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立達·布羅希
1,230,979 views • 18:13

當我在準備這場演講時, 也一併思考我的人生, 試著去找出 我的人生旅程究竟是從何時開始。 過了一段長久時間, 我仍然無法搞清楚 我故事的開始、過程或結束。 我總習慣地認為 我故事的開始是在一個社區的下午 我媽告訴我 我二歲時,逃過三次 被安排好的婚姻。 或是,有一個晚上, 社區停電 8 個小時, 我爸爸坐著, 我們每個人圍繞在他身邊, 他講了故事,當他還是個小男孩時, 努力要到學校上課 我的阿公是個農夫, 他要我父親一起下田幫忙。 或是,我 16 歲時 在一個漆黑的夜晚 三個小孩跑來找我, 在我耳邊小聲地說 我的朋友被一種稱為「名譽處決」 的罪名而遭到謀殺。

當時我了解到, 就我所知,這時刻(所發生的事) 對我的旅程已造成影響, 他們已影響我的旅程 但它不是一個開始, 我的旅程真正的開始 是在一間泥漿房的前面 它是在巴基斯坦信德的北部, 我的父親握著 14 歲母親的手 他們決定離開這個村莊 到一個可以讓子女上學的城市。 在某種程度上,我感覺我的人生 是他們明智選擇和決定的結果。

就如這樣, 他們所做的其他決定 讓我和我的兄弟姐妹 不會忘本。 我們住在一個社區 我記得叫利巴巴, 意思是窮人社區, 我父親確定在農村的故鄉 有一個房子。 我來自俾路支省 位於山上的土著部落 叫做布拉輝族。 布拉輝族或布羅希,意思是 山區居民,也是我使用的語言。 感謝老爸對習俗延續 有非常嚴格的要求, 我必需生活在有歌聲, 文化,傳統,故事,山林, 還有羊群的美好生活中。 但那時,生活在兩種極端不同的生活 介於村莊的傳統文化 和學校的現代化教育 實在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我發現我是唯一的女孩, 可以獲得如此自由, 這使我有罪惡感。 當我到卡拉奇和海德拉巴上學, 我的堂表姊妹和兒時朋友 大都已經結婚, 有的是嫁給年紀較大的男人, 有的是作為交換, 有的甚至是當作第二個老婆, 我看到美麗的傳統, 它的神奇魔力消失在我眼前 當我看到一個女孩的出生 是以,悲傷來迎接, 女人被告知, 忍耐是重要的美德。

一直到我 16 歲, 我以哭泣來治療我的悲傷, 在大家都進入夢郷的夜晚 我哭濕了枕頭, 直到有一天晚上, 我得知我的朋友 以榮譽之名被殺害。

「名譽處決」是一種習俗 當男人和女人 在婚前或婚姻之外 被懷疑有關係, 被他們的家庭成員 以此之名殺害。 通常殺害者是家裡的 兄弟,父親或伯叔。 聯合國的報告指出,每年在巴基斯坦 大約有 1000 人名譽謀殺事件, 這只是有被報導出來的案件。

以風俗殺人,我一點也無法理解, 我知道關於這件事, 這次我必須做點什麼, 我不要再含著眼淚入眠。 我要以各種方式, 去阻止這件事。 我 16 歲開始寫詩 挨家挨戶告訴每一個人 有關「名譽處決」 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 為什麼必需要阻止它, 以及提高認同度 直到我發現一個更好方法 去處理這個問題。

當時,我們住在卡拉奇 一個非常小,一個房間的房子。 每年的雨季, 我們的房子會淹大水— 雨水和污水混雜在一起— 我的父母要將水弄出屋外, 當年,我爸帶回一台很大的機器 那是一部電腦。 這台電腦的體積很大,看起來好像 佔據這個僅有的房間一半面積, 而且必須把一些零組件 和電線連接起來。 電腦是有史以來。 最令人興奮的事 對我和我的姐妹們來說。 我的大弟阿力負責保管這台電腦, 每個人,每天可以使用 這台電腦 10 至 15 分鐘。 身為家中 8 個小孩的老大, 我是最後一個使用電腦, 而且在我洗了碗盤, 打掃房間, 與母親做了晚餐, 把每人睡覺用的毯子鋪在地板上, 做完這些事以後, 我會衝到電腦前面, 連上網路, 單純地享受這10 到 15 分鐘 的上網時間。

當年,我發現一個網站 叫 "Joogle"。 [谷歌](笑聲) 我好希望 針對這個習俗去做一些事情, 我使用谷歌後,發現臉書, 臉書這網站 可連結世界上的任何一個人, 在卡拉奇狹小,水泥屋頂的房間裡 我與英國,美國,澳洲,加拿的人連繫, 而且成立位一個活動 叫做「覺醒活動」來對抗 「名譽處決」。 在幾個月之內, 這個活動變得很大。 我得到來自世界各地的支持。 媒體和我們連繫。 許多人伸出援手, 與我們一起提高這個問題的認知。 這個活動變得很大, 從網路到我家鄉的街頭。 我們集會和罷工 為了獲得女性的支持 試圖改變巴基斯坦的政策。 當我想事情進行的很順利, 我的團隊 — 基本上  當時是我的朋友,我的鄰居 — 也是認為事情進行的很順利, 我沒想到 一個反對的意見衝著我們來。

我們的社區居民站起來反對我們, 說我們在散播非伊斯蘭行為。 我們在社區裡挑戰歷史悠久的習俗。 我記得我父親收到匿名信 信上寫說:你的女兒在光榮的社會 散播西方文化。 我們車子一度被砸。 有一天我進辦公室, 發現金屬作的招牌 皺起來並破裂, 好像多人以重物敲擊。 事情變得如此糟糕, 我必須以各種方式隱藏自己。 我要搖起車窗, 當我在公共場合時 我遮住我的臉,不說話, 事情甚至變得更糟 我的生活受到威脅, 所以我必須離開,回到卡拉奇, 並暫停所有活動。

回到卡拉奇時,我 18 歲, 我想這是我人生中 最大的挫敗。 我身心交瘁 青少年的我, 為所發生的事情責怪我自己。 結果是, 當我們反省自身 就更加了解到, 這確實是我和我團隊的錯。

有二大理由 說明了我們團隊非常失敗。 其中第一個原因是, 我們違反人類的核心價值。 將人們認為重要的事物 看得一聞不值, 挑戰人們的榮譽準則, 在過程上,對他們傷害極深。 第二個原因是, 這點對我的學習非常重要, 令我很驚訝,訝異地去學習, 我們並沒有把真正的英雄納入團隊 那些會為自己挺身而出的人。 村莊的婦女們不曉得 我們站在街上是為她們而戰。 ‎每次我回家鄉去, 看到我堂表姐妹和朋友臉上的疤, 我會問:這是怎麼回事? 他們的回答會是, 「我老公打我」 但我們站在街上為你討公道! 我們改變策略。 這怎會不改變他們的生活?

然後發現了令我們感到驚訝的事。 國家的政策 不總是必然地影響 部落及農村社區。 這是驚人的,像是 我們真的無法對此事做些改變? 我們發現有一個很大的差異 這差異來自官方的政策 與以真理為理由之間的差異。

所以這一次,我們做了和以往不同的事。 我們運用策略, 我們要回去並且道歉。 是的,道歉。 我們回到社區 並且說 我們為所做所為感到可恥。 在這裡向大家道歉,實際上, 我們要和你們重修舊好。 我們為何要這麼做? 我們要推廣三個主要的文化。 也就是音樂, 語言和刺繡。

沒人相信我們。 沒有人要和我們一起執行。 在社區裡 經過許多的說服和討論 直到他們同意 我們是要推廣他們的語言 製作一本有關於他們故事的手冊 神話、部落的古老傳說, 再來要推廣音樂 製作部落的音樂光碟, 和一些宣傳廣告, 再來第三項,也是我最喜歡的, 就是在村莊成立一個中心 推廣刺繡 婦女每天來這裡刺繡。

所以就這樣開始。 我們從一個村莊開始, 並以它為起始點。 在一個天氣晴朗的日子。 我們啟動這個中心。 婦女們來這裡刺繡, 透過教育的程序來改變生活, 來了解她們的權利, 伊斯蘭教賦予和承認她們的權利. 和企業發展, 她們如何開闢財源, 如何以錢去賺錢, 如何打破幾世紀來 破壞她們生活 的風俗習慣, 因為在伊斯蘭國家,現實生活中, 女人應該要與男人 齊心協力地。 女人佔有相當重要的地位 那是她們從未聽過的, 她們從未聽過的, 我們必須要告訴她們 她們必須要知道 她們的權利是什麼 如何自行使用權利, 因為她們可以做,但是我們不行。

這即是將實現的模型 真是太奇妙了。 透過刺繡 我們提升他們的傳統思考。 我們深入村莊。 我們動員社區。 我們設立一個中心站 裡面有 30 個婦女 學習六個月的傳統刺繡的附加價值, 企業發展,生活技能和基本教育, 還有她們的權利, 如何向那些惡性習俗說不 如何為自己以及社會 站出來成為領導者。 六個月之後,我們連絡這些婦女 去貸款,去做行銷 成為社區裡的本地企業家。

很快地,我們稱 這個計劃為「蘇葛」。 「蘇葛」是一種方言 在巴基斯坦的很多語言有使用到。 它意思是有技能,有自信的女人。 我真的相信,成為女性領導者 只必須做一件事: 就是讓他們了解,她們有 怎樣才能成為一個領導者的想法。 你所看到的這些女人, 她們有強大的技能 有潛力成為領導者。 我們所要做的事 是除去困住她們的障礙, 這是我們決定要做的事。

我們想如果事情進行順利的話, 一切事情再次進行順利, 我們發現下一個難題: 許多男性開始察覺到 他們妻子明顯的改變。 他們的妻子說更多的話, 也做決策— 喔天啊!妻子在家裡主導一切。 男性會阻止妻子 成為家庭核心, 這時,我們高興地, 好,是使用策略二的時候。 我們到到巴基斯坦的時尚圈 決定去研究那裡發生了什麼事情。 結果是巴基斯坦的時尚界 非常蓬勃且一天天地成長, 但很少來自部落的貢獻 特別是部落的婦女。

所以我們決定展開我們第一次 部落婦女的時尚品牌, 稱為「游牧民族」。 所以婦女開始賺更多錢, 婦女開始對家庭貢獻更多的金錢。 男人必須再想想 當他們反對女人 到中心學習。

(掌聲) 謝謝,謝謝。

在 2013 年,開辦第一個 「蘇葛」中心取代一個中心。 我們與「到到網」合作 在村莊的中心點建一個水泥大廳 邀請很多公司組織來這裡進駐。 我們以非營利的方式 建立這個平台 他們可以接觸或從事 「蘇葛」沒有涉及到的業務, 這是一個提供教育訓練的好地坊方, 可以當作是農夫學校, 甚至是作為市集用途, 可以作為任何用途的場所, 他們已做的相當出色。 到目前為止,已經資助九百個婦女 遍及巴基斯坦的 24 個村莊。 (掌聲)

但這不是我真正想要的成果。 我的夢想是 10 年內 資助一百萬個婦女, 以確保夢想可以達成。 今年我們在美國成立 「蘇葛」基金會。 這不只是要為「蘇葛」募款 並且可以在巴基斯坦 的其他組織複製這個構想 去發現更多的創新方法 去發覺巴基斯坦農村婦女的潛能。

非常感謝。

(掌聲) 謝謝。謝謝。謝謝。

克里斯·安德森:哈立達, 你徹底發輝你的潛能。 我的意思是,這個故事, 從許多方面來說,似乎令人難以置信。 有人在如此年輕時 透過影響力和足智多謀 能夠做到這麼多 這是令人難以置信。 所以我想了一個問題: 要達成這個偉大的夢想 使一百萬個婦人擁有權力— 目前的成功 有多大的程度取決於你, 人格魅力的影響力? 是如何展開行動的? 哈立達·布羅希:我想我的工作是 紿予靈感, 讓我完成夢想。 我無法教導如何去做, 因為有太多不同的方法。 我們只使用了三種方法。 有上百種不同的方法 發現女人的潛力。 我只有給予靈感 這也是我的工作。 我會繼續做下去, 「蘇葛」仍然持續成長中。 我們計劃再增加二個村落, 我相信很快的擴展到 巴基斯坦以外的地方 南亞以及更遠的地方。

安德森:我喜歡你 當你在演講中談到你的團隊, 我的意思是,你當時十八歲。 是如何形成你的團隊? 他們都是學校認識的朋友,對嗎?

布羅希:這裡的人認為, 我當時的年紀, 在村莊裡,應該是要當祖母了, 我媽媽九歲結婚, 而我是最老的未婚女性 在我的人生當中, 我在村莊裡沒有做任何事情。

安德森:等等,等等, 沒有做任何事情?

布羅希:不。 安德森:你說得對。

布羅希:人們為我感到遺憾, 很多次了。

安德森:現在你有多少時間 實際上是回到俾路支省住? 布羅希:我住在那裡。 我們現在仍然住在 卡拉奇和俾路支省 我的兄弟姐妹上學去。 我仍然是八個兄弟姐妹中 年紀最大的。

安德森:你正在做的事情, 絕對是威脅到那裡的一些人。 你如何處理安全問題? 你感到安全嗎? 安全性是個問題嗎?

布羅希: 以前曾經多次碰到這個問題。 我感覺「恐懼」這個字, 襲上心頭然後又消失, 但我有一種不同的恐懼, 這種恐懼是,如果我被殺了, 對愛我之至的人 會造成什麼影響? 我應該要回家,我媽會等我到深夜。 我的姐妹要從我身上學到許多東西, 還有很多,很多社區的女孩子們 想和我說話 問我各式各樣的問題, 而我最近剛訂婚(笑) (掌聲)

安德森:他在嗎? 你得站起來給大家看看。 (掌聲)

布羅希:逃過被安排的婚姻, 我選擇我自己的老公 他在世界的另一端洛杉磯, 是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 我必須為此奮鬥一整年, 這又是一個完全不同的故事。 我想這是我唯一擔心害怕的事, 我不要我媽在半夜等不到我。

安德森: 所以人們以他們的方式幫助你, 他們可以繼續往前走, 他們或些買些 你所帶來的衣服 是在俾路支省,刺繡做成的衣服?

布羅希:是的

安德森: 或是他們可以加入這個基金會。

布羅希:的確是。 我們正努力地找人一起參與。 因為現在 這個基金會是在開始的階段, 我正努力多方學習 運作這個組織, 如何募得資金, 或接觸到更多的組織, 特別是電子商務這一塊, 對我來說是新的領域, 我的意思是,相信我, 我不是一個追求時尚的人。

安德森:好的,難以置信 你在這裡與我們分享你的故事。 請勇敢地,聰明的 且以安全為原則地持續走下去,

布羅希:非常謝謝你。 安德森:謝謝你,哈立達。(掌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