是誰說 。 這是麥克白的夫人, 說這句話只不過是用來勸麥克白不要像個膽小鬼, 為殺人而感到罪惡感 。 莎翁在這裡應該也如他以往 在說些有內涵的話 。 因為沒有能力去經歷後悔, 這其實是反社會的典型的 診斷特徵。 同時這也是大腦某部份損傷的特徵。 那些 眼眶額皮質受損的人 看起來就算做了 再差的決定也不會後悔。 所以, 如果你不想過充滿後悔的生活, 你可以去做一個 前額腦皮質切除手術。 但是如果你想要自己機能完整, 是一個完整的人, 是一個完整的靈魂, 我想你要學的是怎樣在後悔中生存, 而非是擺脫它。

接下來讓我們開始先給一些專屬名詞定義吧 。 那麼什麽是後悔? 後悔是一種情緒, 是一種當我們認為我們假如 在以前做了不同的事, 現在的情況會更好的話的情緒, 那麼後悔是需要兩個前提條件的。 首先它是需要一個媒介—你必須在之前做一個決定。 然後, 它需要的是想像力。 我們要能想像我們回到過去並且做了不同的決定, 接下來我們要把這段想像稍微前移一點 並想像一下現在事情會變成怎麼 。 只要我們這兩個條件中的一個越多— 就是, 越多的媒介或者越多的想像 就有越多的後悔, 後悔感就越強烈 。

就比如, 你在你好朋友婚禮的路上, 正在趕飛機, 結果遇上了堵車, 最後你到了你的登機口 發現你錯過了你的航班。 在這種情形下, 你將會感到更多的後悔感, 假如你只不過是誤機了3分鐘 而非20分鐘 。 爲什麽呢? 因為你只是錯過了飛機3分鐘, 對你來說是痛苦的想像, 你可以做了別的不同選擇 並且有個很好的結果是很簡單的 。 「 我應該從橋上走而不是走隧道 。 我應該衝過那黃燈 。」 這些都是很自然的引發後悔的因素 。 當我們認為我們是應該 對這個明明可以變好 卻弄砸的決定, 我們便後悔 。

在這樣的一個框架中, 我們很顯然會經歷各種悔恨。 今天的話題是關於行為經濟學 。 我們所知道有關後悔的一切 也都是來自那個領域的 。 我們有一堆關於消費者 和財政決策, 和關於他們 對這些決策後悔的書籍— 基本上主要是買家的懊悔 。 到最後, 這樣的一個問題會出現在那些研究者腦中 並說, 既然這樣了, 那麼什麽是我們一輩子最後悔的事情呢? 這是他們總結這個問題的答案 。

後悔排行— 我們一輩子最後悔的六件事: 目前為止, 教育排在第一。 我們一生百分之33 的後悔都會與自己的教育有關。 我們總希望曾經能多學一點 。 我們總希望曾經更好的利用我們獲得的教育。 我們希望曾經能選擇學另外一個科目 。 另外幾個很“熱”的後悔包括 我們的職業, 愛情, 教養方式, 對自己的各種評價和選擇, 還有我們業餘時間的耗費— 或更準確的事, 我們沒有好好利用業餘時間 。 接下來的後悔 就是涉及: 金錢, 愛情和養育之外的家庭問題, 健康, 朋友, 信仰, 組織 。

換句話說, 我們通過研究經濟 知道了我們一輩子最後悔的事 。 但是當你仔細看看我們這輩子的遺憾時, 我們的經濟問題不是那六個之一 。 他們僅僅是我們後悔中的百分之3 。 所以你假如坐在那裡 比較著大杯子小杯子, 或公司A 公司B, 或者普銳斯還是斯巴魯的時候, 你應該明白—隨便它吧。 賠率是五年後你不會後悔那些事情 。

但是那些你真正關心的問題 和那深沉的懊悔, 那樣的經歷感覺是怎樣的? 我們都有一個簡短的答案 。 那感覺很糟糕 。很難受 。 但那些令人痛苦的後悔 一般都有四個共性 。 後悔的第一個共性 基本上便是否定 。 那天我繡了紋身回家, 我一夜沒睡 。 在一開始的幾個小時中, 在我腦中就只有一個想法 。 那就是 「弄走它吧! 」 就是這樣的難以置信的原始感情回應 。 很直接的就是, 「 我想要我的媽媽」! 我們並不是在想著如何解決問題 。 我們也不是在明白問題是從哪裡來的 。 我們就只是想讓它消失 。

第二個很典型的後悔成份 就是迷亂的感覺 。 然後那晚我在我房裡想的第二件事情就是 「 我是怎麼會做這個的? 我當時在想些什麽呢?」 這是種把我們從 令我們後悔的決定分離出來的感覺 。 我們不想認同那個部份 。 我們不想理解這部份 。 我們甚至對這份沒有任何換位思考。 這就解釋了接下來的第三點, 那就是強烈的對自己的懲罰感。 這就是爲什麽當我們面對自己的後悔時, 我們總喜歡說一句話: 「 我真該踢自己一腳。」 第四個成份 就是心理學上的執拗 。 執拗就是強迫自己不斷地 關注同一件事情 。 執拗的效果就是 把後悔的前三個效果 組合在一起然後變成一個無限的循環 。 那晚我並不是坐在我臥室 想著:「 讓那玩意消失 。」 而我是在這裡想著, 「 讓那東西消失消失 消失消失」。 當你在看心理學作品時, 這就是定義後悔的四個部份 。

但是我想說這裡還有第五個 。 而且我認為 這是一種存在感的喚醒警訊 。 那天夜我在公寓裡, 在我踢打完我自己諸如此類後, 我在床上躺了很長時間, 我有想過皮膚移植 。 就開始想如何弄到這筆錢呢 但是就像旅行保險無法包括天災 同樣我的醫療保險也不可能為我的愚蠢買單 再說 也不可能有保險會擔保愚蠢的行為 所以得愚蠢的行為 他們一定都是完全無保的 它們讓你暴露在這個大世界中 暴露你的軟弱你的愚笨 坦白地說就是暴露這個相當冷漠的世界

這很顯然是很難受的經歷 並且在現在這個被 Control-Z文化所包裹的世界中 這種經歷將更加痛心 Control-Z就是電腦指令 撤銷 雖然難以置信但是我們都用它 從某種程度中逃避現實中的艱難 我們想我們可以用錢解決問題 或者用技術去解決 我們可以撤銷 撤銷人與人間的關係 可以取消關注 但是問題是生活中是有著 我們十分想改變 我們無法改變的事情 就因這樣我們會用 歸零來代替撤銷 這樣的代替對那些控制癖和完美主義者 是非常痛苦的 因為我就是那種人 因為我們一直希望我們自己做每件事並且都做好

但是這樣的情況就出現可 一個控制癖完美主義者是不應該去繡紋身的 爲什麽就不說了 我現在想說的是 後悔中的那些我們經歷的 感情的強度 很明顯是根據 我們到底為什麽而後悔而變得 比如 這是我最愛的 現代社會的後悔產生器 (笑) 文本:答覆給所有 然後驚奇的是 這個暗中為害的技術發明 還真的讓我們體驗了不少後悔 僅僅是這一個 你可能寫電郵時一不小心就點了這個鍵 然後毀了一個人與你之間的關係 後者那天工作的時候將非常尷尬 或者今天就是你在職的最後一天

但是這些並沒有 和我們那些影響深遠的悔恨沾邊 因為很顯然 我們偶爾會做一些 導致不可原諒的糟糕後果的決定 可能是對自己也可能是對別人 的健康幸福或生活環境 可能更糟的是危害了他們的生命 明顯的這些後悔 將會是難以置信的刺痛和持久 甚至是這小小的 答覆全部帶來的後悔 都可能讓我們煩惱幾天

那麼這樣我們又如何能與它一同生活 應該有三件事是能幫我們 在遇到後悔時平靜下來的 第一就是 我們可以從它的普遍性中得到安慰 假如你Google一下後悔和紋身兩個關鍵字 你將會有1.15千萬的結果 (笑) FDA統計 所有繡了紋身的美國人 有百分之17都很後悔 其中就是 強尼德普和我 和7百萬美國人 我們在為紋身後悔時 我們是在一起的

第二種方法然我們面對後悔平靜一點的是 自我諷刺 我感覺 這真的不難 因為自己罵下自己是很簡單的事情 當你29歲了還要因為 你不喜歡你的新紋身而找媽媽 但是這樣的嘲笑可能在碰到嚴重的後悔時 會變成一種殘酷滑頭的辯解 但我不認我 我們每個經歷過真正的 包含真的痛苦和悲哀的後悔 都是明白的幽默 甚至是黑色幽默 真的能幫我們挺過去 他把我們生活中的兩極連在了一起 正極和負極 然後輸回了一點生命的力量給我們

第三個能幫我們平靜的面對後悔的 就是靠著時間的流逝 時間我們都懂了 能治好所有的傷口 除了紋身 那是永久的 但現在離我繡上紋身 已經有幾年了 你們想看一下嗎 行啊 但是我要說的是 你們應該會失望的 因為它並不是太嚇人 我並沒有繡上瑪麗蓮曼森的臉 在不檢點的地方 當其他人看我紋身時 他們都還是比較喜歡 只不過是我不喜歡 我之前也說過我是一個完美主義者 我還是會讓你們看

這是我的紋身 我能猜到你們可能在想(這不錯) 但是我也想告訴你們 你的某些後悔 可能真的並不像你們想的那樣 我繡上這個紋身 是因為20多歲這段時間 一直在別的國家居住旅遊 當我來到紐約居住下來的時候 我生怕自己會忘記 我從當中學到的重要的事 特別是兩點關於我自己的 特別不想忘記 就是不斷冒險的重要 和同時不斷的尋找 你自己的重要 然後我喜歡這個羅盤圖像就在於 它包含了這兩種想法 在一張圖裏面 我也認為它可能作為一種永遠的幫我回憶的道具

好吧 它真的做到了 但是 卻不是我希望記住的東西 而是讓我不斷記住了別的事情 它提醒我 後悔能教導我的事 同樣的也是生活教我的重要課程 但是諷刺的是 我又在想可能 能在我身上繡上的紋身— 作為一個作家 更可能是作為一個普通人 就這這個了 假如我們有目標 有理想 我們想要做的更好 同時我們愛我們的鄰居 我們不想失去或傷害他們 我們就應該為我們的過錯傷心 我們要做的不是無悔 不是討厭有遺憾的人生

我最終從我紋身中明白的是 同時也是今天想跟你們說的 就是這個 我們應該學會 去愛上那些我們創造的 不完美的有瑕疵的東西 并學會原諒創造了那些東西的我們 後悔並不是提醒我們 我們有多差勁 而是提醒我們 我們能做的更好

謝謝

(掌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