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the talk Return to talk

Transcript

Select language

Translated by Becky Ma
Reviewed by Neoh Yi Yuan

0:11 我希望大家回想一些: 別人形容你那句話的第三個詞彙 或如果你正在接生一個嬰兒 你會如何形容這個孩子? 請你把答案默念或者大聲說出來 最開頭兩個字是:Ta是... (觀眾:男孩 ... 女孩 ...)

0:41 好吧,我這話使你知道 我也處理有關到底是 男孩或女孩的問題 所以我剛剛那樣的措辭十分得體

0:53 當然,現在這問題的答案 通常是在照射超音波時 而非出生時揭曉 除非未來的父母們像我們以前那樣 把驚喜留到孩子出生那天 才知道孩子的性別。

1:04 但我希望你們想一想 是什麼決定了 那第三個詞彙 因為它 描述你的性別 我的意思是 它的判斷來自於你的生殖器 現在,身為一個小兒科內分泌學家 我曾經非常熱衷於研究 (現在也算是) 關於種種通過生殖器的判斷會不會出錯 外觀上 或內外之間的性別不符合 而我們實際上必須設法釐清 什麼才能客觀描述你的性別 在出生那刻 我們實在難以定義你的性別。 而當我談及定義 我是在說你的性別取向 我們不說:他是個男同志男孩 她是個女同志女孩 這些情況還要等到 他們10幾歲之後才會出現。 性取向也不能定義你的性別 而這性別並不等同於解剖學上的 而是關乎你的自我意識 你認為自己 是男性或女性 或者在這之間徘徊 性別混淆有時發生在 孩子10歲以前 卻會讓父母十分困惑 因為一般而言 孩童表現出跨性別的舉止 或遊戲方式是很正常的 且事實上有許多研究顯示 只有八成的兒童 在那樣的行為模式下 於青春期來臨時 不會想再扮演 其另外一種性別的角色 青春期開始時 約當於女孩在10到12歲間 男孩在12到14歲間 胸部開始發育 而在生理男性方面: 性腺會成長兩到三倍 在那特定時間點 聲稱自己處在錯誤身體裡的那些孩子 幾乎可以確定將會是跨性別的 且改變這樣想法的可能性極小 無論任何人對他做修復療法 或其他任何有害的事

4:23 現在這種情況相對罕見 所以我個人經驗也相對較少 而我的經歷較典型 因為我接觸的是青少年治療 我曾見過一個24歲的人 就讀哈佛,基因上是女性 與三位知道它故事的男性室友 度過哈佛時光 總在註冊時 在選課單上填寫男性姓名 並在畢業後尋求我的協助 他說:幫我。我知道你是內分泌專家 事實上我也的確治癒了很多 出生時缺乏性腺的人 這不是什麼難如登天的科學 但我跟他做了個約定: 如果你教導我,我就治療你

5:04 他照辦了 而我從照顧 他的支持小組所有成員中 真的學到了很多 我當時十分困惑 因我當時認為在那種年紀 只要為他們施打 想成為的性別的賀爾蒙 事情就能簡單解決 但接下來我的病患結婚了 他與一個女人結合 而她出生時是生理男性 曾以男性的身分結婚,育有兩個孩子 之後才轉為女性 現在這快樂做自己的女性 與我的男性病患結合了 實際上是合法結婚了 因為他們看起來是一男一女,誰又看得出來呢? 你說是吧?(笑聲)

5:58 當我正感到困惑: 這種情況該說是男同性戀呢? 還是正常呢? 我正是把性傾向 跟性別自我認可搞混了 我的病患跟我說: "嘿,聽我說,聽我說。 你只要照我說的去想,就會搞懂了。 性傾向代表你要同床的對象 性別自我認同就是你赴床上時的身分

6:28 而我接著從許多成年人身上學到-- 我曾照顧了約200個成年人-- 我學到了 如果我不看或偷瞄 他們在等待室裡的伴侶的話 我永遠也沒法猜到-- 單純用機率都比我準-- 他們會是男同、直、女同 或是無性者 換句話說 許多事情之間 是沒有絕對的關聯的 而資料也如此顯示

6:58 現在,當我照顧這200個成年人 我發現這極度令人傷痛 這些人們 大多必須放棄自己的人生 他們有時會被父母給否定 被手足、自己的子女拒絕 與他們離婚的配偶 也會禁止他們與孩子見面 結果如此悲慘 他們為何要在四、五十歲時這麼做? 因為他們覺得有必要在自殺之前 確認自己的性別 而的確, 未受治療的跨性別者的自殺率 在世上是數一數二的高

7:45 所以該怎麼辦? 我曾被一個研討會給吸引去 在荷蘭,那兒有許多專家 並見識了許多令人印象深刻的事 他們治療的是年輕的青少年 先給予最密集的心理測試 以鑑定性別 再用阻擋他們不想要的青春期 來治療他們 因為基本上,無論哪個性別 孩子們在經歷青少年時期之前看起來都一樣 在青少年時期若認為自己性別錯了 感覺就像自己是一個正變成驢子的皮諾丘 認為自己身體會隨著青春期而改變 成為自己想要的樣子的幻想 實際上正是被自己 所成為的青少年給毀滅 而他們也因此崩潰了

8:35 所以這就是為什麼要先保留這些青少年-- 為什麼是保留? 因為你不能 在他們這麼年輕的時候 就給他們相反性別的賀爾蒙 因為那會使他們發育不良 而你覺得你和一個十歲女孩或十二歲男孩 在這種療程會造成的生殖能力影響上 能有什麼有意義的對話嗎 這種情況下 能夠爭取四到五年的診斷時間 所以那些青少年可以有機會克服 可以做更多檢測 可以好好活著,而不會感到自己的身體 正離自己而去 而接著,在一個叫做12-16-18的計畫中 十二歲左右給予阻擋青春期的賀爾蒙 在十六歲時再度測試時 他們必須能夠符合 現在注意,那些賀爾蒙是可逆的 但只要給予相反性別的賀爾蒙 他們就能開始長出胸部和臉毛 而聲音決定於你要使用什麼 且那些效應是永久的 或需要手術去移除 或電離法 且你其實沒法真的改變聲音 所以這很嚴肅,而且這跟著你有15、16年久了

9:44 接著到18歲,他們能夠接受手術了 雖然女轉男的生殖器 改變手術無法盡善盡美 男轉女的手術卻能騙過婦產科醫師 你看看它有多完善 所以我觀察病患的改善情況 也觀察病患順利融入人群,與別人並無二致 除了他們青春期有被延遲之外 一旦給了與他們所認同的性別 相符合的賀爾蒙 他們會變得美麗 看起來正常,有著正常的身高 你永遠無法在人群中 挑出他們來

10:23 在那時刻,我決定自己也要往這方面去做 這就是我踏入 小兒科內分泌領域的時候 因為事實上 假如你要治療10-12或10-14歲的孩子 那就該是小兒科內分泌學啦 所以我引入了一些孩子 而這現在成了照護的標準 有兒童醫院在後面支援 展示了這些孩子的前後樣貌後 從未受治療的人們 想接受治療的人們 以及荷蘭人 都來找我並說: "你必須為這些孩子做點事" 那麼,之前這些孩子們在哪? 他們在那兒承受痛苦

11:08 所以我們在2007年開始了一個計劃 它成為這類型中的第一個計劃-- 但它其實是之前說的荷蘭方法-- 不過是在北美洲實行 自那時起,我們有了160個病患 他們來自阿富汗嗎?不。 他們其中有百分之七十五 來自距波士頓150哩以內的地方

11:37 而有些人來自英格蘭 傑琪曾在英格蘭的米德蘭茲被虐 那時她十二歲 以女孩的身分過活 但一直受到毒打 那情形慘不忍睹 他們得讓她在家自學 這些英國人會來求助的原因是 在英國任何未滿16歲的人 都不能接受治療 等同於無論多可怕的事會發生 他們都會被交付一個成年的身軀 就算已經做過良好的檢驗了 在這情況下 傑琪雖在骨骼測量中 被預測能長到約195公分 但她才剛開始進入 男性的青春期

12:21 我做了件有點創新的事 因為我的確了解賀爾蒙 知道雌激素在關閉骨端生長板 是很有能力的 比睪固酮更能停止成長發育 所以我們使用了賀爾蒙 去阻斷她的睪固酮 並在13而非16歲時為她施打雌激素 左邊這個就是她16歲時的樣子 在她16歲生日,她去了泰國 去做生殖器整形手術 現在他們是在18歲時做 結果她只長了約180公分 更棒的是,她擁有正常的胸部大小 因為藉由阻斷睪固酮 我們的每個病患 都能有正常胸部大小 只要他們及早在適當年齡來找我們

13:11 而在最右邊,也是她 她公開參加英國小姐選美 進入準決賽 評審們互相辯論,他們該怎麼做 他們能不能讓她進入決賽 據我所知,其中有一人諷刺道: "但她比起其他參賽者的一半 擁有更多的自然的自我" (笑聲) 雖然其中有些部分被重新排列更動 但畢竟全是她的DNA啊 接著她成為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發言人 並得到模特兒的合約 當時她開玩笑說: "你知道的,要是你當時讓我長到185, 現在我就有更好的條件可以當模特兒" 天知道(笑聲)

13:59 所以這張照片,我想,解釋了一切 真的解釋了一切 他們是尼蔻和她兄弟,瓊納斯 同卵雙生男孩 經過證實的 但尼蔻早在三歲時 就確定自己是女的 七歲時,他們改了她的名 並在剛進入青春期時 來找我求診 現在你們看著14歲的瓊納斯 可以想像在他家族裡 青春期很早開始 因為他看起來比較像16歲了 但這只是再次強調了 為什麼你應該更加留意 病人的年齡狀況 尼蔻當時就做了中斷青春期的措施 而瓊納斯只有做生理控制 假如我們不做任何事 他是尼蔻會變成的樣子 他有一個明顯的喉結 臉骨有稜有角,有鬍鬚 且你也看得出有身高差距 因為他經歷了青春期成長 而她沒有 現在尼蔻正使用雌激素 很有成效

15:06 這個家族去年春天去了白宮 因為他們的成就 也就是翻轉了歧視 在緬因州曾有一個法條 禁止跨性別的人 使用公廁 這法條一度很有機會通過 將造成一大麻煩 但尼蔻個人拜訪了緬因州每個議員 並說:"我能做到。 如果他們看到了我 他們就會了解為什麼我在女廁不會構成任何威脅 而會在男廁受到威脅。" 而他們最終真的懂了

15:42 所以我們究竟能到達怎樣的目標呢? 我敢說在反歧視方面 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 只有17個州 擁有反歧視法律 避免在居住、 工作、公共場所可能出現的各種歧視 只有17州,其中五個在新英格蘭 我們還需要不那麼昂貴的藥 藥物是一筆很大的花費 且我們需要把這情況 帶出《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 這是精神疾病 不單單是男同志或女同志的問題 它在1973年就走了樣 使得全世界都改變 而這不會超出任何人的預算 因為這問題沒有那麼普遍 但不為他們做任何事的風險 不只是讓他們 處於自殺的危險中 也是考驗著我們這社會 究竟是不是真正有包容性

16:41 謝謝

16:44 (掌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