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the talk Return to talk

Transcript

Select language

Translated by Ryan Wang
Reviewed by Cheno Chen

0:11 我小的時候以為 我住在全世界最棒的國家 有首叫做「我們最幸福」 的歌陪伴著我長大 當時 我好驕傲 在學校 我們花很多時間 學習有關金日成的歷史 但從來沒有人告訴我們 外面的世界長甚麼樣子 我們只知道 美國 南韓 和日本 都是敵人 即便我對外面的世界充滿好奇心 那時的我也沒想過 自己這輩子會離開北韓 直到一切忽然急轉直下

0:45 我七歲那年 第一次看到公開處刑 但我還是覺得在北韓的生活很正常 我的家境並不窮困 而我也不曾餓過肚子

0:59 1995 年的某一天 我媽媽帶了一封信回到家 那封信是她同事的姊姊寄的 信上寫著 「當你讀到這些字的時候 我們一家五口 已經離開這個世界了 因為我們已經足足餓了兩個禮拜 我們五個人現在全倒在地上 身體虛弱地 感受死亡的逼近」

1:29 我當下真的好震驚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 原來我們國家也有如此生靈塗炭的一面 那之後沒多久的一天 當我經過經過火車站的時候 我看到一個可怕的景象 我這輩子永遠忘不掉 一個女人奄奄一息地倒臥在路邊 手裡卻仍緊抱著嬴弱的孩子 那孩子瞪大了雙眼 無助地凝視著媽媽的臉龐 但沒有一個人幫助他們 因為大家都忙著 照顧自己和自己的家人

2:06 90年代中期 北韓發生大饑荒 超過一百萬的北韓人民 因為那場飢荒而死亡 而許多倖存者 靠著吃草 抓蟲 嚼樹根 才活了下來 沒電的情況也越來越嚴重 所以當夜色降臨時 我的世界天昏地暗 我唯一能看到的是 中國的燈火照在海波上反射過來的光 中國距離我家僅有一河之隔 我總是在想 為什麼他們有光 而我們卻沒有 這張是北韓夜晚的衛星空照圖 可以和鄰國們相比

2:48 這是鴨綠江 (Amrok River) 她就恰巧壓在 北韓和中國的邊境線上 如你所見 這條河川的河道十分狹窄 北韓人民可以從某些地方偷偷跨境 然而 有很多人因此死了 有時候 我會看到河面上漂著浮屍 我不能透漏太多 我是怎麼怎麼離開北韓的 我能說的就是 在那可恨的飢荒歲月中 我被送到中國的遠房親戚那去了 但那時我認為 我和我的家人過不久一定能再見面 我從來沒想過 這一別 就是14 個年頭

3:39 在中國 沒有家人的陪伴下 很難不馬上長大 我根本不知道 身為北韓難民 人生會變成什麼樣子 但很快地我就明白 這樣的生活不僅艱難困苦 更是危機四伏 因為中國將北韓難民 視為非法移民 所以我無時無刻都活在恐懼之中 我擔心我的身分會被發現 也擔心我會被遣返回北韓 接受可怕的命運

4:13 有一天 我的噩夢成真了 中國的警察抓了我 把我帶回警察局去偵訊 原來 有人向他們告發我是北韓人 於是 他們考我中文 問我一大堆問題 我好害怕 我的心臟簡直要跳出來了 如果哪裡表現的不自然 我很可能會面臨牢獄之災 甚至 被遣返 當時 我覺得我人生簡直要畫上句點了 但我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緒 回答那些問題 他們問完我之後 其中一個警察向另一個警察說 這是誤報 她又不是北韓人 然後他們就這樣放我走了 這簡直是奇蹟

5:05 一些在中國的北韓人民 會向外國駐華使館 尋求庇護 但還是有很多北韓人被中國警察抓走 然後被遣返 這幾個女孩很幸運 那時候 雖然他們被逮捕了 中國後來還是因為面臨 國際施加的壓力釋放了他們 這幾個北韓人民就沒有那麼幸運了 每年 中國政府在中國境內逮捕了無數的北韓人民 並將他們遣返回北韓 一個可能虐待他們 監禁他們 甚至將他們公開處刑的地方

5:39 即便我非常幸運地逃離了那裏 還是有許多北韓人民不是那麼的走運 北韓的人民需要隱姓埋名的生活 這件事真的很可悲 他們光是活下去就要花好大的力氣 儘管如此 只要有機會學習新的語言 然後找到工作 這世界馬上就會截然不同 這也就是為什麼 在我過了 10 年隱姓埋名的生活後 我決定冒險前往南韓 再一次展開我的新生活

6:11 在南韓安頓下來 比我想像中 要難的多 在南韓 英文非常重要 所以我得開始學習第三種語言 此外我了解到南韓和北韓間 有著深不見底的鴻溝 雖然我們都叫做韓國人 但是骨子裡的差異真的很大 畢竟我們分裂了 67 年啊 我甚至有過認同危機 我究竟是南韓人 還是北韓人呢 我是從哪裡來的 我究竟是誰 一瞬間 讓我驕傲的國家 煙消雲散了

6:54 雖然不是那麼容易適應在南韓的生活 但我有了計畫 我開始準備起大學的入學考試

7:02 但正當我逐漸適應新的生活的時候 我接到了一通令人錯愕的電話 北韓政府 截獲到一些我寄回家的錢 他們懲罰我的家人 即將把我的家人發配到 窮鄉僻壤去 他們一定得快點離開 於是我開始幫他們計畫要如何出境

7:28 北韓距離自由 不可思議地遙遠 南北韓間的國界 基本上是不可能穿越的 所以我又搭飛機回到中國 往中朝邊界前進 因為我家人們不會說中文 我得帶著他們 我們就這樣一路逃了 2000 哩 經過了中國 來到東南亞 我們搭了一星期的巴士 有好幾次都差一點就被抓到了 有一天 我們的巴士突然熄火 一名中國警察走了來 他檢查每個人的身分證 然後問大家問題 因為我的家人不會說中文 我以為他們就要被逮捕了 於是 當中國警察走近我家人的時候 我立刻站了以來 告訴他 那些人又聾 又啞 我是來陪他們來搭巴士的 他用懷疑的眼神看了我一會兒 他相信我了 真的好險

8:41 然後我們就這樣一路到了寮國的邊境 但為了賄賂寮國邊境的警察 我幾乎花光了我所有的錢 然而進入寮國之後 我的家人還是被抓進去關了 理由是非法入境 在我繳了罰款 然後再次賄賂後的一個月 他們終於被放出來了 不過沒多久 他們又被逮捕 然後被關在寮國的首都

9:11 那絕對是我人生的最低潮的幾個日子之一 我費盡了所有心思要讓我的家人自由 當我們離自由如此接近的時候 他們又被抓進去牢裡了 那裡距離南韓的使館只有幾步之遙 於是我開始不斷地在入境局 和警察局間奔走 拚了命地要把我的家人弄出來 但我沒有足夠的錢 再去付罰款或是或賄賂了 我的希望徹底地粉碎

9:43 就在那刻 我聽到一個男人的聲音 他問我 「妳怎麼了」

9:48 我好驚訝 一個完全陌生的人 是關心地詢問我 我用我的破英文 翻著字典 向他解釋這一切 那個男人二話不說地 走到提款機前領了錢 幫我把積欠的罰金和賄賂用的錢全部還付清 讓我的家人和另外兩個北韓人能夠出獄

10:09 我由衷地向他道謝 然後問他 「你為什麼要幫助我」

10:15 他說 「我不是要幫你 我幫的是北韓的人民」

10:21 我知道這是我的人生中十分具象徵性意義的一刻 這個好心的陌生人對我而言 象徵了新的希望 在北韓人民最需要希望的這一刻 他讓我體會到來自陌生人的善良 還有國際社會的支持 這些生命之光 都是我們北韓人民需要的

10:43 經過了這些長途跋涉 我和我的家人終於在南韓團聚 在獲得自由後 我們還有一段路要走 許多北韓人民的家庭還是被拆散的 當他們到新的國家 他們一盆如洗甚至身無分文 我們可以得到國際社會的援助 無論是教育 英語訓練 職業訓練 還是其他的 我們也能扮演起 北韓境內人民和外頭世界 的橋樑 因為我們中的許多人 和還留在北韓的家人都還保持著連絡 我們把資訊和金錢送進去 從內部著手幫忙改變北韓

11:30 我真的很幸運 得到了很多幫助 這一路走來 也接受了許多人的鼓勵 所以我想要燃起北韓人的熱情 讓他的在國際的幫助下 有機會能成功 我有信心你們將會看到越來越多的 北韓人能夠在世界各地有很好的表現 包括在 TED 這個舞台上

11:52 謝謝大家

11:54 (掌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