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the talk Watch the talk

Subtitles and Transcript

Select language

Translated by 嘉宇 王
Reviewed by Michael Zhang

0:11 我11歲的時候, 我記得一天早上醒來, 歡樂的聲音蕩漾在我的房子裡。 我的父親正在聽英國廣播公司的新聞, 用他的小灰色收音機聽。 他臉掛上個不尋常的大大笑容, 因為新聞大多會讓他沮喪。

0:31 「塔利班都走了!」我父親喊道。

0:36 我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 但是我看得出來父親非常開心。

0:44 「你現在可以上一所真正的學校了,」他說。

0:52 那是個我永遠也不會忘記的早晨。 一所真正的學校。 你知道,我六歲時,塔利班控制阿富汗 並規定女性上學違法, 所以在接下來的五年, 我打扮成男孩 護送我那不再被允許 獨自外出的姊姊 去一個秘密的學校。 這是我們都可以接受教育的唯一方法。 每天,我們都走不同的路線, 才不會讓人對我們要去哪裡起疑。 我們會把書用購物袋裹起來, 這樣看來我們只是出去購物。 學校是在一棟房子裡, 我們超過100人一起 擠在一個小客廳裡。 冬天很舒適,但夏天異常熱。 我們都清楚自己正冒著性命危險, 老師、學生和我們的父母。 學校會時不時地突然取消一週的課, 因為塔利班覺得可疑了。 我們總是擔心 他們知道我們的什麼事。 我們被跟蹤了嗎? 他們知道我們住哪嗎? 我們都很害怕, 但是,我們仍然想上學。

2:26 我很幸運出生在一個 崇尚教育、珍惜女兒的家庭。 我的外公在他那個年代 是個特別偉大的人。 他是一位來自阿富汗 偏遠省份的特立獨行者, 他堅持他的女兒,也就是我的媽媽, 得去上學,因此 我的曾祖父與他斷絕關係。 但是我受過教育的母親成為了教師。 這就是她。 她兩年前退休了,接著就把我們的房子 改成一所學校來接收 附近的女孩和婦女。 而我的父親,就是他, 他是在他家庭中第一個受教育的。 毫無疑問,他的孩子也會就接受教育, 包括她的女兒們, 不管塔利班,不管任何風險。 對他來說,不教育他的孩子們 是更大的風險。 在塔利班掌權期間,我記得 我曾一度對這樣的生活感到沮喪, 一直覺得害怕,而且看不到未來。 我想過要放棄, 但我的父親, 他會說: 「聽著,我的女兒, 你可以失去生命中擁有的一切, 你的錢可以被偷走、 你在戰爭期間被迫離家也沒關係, 但唯一會永遠陪伴著你的東西, 就在這裡。 如果我們必須賣血來付你的學費, 那我們也願意。 你還不想要繼續念書嗎?」

4:30 現在我22歲。 我成長於一個被幾十年戰爭 所破壞的國家。 我同齡的女子中 僅不到 6% 完成高中學業, 如果我的家庭不那麼支持我的教育, 我現在會是她們其中的一個。 但是,我成為明德學院 一名自豪的畢業生站在這裡。

4:55 (掌聲)

5:05 當我回到阿富汗時, 我那個因為敢讓女兒受教育, 而被逐出家園的外公 是第一群前來祝賀我的人之一。 他不僅會炫耀我的大學文憑, 也會說我是第一個女子, 他有生以來第一個 開車載他穿過喀布爾大街的女子。

5:26 (掌聲)

5:32 我的家庭相信我。 我的夢想很大, 但我的家庭甚至比我夢想得更大。 這就是為什麼我成為了 10×10 的全球形象大使, 這是一個教育女子的全球運動。 這就是我為什麽創立了 SOLA, 阿富汗第一且也許是唯一的 女子寄宿學院, 就在一個女子上學還有危險的國家。 令人欣喜的是, 我看到我學校裡的學生們 帶著夢想,抓住一切機會。 我還看到她們的家長,還有父親們, 和我的父親一樣, 就算在面對使人恐懼的阻礙時, 也擁護她們。

6:25 比如 Ahmed。這不是他的真名, 我也不能給你們看他的臉。 但 Ahmed 是我一個學生的父親。 不到一個月前,他和他的女兒 在從 SOLA 回到他們的村莊的路上, 驚險地躲過了死亡的危險。 因為在幾分鐘內, 路邊的一顆炸彈爆炸了。 他們一回到家,電話就響了。 對方警告他, 如果他膽敢再把女兒送回學校, 他們還會這樣做。

7:04 「如果你想的話, 現在就殺了我吧,」他說。 「但是我不會僅僅 因為你陳舊落後的想法, 葬送我女兒的未來。」

7:17 我認識到的有關阿富汗的事實, 雖然它經常被西方忽視, 那就是在我們大多數成功者的身後, 有一個明白自己女兒價值, 並且將女兒的成功 視為自己成就的父親。 這並不表示母親不是我們成功的關鍵。 事實上,她們經常是天生令人信服的, 為女兒美好未來而努力的談判者。 但是在像阿富汗這樣的社會中, 我們必須有男人的支持。 在塔利班的統治時期間, 去上學的女孩 數量僅為幾百人。 提醒一下,這是不合法的。 但是今天,在阿富汗有超過三百萬的 女孩們在學校接受教育。

8:10 (掌聲)

8:17 從美國的角度來看,阿富汗非常不同。 我發現美國人看到了改變的脆弱性。 而我害怕這些變化在美軍撤軍以後, 不會長久地持續下去。 但是當我回到阿富汗的時候, 我看到我學校裡的學生們 和始終支持、鼓勵她們的家長, 我看到了充滿希望的未來, 和可以持之以恆的改變。 對我來說,阿富汗是一個 充滿希望和無限可能的國家。 每一天, SOLA 的女孩們都讓我堅信這一點。 像我一樣,她們都有遠大的夢想。

9:13 謝謝你們。

9:15 (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