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5,026 views • 10:51

我是一个电影制片人 在过去的八年中 我全身心 投入到了 关于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 用和平方式解决冲突的 纪录片拍摄中 每当我为了工作了出差 无论在欧洲还是美国 我总碰到一个问题 巴勒斯坦的甘地在哪里 为什么巴勒斯坦人 不采用非暴力抵抗

每当我听到这个问题就感到为难 因为这时 我往往才从中东工作回来 在那里 我的工作是 拍摄几十位巴勒斯坦人 他们通过非暴力的手段 保卫土地 和水资源 免受以色列士兵和定居者的剥夺 这些领导人正在努力 组织一场全国范围的大规模非暴力运动 来结束侵占 在这个地区建和平 然而 大多数人 可能从来没有听说过他们 真相与外界猜想 之间的隔阂 就是关键原因之一 解释为何 巴勒斯坦和平抵抗运动 尚未取得成功

我今天来 谈论的是关注的力量 你们的关注的力量 以及约旦河西岸 加沙地带和其它地方 非暴力运动的兴起和发展 而今天 我案例分析的主角是巴勒斯坦 我认为非暴力运动的成长 最欠缺的 并不是让巴勒斯坦人 开始进行非暴力运动 而是让我们开始关注 那些早已开始非暴力运动的人 请容我带领你们进入这个村庄 来解释这个道理 这个村庄叫布德鲁斯

大约七年前 这里的人们面临着灭顶之灾 以色列宣布它将筑起一堵围墙 而其中一段 将跨过这个村庄 村民将失去40%的土地 并被包围起来 失去从这里进入 约旦河西岸地区的自由 在当地领导人的激励下 他们发动了一场和平抵抗运动 以避免发生这样的结果

我给大家播放影片的一些片断 让你们大致了解 实地发生的情况

(音乐响起)

巴勒斯坦女子:他们说那堵围墙 会将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分隔开来 在布德鲁斯 我们意识到 那堵墙会抢占我们的土地

以色列男子:这堵围墙事实上 是防止恐怖行动的一项解决方法

今天 我号召大家 加入一场和平的游行 与你们并肩行动的 是几十位以色列兄弟姊妹

以色列行动主义者: 最令军队害怕的 就是非暴力抵抗

女子: 我们看到男人们 试图推开那些士兵 但是没有人成功 而我认为姑娘们能够做到

法塔赫组织成员:我们必须清空头脑中 传统的观念

哈马斯组织成员: 我们是完全和平的 我们希望让它遍及整个巴勒斯坦

口号声:团结一致的民族 法塔赫 哈马斯 人民阵线 新闻主播:围墙附近的冲突仍在继续

记者:以色列边警受命驱逐抗议人群 他们被允许采用一切必要的强制手段

(枪声)

男子:他们正在开火 这里就像费卢杰(伊拉克城市) 到处是枪声

以色列行动主义者:我知道我们是去送死 但是我身边的许多人没有一丝畏惧

以色列士兵:一场非暴力抗议 无法阻止我们建立这堵墙

抗议者:这是一场和平的示威游行 我们不需要使用暴力

口号声:我们必胜 我们必胜 我们必胜

朱莉娅·帕夏:当我第一次 听说布德鲁斯的这段故事 我感到非常惊讶 全球媒体居然 没有报道在2003年 也就是七年以前所发生的 这一系列了不起的事件 而更令人吃惊的是 布德鲁斯最终取得了胜利 经过长达10个月的和平抵抗运动 那里的居民 说服了以色列政府 将围墙从他们的土地迁出 转而迁到绿线上 也就是国际公认的 巴以领土分界线上 布德鲁斯的抵抗运动的影响 从此遍及 约旦河西岸的所有村庄 以及耶路撒冷境内的巴勒斯坦人居住区 然而 媒体对这些事件 几乎只字未提 这种漠视 给巴勒斯坦 非暴力运动的成长 甚至生存 产生了沉重的打击

暴力抵抗 和非暴力抵抗 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共同点 两者像一个剧院 渴望吸引观众的青睐 如果暴力演员 总是领衔主演 将全球目光 聚焦巴勒斯坦问题 那么 非暴力领导人 就很难向他们的民众证明 和平的反抗 才是带他们脱离苦海的 可行方案

在座为人父母的 估计对关注的力量 并不陌生 如果孩子第一次闹脾气 就得到父母的注意 那么你的孩子以后 肯定会闹得更厉害 闹脾气就会成为 儿童心理学家所说的 功能性行为 孩子学会 用这种方式引起父母的注意 父母可以通过 关注或不予理睬 来鼓励或抑制此行为 而这也适用于成年人 事实上 社区和国家的行为 是能够受到影响而改变的 而这取决于 国际社会 选择关注的方面

我相信 解决中东地区的冲突 给这里带来和平 关键是 我们要通过 更多地关注 当地的非暴力领袖 来把非暴力行动转变为一种功能性行为 在约旦河西岸 加沙地带以及东耶路撒冷地区拍摄那里的村庄时 我亲眼目睹了 区区一部纪录片 对行为转变所带来的影响

在离耶路撒冷很近的 一个名叫瓦拉杰的村子 那里的村民面临着 与布德鲁斯相似的困境 他们即将被包围起来 失去大片土地 无法自由进入 约旦河西岸或耶路撒冷 在进行了长达两年的非暴力抵抗之后 他们最终心灰意冷 因为他们没有得到任何人的注意 于是我们在那里组织播放了纪录片 一周之后 他们组织了一场在当时 参与人数最多 最有纪律的游行示威 组织者们说 当村民在纪录片中看到 布德鲁斯的故事 他们感觉到 确实有人与他们志同道合 人们是在乎的 于是他们没有放弃

以色列 有一个新的和平运动 被称为“索里德拉尔特” 在希伯来语中意为“团结一致” 布德鲁斯的故事成为了这个运动的领导者 招兵买马的主要手段之一 他们反映说 那些从未加入任何运动的以色列人 看了纪录片之后 了解了非暴力抵抗的力量 并开始加入他们行动 瓦拉杰 和索里德拉尔特运动的例子 告诉我们 即使是小成本的独立电影 也能够帮助 非暴力抵抗 转变为一种功能性行为 想象一下 主流媒体若是开始报道 每周在贝拉因 尼亚林 瓦拉杰等村庄 以及耶路撒冷境内的 香克哈拉和西路万 巴勒斯坦居住区里 发生的非暴力示威活动 这将产生多么巨大的力量 更多的人会关注 非暴力运动领导者 重视他们 让他们的工作更有成效

我相信 最重要的是 我们要认识到 如果我们不关注这些运动 它们就是隐形的 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 但我以亲身经历为证 如果我们关注 这些运动就会得到发展 它们一旦发展 其影响力 就会遍及巴以冲突 这种影响 能够最终 将冲突化解 这些领导者证明了非暴力运动 在布德鲁斯这样的地方是可行的 我们一起来关注他们 让他们证明这在任何地方都是可行的

谢谢

(众人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