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伯.沃丁格
22,059,648 views • 12:46

當我們渡過此生 是什麼讓我們保有健康跟幸福呢? 為了將來過得最好的自己, 假使你們現在正要下本錢的話, 你會把時間和精力投注在哪兒呢? 有個對千禧世代的近期研究 問他們人生最重要的目標是什麼? 超過八成說主要的目標是變得富有; 以及同一批未成氣候的成年人 另有五成說另一個主要的目標 是變得名聲響亮。

(笑聲)

而且我們不斷地聽人講要傾心工作、 更賣力些以及取得更多的成就; 我們被灌輸概念-為了有美好的生活, 這些東西是我們需要追求的。 周齊的人生圖景- 大家做出的選擇以及這些選擇 為他們帶來什麼結果- 幾乎無從得知; 我們對人生所知道的絕大部份 來自於訴請別人記起過往。 如同我們所知-事後很容易有後見知明, 但是要預測未來是很難的; 我們記不住一生當中 大多數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情, 而且有時候記憶是極其不切實際的。

不過要是我們能夠看見齊全的人生- 當它們穿越時間展開來呢? 要是我們能夠研究大家 -從他們少年一路直到老朽- 來看是什麼確實讓人保持幸福和健康呢?

我們做過了! 哈佛大學的成年人生涯進展研究 或許是前所未見最長久的 成年人生涯研究, 75 年來我們已經追查了 724 位男士的生活, 年復一年問及其工作、居家生活、健康, 當然了這一路問下來 對他們人生的故事即將如何 翻轉我們也毫不知情。

像這樣的研究計畫微乎其微, 幾乎所有這種研究在十年內就破局了; 因為太多人放棄了研究, 或者金援研究的資金沒了著落, 或是研究負責人琵琶別抱, 或是研究負責人死亡 而且無人讓該計畫再做出進展。 不過透過好運加上幾個世代 研究人員的堅毅, 這個研究並未中斷。 我們原先的 724 位男士大約有 60 人 仍然還活著、一直參與著這個研究, 他們大多都 90 多歲了, 而且我們現在正要開始研究 這些男士 2,000 多名的子女們; 而我是本研究的第四位主持人了。

從 1938 年來我們已經追蹤了 兩組男士的生活, 第一組當他們在哈佛大學二年級時 就開始在這個研究裡; 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他們全部念完大學, 之後大多數都離家效力於戰場上。 第二組我們密切關注的- 是一群來自波士頓最窮澀 里坊的男孩子們, 被這研究選到的男孩子們 特別是因為他們來自三零年代 波士頓一些最困頓和弱勢的家庭- 大多數住在低品質的公寓大樓, 很多人家還都沒有自來水和熱水。

當他們進入這個研究時 這些十來歲的孩子全都有 接受採訪、做健康檢查、 我們去到他們家採訪其雙親。 然後這些青少年長大成人 進入社會各階層, 他們成了工廠工人、律師、 泥水匠、醫師, 以及一位美國總統。 有的人染上酒癮、 偶有人罹患精神分裂症、 有一些從社會底層 攀越社會梯階一路飛黃騰達、 有些人則背道而馳了。

這個研究的發起人們絕對意想不到 -即便最狂縱的夢想中- 75 年後的今天我會站在這裡, 正在告訴你們這個研究仍然未中斷。 每兩年我們有耐性 跟認真賣力的研究人手 致電給我們的研究對象, 問說我們是否能再寄送給他們 一份有關他們生活的問卷。

許多波士頓化外之地的受訪者問我們: 「為什麼你一直想研究我? 我的人生一點就是不精采呀!」; 哈佛大學的受訪者們從未問過該問題。

(笑聲)

為了取得這些人生最清楚的寫照, 我們不只是寄送給他們問券; 我們在他們家的客廳做訪談、 從他們的醫生那裡取得病歷、 跟他們抽血和做腦部掃描、 跟他們的子女聊、 拍攝下他們跟老婆談論最憂心的事情。 然後大約在 10 年前 到頭來我們問了他們的老婆: 「妳們是否會參與我們 作為研究受訪者成員呢?」; 許多婦女說:「也該是時候了啦!」

(笑聲)

所以我們學到什麼了呢? 從數萬頁的資料-我們已經從 這些人生中收集到- 裡面有何前車之鑑呢? 此前車之鑑與財富、名氣、 賣命工作無關, 我們從這個 75 年的研究裡得到 最明確的訊息是這個: 「良好的關係在其期間內 讓我們保持更幸福、健康!」。

我們已經學到關於關係的 三大前車之鑑: 第一個是人際聯繫確實對我們是好的, 而孤獨是要命的。 最終發現與家庭、朋友、社群 較有人際聯繫的人是較為幸福、 身體比較健康的, 而且比起聯繫沒那麼好的人活得較長久。 孤獨的經歷結果發現到是非常折磨人的, 比起自己所設想與外人更無牽扯的人 察覺到他們比較不幸福, 他們在中年時健康較早下滑、 腦功能下滑更快, 比起不孤獨的人他們比較短命。 令人遺憾的事實是在任何時間點 多過 1/5 的美國人會白紙黑字 說他們是孤單的!

我們知道你們有可能在人群裡、 一段婚姻中是孤單的, 所以第二個我們學到的前車之鑑則是: 不只是你擁有的朋友人數、 無關你到底是否正投入 在一段感情之中, 你的品質才重要。 結果發現到生活在相爭不讓下 對我們的健康實在是不好, 例如沒有太多的情愛、時常爭吵的婚姻 結果發現對我們的健康是非常不好的, 或許比起離婚還要更糟糕。 而生活在良好、溫暖的 關係之中是受到保護的。

自從我們密切關注完我們的受訪 男士們一路直到他們 80 多歲, 我們想要回過頭來看中年時的他們, 來看我們是否能夠預知 誰將會邁入幸福、健康的八旬之年, 以及誰就不是這樣了。 當我們備齊在他們五十歲時 我們已知的每一項東西, 並非是他們中年的膽固醇水準 預知他們即將如何變老; 是他們對於自己的關係有多滿意- 在 50 歲最滿意人際關係的人, 在 80 歲時是最健康的。 良好、親密的關係看似舒緩了 我們不住變老的大小打擊變故, 我們最樂於有人相伴的男士與婦女們指出 -在他們 80 幾歲較多病痛的日子裡 他們的心情維持就是一樣幸福; 不過處於不幸福之關係的人, 在該期間他們說有較多的病痛- 病痛因情緒的苦楚增烈了。

還有我們學到有關關係 與健康的第三個前車之鑑就是: 「良好的關係不光保護我們的肉體, 它們還保護了我們的頭腦」。 最終結果是在你八十幾歲時 與另一個人處於 安穩依靠的關係是有保護的, 處於確實覺得需要的時候 可以仰賴另一方之關係的人, 那些人的記憶力維持較明晰、更久遠; 處於感到無法仰賴另一方之關係的人, 那些人蒙受比較早的記憶力衰退。 而那些良好的關係 不必隨時隨地都很融洽; 有些我們的八旬夫妻們可能 日復一日與彼此在小事上爭執, 但是就跟他們覺得可以真的在日益險峻的 情勢中仰賴另一方的時候般長久, 這些爭端無損於他們的記憶力!

所以這則訊息: 「良好、親密的關係對 我們的健康與福分是有益的」, 這是由來已久的智慧, 為什麼該訊息如此難得 卻又這麼容易輕忽掉呢? 這麼說吧-我們是人類! 我們真正喜歡的東西是便宜之計, 某種我們可以到手 會使得我們的生活變好 以及保持下去的東西; 人際關係棘手又複雜, 以及要留心家人 與朋友這等不輕鬆的事情, 這檔事並不迷人或扣人心弦, 它還是一生長久的事情、永遠沒完沒了。 在我們長達 75 年的研究裡 退休後最快活的受訪人 是積極地用新玩伴取代同事的受訪人們。 就像千禧世代在最近的調查, 許多我們的受訪人當他們身為 未成氣候的成年人開始出社會時 確實曾深信「名氣、財富與高成就」 是他們為了要有美好的人生需要追求的。 但是長達這 75 年來我們的 研究接二連三呈現出 過日子過得最好的受訪人 是傾重於與家人、朋友、社群 人際關係的人。

那麼你又如何呢? 假定說你是 25 歲、40 歲、60 歲吧, 傾重於人與人的關係會是如何的呢?

可能性幾乎是無限大的, 它也許是如同以真人來取代 螢幕的時間般簡單的一些事, 或共同做些新鮮事來為 了無新意的關係增添幾分顏色- 長行漫步或是夜間約會。 或是找上你已好幾年 沒講過話的家庭成員; 因為那些司空見慣的家庭紛擾 在放不下嫌隙之人的身上 造成嚴重的損害。

我想要帶著馬克.吐溫的 一句引言來收尾, 100 多年前他在回顧人生的當下, 他寫下這引言: 「生命如此短暫,我們沒有時間 添進吵鬧、辯解、怒火中燒、克盡職志; 時間僅是用來愛人, 不過稍縱即逝, 看在愛的份上就說出來。」

好樣的人生建立在良好的人際關係上!

謝謝大家!

(掌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