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瑞克·貝瑞吉
1,329,096 views • 11:12

你們都曾經去過酒吧,對嗎?

(笑聲)

但,你們是否去過一個酒吧, 帶著兩億美元的生意出來? 那就是大約十年前我們遇到的事。 我們那天過得很糟。 我們有個要命的超級大客戶。 我們是家軟體顧問公司, 我們找不到一項很特殊的程式技巧 來協助這客戶部署先進雲端系統。 我們有一票工程師, 但沒有一個能夠讓這位客戶滿意。 我們差不多就要被開除了。

所以我們去了一間酒吧, 我們和我們的酒保朋友 傑夫在那裡打發時間, 他做的是所有好酒保都會做的事: 他同情我們,讓我們感覺好些, 同理我們的痛苦, 他說:「嘿,這些傢伙誇大其詞。 別太擔心。」 最後,他面無表情地對我們說: 「為什麼你們不派我去那裡? 我可以想出辦法。」 所以,隔天早上,我們 就在團隊會議上消磨時間, 我們都還有一點朦朧……

(笑聲)

半開玩笑地把話丟出來。 我說:「嘿,我們就要被炒魷魚了。」 於是我說: 「我們不如就派酒保傑夫去吧?」

(笑聲)

沉默了一會兒,有些人表情滑稽。 最後,我的參謀長說: 「那是個好主意。」

(笑聲)

「傑夫有小聰明,他很優秀。 他會想出辦法。 就派他去吧。」

傑夫並不是程式人員。 事實上他在賓州大學 主修哲學,但退學了。 但他很優秀, 他能深入主題, 而且我們就要被開除了。 所以我們就派他去。 懸念幾天後, 傑夫還在那裡。 他們沒有趕他回家。 我無法置信。 他在做什麼?

我所知道的如下。 他完全解除了 他們對於程式技巧的堅持, 改變了對談, 甚至改變了我們正在建的東西。 對談變成是在談 我們要建什麼,以及為什麼建。 是的,傑夫想出解決方案, 這客戶成了我們最佳的參考人之一。

那時,我們公司有兩百人, 半數主修資訊科學或是工程, 但和傑夫合作的經驗讓我們納悶: 我們能在事業上重覆這做法嗎? 我們因而改變招募和訓練的方式, 雖然還是會找電腦工程師 和主修資訊科學的人, 也分散找些藝術家、音樂家、作家…… 傑夫的故事在我們公司裡開始擴增。 我們的技術長主修的是英文, 他原是曼哈頓的自行車送貨員。 我們現今有一千人, 但其中有資訊科學或工程 相關學位的人不到一百人。 是的,我們還是電腦顧問公司。 我們是這個領域的第一名。 我們的套裝軟體快速成長, 是市場上最早達到 年業績一百億美元的。 這行得通。

在此同時,我國正在推行 以 STEM 為基礎的教育── STEM 代表科學、 科技、工程、數學── 推行得如火如荼, 全面性地推動。 這是個巨大的錯誤。 從 2009 年起, 美國主修 STEM 的人增加了 43%, 而人文學科則持平。 我們過去的總統 投入了十億美元到 STEM 教育上, 犧牲了其他的學科, 而我們目前的總統 最近將兩億美元的教育部資金 轉為導入資訊科學。 而執行長們不斷地抱怨 勞動力中很缺乏工程師。 這些倡議 和無可否認的資訊經濟 成功結合在一起── 我們要面對這個事實, 世界上市值最有高的公司, 十個中有七個是科技公司── 因而形成了一個假設, 假設我們未來的勞動力之路 將會由 STEM 所支配。

我懂。 理論上這是合理的, 它很誘人。 但它完全是誇大其詞, 這就像是整支足球隊 都追著球跑到角落, 只因為球在角落。 我們不應該過度重視 STEM。 我們不應該把科學學科 看得比人文學科還重要。 原因有幾個:

第一,現今的科技是極端直覺的。 我們之所以能從各學科領域招募人才 再轉為專業技能, 是因為現代的系統 不需要寫程式碼也可以操作。 它們就像樂高:容易組裝、 容易學,甚至容易寫程式, 前提是能取得大量的資訊 供學習之用。 是的,我們的勞動力 需要特殊化的技能, 但和過去相比,那技能不再需要 那麼嚴格和制式化的教育。

第二,這個直覺式的科技世界 必須有差異性的技能, 那些能協助人類團結合作的技能, 困難的是要預想出最終產品 以及其用處, 這就需要有真實世界的經驗、 判斷,以及歷史的情境。 傑夫的故事讓我們學到, 客戶把焦點放錯了地方。 這是個經典的案例: 技術人員努力和那些 未能表達需求的企業、 終端使用者溝通。 我每天都會看到這種事, 我們正觸及 人類溝通和共同發明能力的表面。 雖然科學教我們如何建造東西, 但人文卻教導我們 要建什麼和為什麼要建。 它們同等重要, 也一樣困難。

有件事會讓我惱怒…… 就是聽到有人把人文學科 視為是比較差的路、 比較簡單的路。 拜託! 人文學科讓我們能夠了解 世界的來龍去脈, 教導我們如何做批評性思考。 它們本來就沒有結構, 而科學本來就有結構。 它們教我們說服,給我們語言, 我們用語言把情緒 轉換成思想和行動。 它們必需要和科學學科 有一樣的立基點。 你的確可以僱用一群藝術家 來創立一間科技公司, 得到了不起的結果。

今天我來這裡並不是要 告訴各位 STEM 不好。 我今天在這裡不是要告訴各位 女生不應該寫程式。

(笑聲)

拜託。 我開車經過的下一座橋, 或是我們進入的下一台電梯── 我們要確保它背後有個工程師。

(笑聲)

但若是陷入這種偏執, 認為我們未來的工作 將由 STEM 主導, 那就是太愚蠢了。 如果你有朋友、孩子、 親戚、孫子孫女, 或姪子姪女…… 鼓勵他們做他們想要做的。

(掌聲)

工作會等在那裡的。 那些大聲吵著 要 STEM 畢業生的執行長們, 他們僱人是要做什麼工作? Google、蘋果、臉書, 它們的事求人中 有 65% 是非技術的工作: 行銷人員、設計師、 專案經理、項目經理、 產品經理、律師、人力資源專員、 訓練師、教練、銷售員、買家等等, 是他們要僱人來做的工作。 如果我們未來的勞動力 真需要什麼的話── 我想大家都能認同這點── 那就是多樣性。 但,多樣性不該只限於 性別或種族方面而已。 我們也需要有多樣的背景和技能, 有內向者也有外向者, 有領導者也有追隨者。 那是我們未來的勞動力。 科技越來越簡單、 越來越容易取得的事實, 讓勞動力能夠有餘裕, 依他們的意願去學他們想學的。

謝謝。

(掌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