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2,775 views • 17:52

[教皇方濟各於梵蒂岡拍攝] [TED2017首次播放]

晚安,或者說早安, 我不確定那裡現在幾點。 不管幾點,我都很高興 能夠參與你們的會議。 我很喜歡這次的主題 「未來的你」, 因為在展望未來同時, 我們今天就得展開對話, 透過「你」看向未來。 「未來的你」: 未來都是無數個「你」組成, 由彼此邂逅組成, 因為人生就在我們 與他人的互動中流逝。 我活了這麼多年, 越來越相信 每一個人的存在 都與其他人息息相關: 生命不僅是流逝而過的時間, 生命充滿了互動的過程。

當我們相遇,或是傾聽生病的人、 面對重重困難, 想找尋光明未來的移民、 心裡背負深刻痛苦的犯人、 還有許多找不到工作的人, 其中很多都是年輕人, 這時候我經常想: 「為什麼是他們,而不是我?」 我自己也是出身於移民家庭; 我的父親、我的祖父母 跟許多義大利人一樣 飄洋過海去到阿根廷 跟其他一無所有的人 面臨相同的命運。 我很可能就變成今天 其中一個被「遺棄」的人。 這就是為什麼我總是捫心自問: 「為什麼是他們,而不是我?」

首先,我非常希望 這場會議能夠提醒我們, 為什麼我們都需要彼此。 沒有人是座孤島, 沒有人是個與他人分割, 獨立存在的個體, 唯有每個人攜手, 才能共同建立未來。 我們不常想到 每件事都是緊密相關的, 我們必須將彼此的連結 回歸到健康的狀態。 就算是我心裡對兄弟姊妹 有嚴厲的評判, 也都會創下無法癒合的傷口, 不可原諒的冒犯, 造成最終會傷害到我的憎恨, 這些都是我背負的掙扎, 是我心底需要被熄滅的火焰, 才不會成為熊熊大火, 最終只剩下灰燼。

今日,有許多人 似乎認為快樂的未來遙不可及。 我們需要正視他們的那種擔心, 但這並非無法克服。 只要我們不將外面的世界 深鎖於外,就可以解決。 快樂只能在整體 與每一個體間的平衡找到。 你們比我更懂科學這門學問, 就連科學都指向一種理解, 亦即:現實是每一個元素 與萬物連結與互動的地方。

這帶我來到第二個訊息。 你們想想看, 要是科學與技術創新的成長 能夠帶來更多平等 與社會包涵會有多好。 要是我們發掘遠方星球的同時, 能夠重新發掘我們周圍 兄弟姊妹的需求,該有多好。 要是「團結一致」, 這個美麗卻時而造成不變的詞彙, 不單單侷限在社會工作, 而是能成為政治、 經濟和科學選擇的預設態度, 以及個體間、人民 與國家間的關係,會有多好。 唯有教育人們什麼是真正的團結一致, 我們才能克服 「浪費的文化」, 這不只是食物與物質的浪費, 更重要的是, 那些被我們技術經濟體系 棄之一旁的人, 在我們沒有意識到的時候, 這個體系現在 把物品當成核心,而非人。

很多人希望「團結」 這個詞能夠從字典裡消失。 不過團結並非自動的機制。 團結是不能用程式撰寫或控制出來的。 這是個出自每一個人內心的自由回應。 對,自由回應! 當一個人意識到 即使面臨諸多衝突, 生命依然是份禮物。 愛是生命的來源與意義, 那他們又怎麼能控制 其他人助人的衝動呢?

要做好事, 我們需要回憶、勇氣, 還需要創意。 我知道 TED 集結了許多 充滿創意的人。 對,愛的確需要創意、具體, 和巧妙的態度。 良好意圖與普遍做法, 經常被用來撫慰我們的良心, 但這還不夠。 讓我們互助,大家一起, 要記住,「他人」 並不只是個數據或數字。 他人也是有頭有臉的。 「你」一直都是個真實的存在, 是個需要幫忙的人。

耶穌說過一個預言, 能幫助我們了解彼此的差異, 也就是那些對別人視若無睹的人 以及願意助人的人之間的差別。 我相信你們都有聽過 「好撒馬利亞人」的寓言故事。 當耶穌問:「我的鄰居是誰?」 他其實是問:「我能夠幫助誰?」 故事是這樣的,有個男子 被攻擊、搶劫、毆打 而且被丟在骯髒的路旁。 當時極富權威的一名祭司 和一個利未人看到他, 卻視若無睹,一點也沒有要幫忙。 一會兒之後,一位當時 被人看不起的撒馬利亞人經過。 看到路邊有個受傷的人, 他並沒有假裝沒看到他, 反而對這個人心生同情, 驅使他做出實際行動。 他用油和葡萄酒 替那個無助男子處理傷口, 帶他到旅館, 並自掏腰包幫助他。

好撒馬利亞人的故事 正是今日人性的故事。 人類的道路上充滿痛苦, 因為今日的一切都以金錢 和物質為中心,而非以人為本。 而且也常看到有些自稱為 「值得尊敬的人」 卻不出手幫助別人, 因此把成千上萬的人, 甚至整個族群, 棄之路邊。 幸運的是,世界上有些 願意自掏腰包、樂於助人的人 正在創造新世界。 德蕾莎修女說過: 「唯有自願犧牲奉獻, 才能真正去愛人。」

我們還有很多事要做, 我們必須攜手一起做。 但每天身邊有這麼多邪惡的事, 我們要怎麼樣才能辦到? 感謝上帝, 世界上沒有哪個系統, 可以消滅我們向善的渴望, 無法消滅我們的同情心, 以及想對抗邪惡的能力, 這些特質都源自我們內心深處。 你可能會問我: 「是啊,這些話說來好聽, 但我才不是好撒馬利亞人, 也不是加爾各答的德蕾莎修女。」 不,正好相反: 我們每一個人都很珍貴。 每一個人在上帝眼中, 都無可取代。 面對今日衝突的黑暗, 我們每個人都能成為明亮的燭光, 提醒眾人:光明能夠戰勝黑暗, 黑暗永遠無法消滅光明。

對基督徒來說, 未來的確有個名字, 就叫做「希望」。 心存希望並不代表樂觀天真, 並忽視人類正面臨的悲劇。 希望是人心中的美德, 希望並不會將自己關在黑暗中, 不會停留在過去, 不會虛度今日, 而是要能夠展望未來。 希望是通往未來的門。 希望是生命謙卑、隱蔽的種子, 隨著時間,就能長成一棵大樹。 希望看起來就像隱形的酵母, 能夠讓麵團發酵, 並替人生的各方各面帶來美好滋味。 希望能達成很多, 因為只要希望的一小點火花, 就足以將黑暗之盾燃之殆盡。 每一個體都足以讓希望恆存, 而那一個個體可以是你。 接著就會有另一個「你」, 再另一個「你」, 然後就會變成一個「我們」。 所以,希望是從「我們」開始的嗎? 不是。 希望從一個「你」開始。 等到有一個「我們」, 那一場革命就能夠開始。

我今天想分享的第三個訊息, 的確就是跟革命有關: 溫柔的革命。 為什麼是溫柔? 溫柔是一種緊密、真實的愛。 溫柔從我們內心開始, 延伸到雙眼、雙耳與雙手。 溫柔代表要用雙眼正視別人, 用雙耳傾聽, 傾聽孩子、窮人, 那些害怕未來的人的心聲。 傾聽我們共同的家, 我們生病、受污染的地球 發出的無聲哭泣。 溫柔代表要運用我們的雙手和內心, 去安慰他人, 去幫助需要的人。

溫柔是小孩子的語言, 是需要彼此的人的語言。 小孩對父母的愛, 透過碰觸、眼神、聲音 和溫柔的態度茁壯。 我每次聽到父母親 跟寶寶講話,用小孩子懂的語言 與他們做同等程度的溝通。 那就是溫柔: 跟其他人平等而立。 上帝曾派耶穌來, 就是為了要跟人類有同一立足點。 這跟好撒馬利亞人所選的道路一樣。 這也是耶穌自己選的道路。 他屈尊, 他將自己在人世的時間, 用來實踐真實、具體的愛的語言。

對,唯有最強壯、最有勇氣的男女 才會選擇溫柔這條路。 溫柔並不是弱點,而是堅毅。 溫柔是團結一致的道路, 是人類前進的道路。 請容我大聲、清楚地呼籲: 你越有權力, 你的行為就能對他人產生更大的影響, 你就越有謙虛行事的責任。 要是你不這麼做,那你的權力 會毀掉你,你也會毀掉別人。 在阿根廷,有一句話是這麼說的: 「權力就像空腹喝琴酒。」 你會頭暈、喝醉、失去平衡, 最後會傷害自己以及身邊的人, 除非你可以謙虛、溫柔地 運用你的權力。 相反地,透過謙卑和堅實的愛, 最高、最強的權力, 也能成為良善、助人的力量。

人類的未來並非 只掌握在政治人物、 領袖、大公司的手中。 沒錯,他們的確握有很大的責任。 但最重要的是, 未來掌握在一群人手裡。 這群人能夠意識到他人 是個有面容的「你」, 能夠意識到自己 是「我們」的一部分。 我們需要彼此。 所以也請把我看成一個溫柔的人, 這樣我就能完成神賦予我的任務, 為了他人, 為了你們每一個人, 為了我們每一個人。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