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ael Green
1,831,635 views • 14:39

你们觉得明年这个世界会变的更好吗? 未来十年呢? 我们能不能解决饥饿问题, 实现性别平等, 停止气候变化, 让所有这些都在未来15年内实现?

那么,根据世界各国政府所说, 我们是可以做到的。 在过去的几天里,全世界的领导人 在位于纽约的联合国总部进行了会面, 对于到2030年世界发展的 一系列新的全球目标达成了共识。 就是这些: 这些目标是大量咨询磋商的产物。 这些全球目标是我们这些人类想要实现的。

这就是这个计划,但是我们能实现吗? 这个更好的世界的愿景可以实现吗? 我今天站在这里,是因为我们研究了一下, 研究出的答案,非常让人震惊, 那就是也许我们真的能做到。 但不是用一如往常的方式来实现了。

现在,这个世界正在变得更好的想法 可能看起来还有些不切实际。 我们每天看新闻时觉得 这个世界是在退步,而不是进步。 那我们坦白地说: 其实这个从联合国发出的宏伟的公告 很容易让人怀疑。

但是我建议你先搁置你的怀疑一小会儿。 因为回到2001年, 那时联合国也同意了另一系列的目标, 就是千年发展目标。 当时的核心目标就是到2015年时 使贫穷人口的比例减少一半。 那个目标是当时以1990年为基础设立的, 当时有36%的世界人口的生活很贫穷, 而目标是到今年这个指标要降到18%。

我们达到这个目标了吗? 我们没有。 我们超越了它。 今年,全球贫困人口比例将要降到12%。 但是这仍不够好, 因为这个世界还是存在很多的问题。 但是那些说这个世界不能变得更好的 悲观主义者和末日预言者们 是真的错了。

那么我们是如何取得这些成功的呢? 其实,这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经济的增长。 贫穷人口大量减少的一些地方是在 像中国和印度这样的一些国家, 而这些国家近几年的经济增长飞速。 那现在我们能不能用同样的方式来达成目标呢? 经济增长能让我们实现这些全球目标吗? 那么,要回答这个问题的话, 我们需要先弄明白如果要实现这些全球目标, 我们当今的世界的状态是怎样的, 并且要找出我们还有多少路要走。

这并不容易, 因为这些全球目标不仅仅很宏大, 它们同样也很复杂。 17个大目标下有169个小目标, 并且不夸张地说,还有好几百个指标。 同时,其中的一些目标是特别明确的—— 比如解决饥饿问题—— 其他的一些则是比较模糊的—— 比如促进建设和平宽容的社会。

所以为了我们更好地认识这项研究, 我要引用一个名为“社会进步指数”的工具。 这个工具的作用就是计算出 全球目标要达到的所有指标, 然后把他们组合起来变成一串数字 以便我们研究, 并且实时查出我们的进步。

“社会进步指数”主要提了关于社会的 三个基本问题。 第一:所有人都否都有基本生存下来的条件: 食物、水、住所和安全? 第二:是不是所有人都能为自己 更好的生活添砖加瓦? 包括教育、通讯、健康和 可持续发展的环境等等。 还有一点:是不是每个人都有 改善他们生活条件的机会? 在权利、选择的自由、 不受任何歧视的自由、 和可以接触到世界先进知识等方面的机会?

“社会进步指数”用52个指标 把这些都集中到了一起, 算出了一个百分制的总分。 然后我们发现了今天的世界上的国家 有各种各样的成绩。 成绩最高的国家是挪威,88分。 成绩最低的国家是中非共和国,31分。 我们可以把所有的国家都放在一起, 考量它们具有不同的人口规模的因素后, 得到全球的平均值是61分。 形象化地说, 这意味着现在世界平均值的水平 是我们人类正生活在 像今天的古巴或者哈萨克斯坦这样的国家里。

我们的现实就是这样:百分制中的61分。 那我们如果要实现全球目标需要什么呢?

其实,这些全球目标真的很宏大, 但是这些目标不是说要在15年间 把全世界都变成挪威那样。 看看这些数字,我做出的预测是75分, 达到这个分数不仅仅是一个 关于人类福祉的巨大飞跃, 也是一个可以实现全球目标的切实奋斗点。 这就是我们的目标,百分制中的75分。 我们能实现吗?

那么,“社会进步指数” 可以帮助我们算出来, 因为也许你已经注意到了, 这里没有任何的经济指标; 在“社会进步指数”模型中没有 国内生产总值或经济增长的指标。 这就要让我们弄明白经济增长 和社会进步之间的关系。

我来给你们看下这张图。 我把社会进步放在这张图的纵轴上, 这就是全球目标要努力实现的东西。 越高越好。 在横轴上的是人均国内生产总值。 越靠右边说明越富有。 在这个区域中我要把世界上 所有的国家放在里面, 每个国家用一个点来代替, 在这些点上面我会绘制一条回归曲线, 来表现两个变量间的平均关系水平。 这条曲线告诉了我们越富有, 社会进步就越趋于增长。 然而,当我们不断变富时, 国内生产总值中每一额外美元 可以换来的社会进步值却越来越少。 现在我们就可以用这些信息 来进行我们的预测了。 2015年的世界, 我们的社会进步得分是61分, 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是14000美元。 我们要努力到达的那个全球目标的分数, 还记得吧,是75分。 那我们现在的 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是14000美元。 到2030年我们会变得多富呢? 这就是我们接下来想要知道的了。 我们可以找到的最好的预测是 美国农业部做的, 他们预测出了未来15年内3.1%的 全球平均经济增长走势, 这意味着如果它们是准确的话,到2030年, 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会达到大约23000美元。 那现在的问题就是: 如果我们变得那么富有了, 我们的社会进步会得到多少分呢? 我们咨询了德勤事务所里的经济学家, 他们仔细地检查和研究了这些数字后, 回来告诉了我们,来,看: 如果世界平均财富 从一年14000美元涨到一年23000美元, 社会进步得分会 从61分涨到62.4分。

(笑声)

真的是62.4分。仅仅增加了一点儿。

这看起来就有点奇怪了。 经济的增长看起来对解决贫穷问题 帮助很大。 但它似乎并不能对我们达到全球目标 有多大的帮助。 那这是怎么回事呢? 我觉得有两个原因。 其一是,在某种程度上, 我们是我们取得的成功的受害者。 我们把从经济增长中获得的 表面上的好处都用光了, 现在我们就得面临更加困难的问题。 其二,我们知道经济增长带来了好处, 但同时也带来了代价。 比如破坏环境的代价,还有比如产生了 如肥胖等一些新健康问题的代价。

这就是个坏消息了。 所以如果想仅凭变得更富 就到达全球目标是不可行的了。

那么那些悲观主义者就是正确的吗?

其实,应该不是。 因为关于“社会进步指数”也有很多好消息。 咱们再看一下那条回归曲线。 这是国内生产总值和社会进步之间的 平均关系水平曲线, 这也是我们上一个预测的基础。 但正如你们看到的, 在这条曲线周围 其实还有很多不在线上的点。

这也就很明确地告诉了我们 国内生产总值不是决定性的因素。 世界上有一些比较富有, 然而社会进步得分比较低的国家。 俄罗斯有很多自然资源财富, 但同时也有很多社会问题。 中国的经济发展欣欣向荣, 但在人权和环境问题上还没取得 很大的进步。 印度有太空计划, 但也有上百万人无厕所可用。 另一方面,同样也存在国内生产总值不高, 但是社会进步得分却比较高的国家。 哥斯达黎加在教育、医疗和 环境可持续性上处于领先水平。 所以尽管它的国内生产总值不高, 但它的社会进步水平却很高。 哥斯达黎加也并非个案。 从像卢旺达这样的穷国家 到像新西兰这样的富国家, 我们发现了即使国家的 国内生产总值不高, 也有可能取得很大的社会进步。

这一点很重要, 因为它告诉了我们两件事。 首先,它告诉了我们在当今世界上, 我们已经有了一些可以应对 全球目标要解决的问题的方法。 而且,它还告诉了我们 我们并不是国内生产总值的奴隶。 我们如何选择是有决定性的: 如果我们把人民的幸福放在首位, 那么我们就可以创造出 比国内生产总值能创造的更多的进步。

我们要取得多少进步来到达全球目标呢? 咱们来看看这些数字。 我们已经知道: 当今世界的平均社会进步值是61分。 我们想要达到的目标是75分。 如果我们仅仅依赖经济增长, 我们到时候只能取得62.4分。 那我们假设一下我们可以把 现在社会进步得分较低的国家—— 比如俄罗斯、中国、印度等国 提高到平均水平。 那我们可以取得的进步会是多少分呢? 大概是65分。 这已经挺不错了, 但其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所以我们乐观点说, 如果所有国家都把一点 创造财富的精力 转移到为人民增加福祉上会是怎样呢? 那我们的平均得分将会提高到67分。 让我们再更加地直白一点。 如果世界上所有国家都像哥斯达黎加一样, 把人民幸福放在首位, 把国家的财富用到增加人民幸福 将会怎样呢? 这样的话,我们就能得到将近73分, 非常接近全球目标了。

那我们能到达全球目标吗? 像通常那样通过经济的方式显然不行。 如果仅仅增加大富翁和 超级富豪的数量 而置其他于不顾, 那即使经济以洪水式的猛涨都不行。 如果我们想到达那些全球目标 我们就需要做一些不样的。 我们要把社会进步放在首位, 并且在世界范围内 遴选方案。 我相信这个全球目标是一个 历史性的机遇, 因为全球的领导人 都已经承诺了要实现它。 我们不要不管这些目标, 也不要陷入悲观主义的泥潭。 我们要坚持实现承诺。 我们要负责任地坚持实现承诺, 要在未来15年内始终追踪我们的进步。

我想给你们展示一种可行的方法 来结束这个演讲, 这个方法叫做“人民成绩单”。 “人民成绩单”把所有的数据 转变为一种 我们在学生时代都很熟悉的方式, 来作出一个解释。 成绩单把我们实现全球目标过程中的得分 作出从F到A的分级评估。 F代表最不人性, A代表最人性。 我们当今的世界得分是C-。 实现全球目标要求我们得到A, 这就是我们每年都要更新 “人民成绩单”的原因, 这都是为了这个世界, 为了世界上的所有国家, 我们的领导人要承担起责任 来实现这个目标, 兑现他们的承诺。 因为只有我们做一些改变, 我们的领导人做一些改变, 我们才能达到全球目标, 要实现目标就需要各位 切实地去做。

那就让我们一起摒弃掉传统的观念。 让我们一起走一条不同的路。 让我们选择我们想要的世界。

谢谢。

(掌声)

Bruno Giussani:谢谢你,Michael。 Michael,我就问一个问题: 千年发展目标 是15年前确立的, 当时基本上每个国家都 选择要实现这个目标, 然而它却真的变成了新兴国家的记分牌。 现在新的全球目标 很明确地被各国通用。 它要求所有国家要行动起来, 要有所进步。 那么作为一个普通公民, 我怎么才能用这个成绩单 来监督国家的行动呢?

Michael Green:你提的这点很重要; 这次在首要性方面会有很大改变。 这不再是仅关乎于贫穷国家 和贫穷问题了。 这关乎于所有国家。 而且每个国家要到达全球目标 都会面临挑战。 Bruno,甚至很遗憾地说, 瑞士也有工作要做。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在2016年 为全世界所有国家 都做一个成绩单。 这样我们就能真正地看到 我们做得怎么样了。 而且也不是说能拿到A的 就只是富国家。 于是我认为, 我们要把关注点放在 人们要开始切实地行动 和开始在进步上努力。

Bruno Giussani:非常感谢。

(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