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烈亞斯·拉托普魯斯

沒有道路?我們有無人機

992,277 views • 9:13
Subtitles in 27 languages
Up next
Details
Discussion
Details About the talk
Transcript 27 languages
Translated by Ho Man Li
Reviewed by Brandon Jow
0:12

今天世界上有十億人 不能使用全天候皆能運作的道路。 一億人。 地球七分之一的人口 一年中有時被截斷聯繫, 我們不能可靠地運送藥物, 他們不能拿到緊急物資, 不能以到市場賣東西 創造稳定的收入。 在撒哈拉南邊, 雨季裏百分之85的道路都是不可用的。 在現今階段 有人投資在道路上, 但估計需要50年 才能解決。 僅在美國,就有超過四百萬 英里的道路;建設非常昂貴, 維修也很貴, 非常不環保 可是,通常都是堵塞了的。

1:03

所以我們想, 有更好的辦法嗎? 利用現代科技,可否建立一個 能令這些人受惠的系統, 就像最近十年內 像手提電話一樣? 現今擁有最好的電訊的國家 通常都沒有埋銅線於地下。 我們能用同樣的方法來處理交通嗎?

1:27

想像一下。 想像你在馬里(非洲國家)的產房, 需要緊急醫療。 你會做什麼? 你會打電話 然後有人會立即知道。 這部分沒問題。 然而藥物可能需要幾日才到達 因為很差的的交通因素。 這部分十分殘破。

1:51

我們相信,利用獨立飛航的工具 藥物幾小時就能被運到。 就像這樣。 這能與大概十公里範圍內運送 大概兩公斤的物資, 同時是一個龐大網絡的一部分, 大至整個國家,甚至整個大陸。 它是十分彈性,自動的物流網絡。 它是傳送物資的網絡。 我們叫他為「Matternet」。

2:18

我們用三個主要的科技。 第一,電子飛航交通工具。 第二,自動化的地面車站, 那會容許飛航工具 換電池和飛更遠, 拿起和放下負載。 第三,管理整個網絡 的操作系統。

2:36

現在,我們詳細地看這些科技。 首先,無人機。 有朝一日,我們將根據不同的重量和距離 而使用不同的無人機。 今天,我們在用四方的小飛機。 這些能在15分鐘內 飛超過10公里運輸2公斤的物資。 比較在發展中國家 嘗試用車走過凹凸不平的道路, 甚至是在已發展國家 經常出現的交通擁塞。 這些能自動飛行。 這科技十分重要。 他們利用GPS和其他感應器 在地上車站導航。 每輛機器都裝上 有效載荷和換電池的機制, 這些無人機航行到這些車站, 停泊,換電池, 再次行駛。 這些車站是位於地上 安全的位置。 它們鞏固整個任務最脆弱的部分: 降落。 這些車站位於已知的地點, 因此它們中間的路線也是清楚的; 站在可信性的立場來說,對於整個網絡, 這是十分重要的。 除了滿足機器的能源需要, 它們最終都要成為 人們能在網絡中拿出物資 或放東西進去的商業樞紐。 最後的部分是管理整個網絡的 運作系統。 它掌控來自地下車站的天氣資料, 為機器尋找最佳的路線, 避免不利的天氣和 其他風險因素, 在網絡中最有效地 運用資源。

4:08

我想讓你們看一看 這些無人機的樣子。 這是去年夏天我們在海地的航行, 我們第一次的實地試驗。 那裏,我們在 2010 年海地大地震後興建了一個營, 現在模擬運送藥物。 當地的人非常喜歡。

4:27

我想讓你們看看 在近距離下這些飛機的樣子。 這是一輛價值 3000 元的飛機。 價錢將會很快下降。 我們在任何天氣環境下都能使用, 炎熱或寒冷, 強風。它們非常結實耐用。 想想你生命完全依賴這包裹。 非洲某處, 又或經過桑迪暴風吹襲的紐約。 第二個大問題是,價錢呢?

5:05

其實在超過十公里的距離 運送兩公斤的物件 價格僅僅是 24 美分。

5:16

(掌聲)

5:21

有違常理地,能源的價格 花費的只是整個旅程中的 2 美分而已; 而我們只是剛剛起步。 我們看到這事,我們認為這能對 世界帶來顯著的效果。

5:35

所以我們問:在世界任何一處建立 一個網絡要花多少? 所以我們查看了如何在萊索托(非洲南部內陸國家) 建立為搜集艾滋病毒樣本的交通系統。 當地的問題是:如何將樣品由 蒐集樣本的診所 運送到醫院做化驗? 另外,假如我們要覆蓋 超過 140 平方公里的範圍? 那是大概曼哈頓 1.5 倍的面積。 原來,要花費的 只少於 100萬美元。 將這價格和普通基建的價錢相比。 我們相信這是 新範例的能力。

6:14

現在,我們從網絡上 衍生出對交通網絡 新的意念。 它並非統一,而是點對點, 雙向,極容易適應, 以及擁有很低的基建投資, 非常環保。 但假如這是新的範例, 它一定有其他用處。 可能在世界上其它地方都能用。

6:40

所以一起探索另一個角落。 我們的城市和巨型城市。 今天,一半的人住在城市。 超過五億人住在超大城市。 我們生活在都市化潮流的年代。 光是中國,每兩年就會 建設面積相當於紐約城市。 這些地方確實有道路基建, 然而非常沒效率。 交通堵塞是個很嚴重的問題。 因此我們認為在那裏 設立一個交通網絡有道理。 一個新的層次,坐落於道路 和網絡中間, 最初是為輕便,緊急的物資而設; 隨著時間,我們希望將它 發展成新模式的交通, 以現代的方法解決這古老的問題。 這方法能以 非常環保的方式擴展; 每時每刻都在背後運作, 就像互聯網一樣。

7:34

因此在我們幾年前 開始研究這時, 很多人跟我們說:「 這是一個有趣然而瘋狂的想法, 你們不應該花時間 在這件事上。」 當然,我們是在談無人機, 一件不但在西方不普遍的科技, 同時對於窮困的人來說 一件令人討厭的玩意, 特別是處於衝突的人。

8:03

那我們為什麼還要做呢? 我們並非因為 這件事很簡單, 卻是因為它能帶來驚人的影響。 想像十億人利用 像手機電信 聯繫資訊的方式 聯繫到物品。 想像我們世界之後建立的大網絡 是運送物質的。 在發展中國家,我們希望 讓眾多的人使用更好的疫苗, 運送更好的藥物。 這樣一來,我們在 對抗艾滋病毒,肺結核和流行病擁有極大的優勢。 隨著時間推移,我們希望它會成為 經濟交易的新平台, 帶領千千萬萬的人脫貧。 無論是已發展和發展中的地方, 我們都希望這能成為 新的交通模式,因而令我們的生活 更適合居住。

9:01

對於那些仍然認為這是科學小說的人, 我強烈地像你們說:不是。 我們卻要參與, 與社會小說中,去令這發生。

9:12

謝謝。

9:14

(鼓掌)

十億人缺乏四季皆能運作的道路。互聯網的結構能提供接觸他們的藍圖嗎?來自 Matternet(物件網絡)的安德烈亞斯·拉托普魯斯這樣想。他向我們介紹新的交通模式,利用全自動,電動的飛行機器去運送藥物、食物、物料和耗材到有需要的地方。

About the speaker
Andreas Raptopoulos · Airborne logistics activist

Andreas Raptopoulos and his colleagues are building the flying internet of things, using drones to carry essential goods to otherwise inaccessible areas.

Andreas Raptopoulos and his colleagues are building the flying internet of things, using drones to carry essential goods to otherwise inaccessible are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