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瓦妮.斯洛亞
1,547,338 views • 8:11

你要多瞭解一個人, 才能夠放心地借他錢?

假如要你出借 1,000 美金 給坐你後兩排的人。 你需要先知道哪些資訊, 才能夠放心呢?

我的母親在快四十歲時 從印度來到美國。 她是布魯克林的醫生。 她經常為朋友、 街坊鄰居提供健康服務, 無論他們是否有能力當場付錢。 記得曾和她在路上 遇到病人──在雜貨店 或人行道上── 有時候他們會當場掏錢, 付上次看病的費用。 她會說謝謝, 然後聊聊對方的家庭和健康。 她讓他們賒帳,因為她信任他們。

多數人就跟我母親一樣。 我們會借錢給熟識的人, 或身邊的人。 但大部分的人大概 不會借錢給陌生人, 除非我們某種程度地瞭解對方。

銀行、信用卡公司和其他金融機構 並不認識我們個人, 但他們有種信任機制, 便是透過我們的信用積分。 信用積分的建立, 是透過彙整與分析公開消費資訊所得到的結果。 因為有它,我們有了方便的管道 獲得各式各樣的商品和服務, 從獲取電力到購買房子, 或是冒點風險創立事業。

然而, 全球約有 25 億人 沒有信用積分。 這佔了世界三分之一的人口。 他們沒有積分, 因為缺乏正式的公開紀錄── 沒有銀行帳戶、 沒有信用記錄、 沒有社會保險號碼。 因為他們沒有積分, 他們沒機會接觸信用或金融商品, 也無從以此改善生活。 他們不被信任。

所以我們想要找到建立信任的方法, 對這25億人打開金融的大門。 我們做了一個手機應用程式, 利用手機資料 來創造他們的信用積分。 目前在新興市場, 有超過 10 億支智慧型手機。 使用方式和我們沒什麼不同。 他們傳訊給朋友、查地圖、 瀏覽網頁, 甚至用手機進行交易。

這些資料會不斷地 被擷取、紀錄下來, 並活靈活現地描繪出 一個人生活的樣貌。 客戶授權我們取用這些資料, 讓我們用手機程式記錄下來。 它幫助我們瞭解一個人的信譽。 例如:珍妮佛── 一位在肯亞奈洛比的小企業主。 珍妮佛 65 歲,幾十年來 都經營著一家食物攤, 就位於中心商業區。 她有三個讀了職校的兒子, 她同時也領導著當地的 地區性儲蓄團體。

珍妮佛的食物攤經營得不錯。 她每天的收入恰好能應付支出。 但她經濟上並不安全。 突發事件可能把她打入負債。 而她沒有多餘的收入, 來改善家裡的生活、 應付突發狀況, 或是投資、擴展自己的事業。 若珍妮佛想要積分,她沒什麼選擇。 她可以申請小額貸款, 但她必須先找一群人 來做她的保證人。 即便成功,貸款金額還是太低, 無法對事業有實質上的幫助── 放款金額平均 150 美金。 地下錢莊當然是個選擇, 但遠超過 300% 的利率, 風險實在太高了。 且因為珍妮佛沒有 抵押品或信用記錄, 她無法向銀行申請企業貸款。

但某天, 珍妮佛的兒子說服她 下載了我們的應用程式 並申請貸款。 珍妮佛在手機上回答了幾個問題, 然後授權我們取用 一些手機上的關鍵資料。

這是我們看到的。 先說壞消息。 珍妮佛存款偏低, 沒有過往的借貸紀錄。 這些因素 在傳統銀行就很不樂觀。 但她紀錄中的其他部分, 顯現出了她的潛力。 首先, 她很有規律地打電話 給在烏干達的家人。 而統計資料顯示, 還款機率將有 4% 的提升── 如果這個人跟親近的人 有持續性的聯絡。 我們還發現, 儘管她整天會在各處奔走, 她的行動模式其實蠻固定的, 不是在家就是在她的攤位。 資料顯示, 還款機率將有 6% 的提升── 如果這個人 把大部分時間花在固定地方。

我們也能看到她的互動很多, 在生活中和不同的人接觸, 擁有強健的社群支持。 資料顯示, 和超過 58 人有互動的人, 較有可能是好的借款人。 珍妮佛的案例中, 她和 89 人有過互動, 還款機率因此有 9% 的提升。

這只是資料滄海中之一粟。 我們用大量的資料 深入瞭解一個人的信譽。 分析完所有的資料後, 我們跨出冒險的第一步, 給了珍妮佛一筆貸款。 這樣的資訊無法在書面上, 或是金融紀錄裡面找到。 但它構築出信任。 將目光放遠不侷限於收入, 我們看見新興市場中的人們, 他們表面上看起來 放款風險高、難以預測, 但事實上具有還款意願及能力。

我們的信用積分,已幫我們 在肯亞釋放出 200,000 份貸款── 僅僅在去年。 我們的還款率超過了 90%── 和傳統銀行的還款率並駕齊驅。

信用積分看似微不足道, 卻賦予人們建構自己未來的力量。 我們的客戶把這些貸款 拿來支付家庭開銷、 突發狀況、旅遊, 以及投資發展他們的事業。 他們正打造更好的經濟及社區, 讓更多的人能夠成功。

採用我們產品的過去兩年, 珍妮佛的存款增加了 60%。 她還開了另外兩個食物攤, 並打算開自己的餐廳。 她正向商業銀行申請小型企業貸款, 因為如今她已經有 信用記錄證明她具備資格。

上週我在奈洛比見到了珍妮佛, 她向我表達她當初的興奮之情。 她說: 「只有我兒子相信我能做到。 我不敢相信這一切屬於我。」 她活著的大半生, 都認為某部分的世界並不屬於她。

我們的使命便是向珍妮佛, 還有許許多多值得相信的人, 敞開世界的大門。

謝謝。

(掌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