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甘娜•柏麗
3,272,261 views • 10:22

我年紀尚小時,常為自己 從不墨守成規而感到驕傲。 那時的我生活在 保守的美國堪薩斯州。 我並沒有追隨潮流。 勇於嘗試各種奇裝異服或怪異髮型, 也常常直言不諱,熱衷於社交。 這些照片是16年前我去倫敦交換 那個學期拍攝的照片和明信片, 從中也可以看出我並不在乎 別人是否認為我怪異或另類。 (笑聲)

但就在 16 年前, 我在倫敦的那一年, 我意識到自己身上有些特別之處, 而那從此改變了一切。 我竟變得和從前的自己判若兩人。 我整天待在房間裡,不再出去社交。 我不再參與俱樂部和 領導者培訓活動。 我再也不想在眾人面前特立獨行了。 我告訴自己,那是因為我在長大, 在變得更加成熟, 而並非因為我突然想要 尋求他人的接受。 我之前一直假定自己不需要被接受。 畢竟我還是挺脫俗的。 可如今的我意識到, 我發覺自己有些特立獨行的那一刻, 正是我開始循規蹈矩、 隱藏自我的那一刻。

隱藏是一種漸進的習慣, 一旦你開始隱藏自己, 重新站出來展現自我、表達自我 就會變得越來越艱難。 事實上,即使是現在, 當我跟別人探討這次演講的內容, 我仍會編造出一個假故事來, 而我甚至還隱瞞了 要在 TED 演講的真相。 因此這次機會既合時宜, 又令我感到害怕, 我在十六年後重新回到這個城市, 並選擇在這個舞台上, 為隱藏自我劃下句點。 16 年來我都在隱藏什麼呢? 我是一個女同性戀。

(掌聲)

謝謝。

一直以來我掙扎著將這幾個字說出口, 因為我不想就此被它們定義。 過去每當我想要出櫃時, 我都會暗想,我只想做我自己, 那個獨一無二的莫甘娜, 而不是「我的同性戀朋友莫甘娜」, 或者「我的同性戀同事莫甘娜」。 我就是我,莫甘娜。

對於在座來自大都市的各位來說, 這個問題或許根本不值一提。 或許這看起來甚是奇怪, 我竟然將這個真相 壓抑、隱藏了如此之久。 但我被那份不被人接受 的恐懼降服了。 當然,有相同感受的並非我一人。 2013 年德勤的一項研究發現, 有相當多的人,多到令人驚訝, 都在自己的身份方面有所隱藏。 在這項研究調查的所有僱員中, 有 61% 的人表明他們曾改變 自己某一方面的行為或外表, 以適應工作環境。 在所有同性戀和雙性戀僱員中, 83% 的人承認自己 有過某些方面的改變, 以在工作場合表現得 「不那麼同性戀」。 研究還發現,甚至在那些 有多元化政策和融合性計劃的公司中, 僱員們仍然難以在工作場合做自己, 因為他們相信,順從和一致性 對於他們長期的職業發展來說 是至關重要的。 儘管我驚訝於這麼多像我一樣的人 都浪費了這麼多精力 去試圖隱藏自己, 但我還是恐懼的發現,我的沉默 有著生死攸關的後果 和長期的社會影響。

十二年: 壽命預期將會縮短十二年, 如果你把那些生活在 極端反同性戀和雙性戀的社區 和相對接納同性戀的社區 相比較的話。 壽命預期縮短了整整十二年。 今年,當我在同性戀雜誌“Advocate”上 讀到這一條內容時, 我意識到自己再也不能 繼續沉默下去了。 個人壓力和社會歧視的結合 會產生致命的結果。 研究發現,那些生活在 反同性戀社區 更有可能會出現心臟疾病、 暴力和自殺。 我之前一直以為這是個私人問題, 可如今卻意識到它有漣漪效應, 影響著工作場合和延伸至社區, 就像每一個與我類似的故事一樣。 我選擇了隱藏自己, 不去分享真實的自我, 但這或許在無意間助長了相同的環境 以及歧視的氛圍。

我曾一直告訴自己, 沒有什麼理由告訴別人我是同性戀, 但我的沉默有著社會影響的這一想法 直到今年才閃入我的腦海, 我一直以來都錯過了 在家鄉堪薩斯州 改變歧視氛圍的一個機會。

在二月,堪薩斯州眾議院 提出一項法案待表決, 那將在原則上容許企業 以宗教自由為理由, 拒絕為同性戀者提供服務。 我的一個舊同事兼好友的父親 在堪薩斯州的眾議院任職。 他對這項法案投了贊成票, 支持了這項容許企業 拒絕為我提供服務的法案。

而我的朋友對於同性戀、雙性戀、 變性人、酷兒和對身份困惑的人 是如何看待的呢? 她的父親對這些人又是如何看待的呢? 我不知道,因為我從未誠實地 向他們坦白我是同性戀這一事實。 而那讓我內心十分震撼。 如果我多年前就把真相告訴她, 事情會怎麼樣呢? 她會將我的經歷告訴她的父親嗎? 我會最終改變他投下的那一票嗎? 我永遠都不會知道了, 而那令我意識到, 自己沒有做出任何努力 去試著帶來改變。

多麼諷刺啊,我在人力資源部工作, 這是一項致力於歡迎、 聯繫並鼓勵僱員發展的職位, 一項倡導應當在工作場合 反映出社會多元化的職位, 然而我沒有為倡導多元化 出任何一份力。 當我一年前來到這家公司時, 我暗想,這家公司有反歧視政策, 會保護同性戀、雙性戀和變性人。 他們對多元化的承諾已經在 全球兼容並包項目中得到展現。 當我走進這家公司的門時, 我終於就可以出櫃了。 可我並沒有。 我並沒有好好利用這個機會, 什麼都沒做。

(掌聲)

當我翻看 16 年前 在倫敦那個學期的 倫敦日誌和剪貼簿時, 偶然發現一句來自托尼•莫里森的書 「天堂」中的句子。 「源自內心的恐懼比外界更多。」 然後我在頁尾給自己寫下了: 「記住這句話。」 我確定當時是在為自己加油鼓勵, 要出去走走,探索倫敦, 但是我卻忽略了開始探索自己、 悅納自己的需求。 這麼多年後我才意識到的是 我需要跨越的最大障礙 永遠是我自己的恐懼和不安。 我相信,直接面對自己內心的恐懼, 我將能夠改變外在現實。 今天,我做出決定, 要揭露隱藏了太久太久 的一部份自己。 我希望這意味著我 不會再次隱藏自己, 我也希望透過今天在這裡出櫃,我能夠 為改變那些駭人數據而做出點事情, 並幫助其他覺得自己與衆不同的人 更加做自己, 並在職場和生活中獲得更多滿足。 謝謝大家。 (掌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