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爾蓋茲
36,110,065 views • 8:32

在我小時候, 最讓我們感到擔憂的是核戰災難, 那就是我們在地下室 放個像這樣的桶子的原因, 裝滿罐頭食物及水。 如果發生核子攻擊, 我們就要躲到地下室, 蹲下,吃桶裡的食物。 但是今天全球最大的災難風險 不是這個, 而是這個。 如果在未來數十年有任何東西 能殺死一千多萬人, 那極可能是具高度傳染性的病毒, 而非一場戰爭, 不是各樣的飛彈,而是微生物。 那麼,造成這種情況的部分原因是 我們投進了大把鈔票在核武威脅上, 卻極少投資在防止流行病的系統, 我們還沒準備好對抗下一場流行病。 來看一下伊波拉。 我敢肯定你們都在報上讀過相關消息, 很多艱難的挑戰。 我透過我們追蹤根除 小兒麻痺症的個案分析工具 仔細追蹤伊波拉的情況。 你看看當時的情況, 問題不在系統沒有發揮足夠的作用, 問題在於我們根本就沒有系統。 事實上,是有一些 相當明顯的重大缺失。 我們沒有一組流行病學家待命, 他們本該到發病當地, 察看這種疾病, 察看這種疾病蔓延的情況。 個案報告以書寫形式發表, 但是耽擱許久後才放上網路, 而且內容還極不正確。 我們沒有醫療團隊待命, 我們沒有替隊員預備部署的方法。 現在無國界醫生 在動員志工上表現極好, 但是即便如此,我們仍然慢太多了, 我們本來應該能動員 數千名人員進入這些國家的, 而一場大型的流行病需要 我們數十萬名人員待命。 沒有人研究治療方法, 沒有人研究診斷學, 沒有人去搞清楚到底要用什麼工具。 舉個例,我們本來可以 取倖存者的血液, 處理一下,把那個血漿 打回人類身上來保護他們, 但是那個方法從未試過, 所以還有很多的事情沒有處理, 而這些事真的是全球層面的失敗。 世界衛生組織是受資助去監控流行病, 但是沒有做我剛剛談及的那幾件事。 但是電影可不是這麼演的。 有一群好帥的流行病學家隨時待命, 他們進入災區,轉危為安, 但那只是好萊塢罷了。 無法未雨綢繆可能會讓下一場疫情 比伊波拉更具破壞力。 來看一下今年伊波拉的進展, 大約一萬人死亡, 而且死亡人口幾乎集中在 這三個西非國家。 有三個原因讓它沒有 蔓延到更遠的地方。 第一是醫療人員做了很多英勇事蹟。 他們找出患病的人, 而且防止更多感染。 第二是這個病毒的天性。 伊波拉不會透過空氣傳播, 當你具傳染性時, 大部分患者都已嚴重到臥病在床。 第三,它沒有傳到許多城市地區, 這僅是運氣好。 如果它傳到更多城市地區, 病例數可能會大幅提高。 所以下次, 我們可能就沒這麼幸運了! 可能有一種病毒, 讓大家的身體不會出現什麼毛病, 這病毒卻具感染性, 他們還可以登機或去市場。 病毒的來源可能是 天然疫源如伊波拉, 也可能是生化恐怖主義。 所以的確有東西會讓情況糟一千倍。 事實上,讓我們來看一下 經空氣傳播的病毒傳染模式, 就像 1918 年發生的西班牙型流感。 所以情況可能是這樣: 它可能極快速地傳遍世界。 你們可以看到超過三千萬人 死於那次疫情。 所以這是很嚴重的問題, 我們應當掛慮。 但事實上,我們可以 建立良好的應變系統, 我們有這裡談到的科學與技術優勢。 我們有手機 可以從民眾得到資訊, 也可以傳播資訊給民眾。 我們有衛星圖能看到 民眾聚集在哪裡又移動到哪裡。 我們的生物學蓬勃發展, 應能大幅提升從尋找病原體 到製造治療藥物及疫苗 所需的處理時間。 所以我們有工具, 但是這些工具需要讓 全球衛生系統都運用到, 而且我們要未雨綢繆。 我想,如何未雨綢繆的最佳範例 就是我們如何備戰。 在軍員方面,我們的軍人隨時待命, 而後備軍人也能大量擴充動員。 北約還有個機動組能快速遣兵, 北約做過很多軍事演習 以查驗大家是否訓練有素? 他們是否了解燃料及後勤, 是否在同一無線頻率上? 如此一來他們完全準備待命。 這些就是我們對抗流行病需要做的事。 有哪些主要部分? 第一,在貧窮國家我們 需要完善的醫療系統, 在那裡母親能安全生產, 小孩能注射疫苗。 但是,那些地方也是我們 能早早發現疫情爆發的地方, 我們需要醫療後備部隊: 很多受過訓練且具備相關背景的人 能隨時待命,還有專門知識技能。 然後我們需要讓醫療人員與軍方配搭, 利用軍方的能力快速行動、做後勤 及採取安全措施保護當地。 我們需要模擬演練, 做微生物演習,而非軍事演習, 那樣才能發現漏洞所在。 美國最後一次微生物演習 於 2001 年舉行,而且還不太成功。 到目前為止比數是 微生物 1 分, 人類 0 分。 最後,我們就疫苗及診斷方面 需要很多先進的研發, 也有一些重大的突破, 例如腺相關病毒, 能產生非常非常快的成效。 我對這個要花多少錢 並沒有明確的預算, 但我還蠻確定與潛在危害相比 這應該不算多。 世界銀行估計 如果來一場全球流感疫情, 全球財富將會減少三兆多美元, 而且還會有數不清的死亡病例。 這些投資提供的顯著效益 不僅在於充分預備對抗流感疫情, 還有基礎衛生醫療與研發, 這些事都可能縮小 全球健康公平性的差距, 讓這個世界更公平更安全。 所以我認為這絕對是 該優先考慮的事情。 我們絕不需要恐慌, 不需要囤積義大利麵罐頭 或躲到地下室去。 但是我們需要開始行動, 因為時間並不站在我們這邊。 事實上,如果要說伊波拉疫情 帶給我們什麼正面的事情, 那就是它是早期警告, 一個警鐘,要我們準備好。 如果我們現在就開始, 必定能夠準備好對抗下一場疫情。 謝謝。 (掌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