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杜立 (Drew Dudley)
3,692,484 views • 6:14

我想問在場的各位一個問題, 做為開始: 你們之中有多少人對於稱呼自己為領導者 感到自在? 看吧!我到全國各地演講都問這個問題 不論我在那裡問 觀眾中絶大多數人都不會舉手 然後我明白一件事:我們把領導力 弄得太過龐大 我們把它想地大過我們自身 我們把它想成是改變世界的能力 我們把領導人這稱謂 想成某年某月經過許多努力後 我們才有資格戴上的頭銜 如果想成是當下我們就能承當的頭銜 意涵某種程度讓人不舒服的驕傲自大 而我擔心我們花那麼多時間 慶祝一些我們很難達到的成就 我們說服自己 那些豐功偉業才是值得慶祝的事。我們開始 貶抑日常生活中可做到的事 對於那些能讓我們被稱得上領導人的時刻 我們拒不讓稱功 我們不讓自己引以為傲 我很幸運在過去這十年中 和一群很特別的人一起工作 他們幫我重新定義領導力 讓我覺得我變得更快樂 就今天很短的時間,我想和各位分享 一個和重新定義領導力 最直接相關的故事

我大學是在一所規模小的學校叫 Mount Allison大學,在New Brunswick的Sackville 我在那的最後一天,一個女孩走上前來 她說:「我記得第一次見到你的情景」 然後她告訴我四年前發生的一個故事 她說;「大學開學的前一天, 我和我的父母待在一個旅館, 我超害怕的,怕到相信自己沒準備好自己上大學, 於是就哭了起來。 我爸媽真是很酷。他們說: 『喔!我們知道妳怕,但讓我們明天去看看。 我們去開學第一天。如果妳任何時候覺得 妳沒辦法,儘管告訴我們, 我們就帶妳回家。無論如何,我們還是愛妳。』」

她說:「隔天我去了, 在排隊註冊的時候, 我四下觀望,知道自己沒辦法 我知道我還沒準備好。我知道我要打退堂鼓。」 她說:「我決定了。當我一下決定, 有一股平和的感覺罩住我 我轉過身對我爸媽說 我們需要回家。就在那時候, 你從學生中心走出來 戴著我見過最傻氣的帽子」(笑) 「真是太有意思了 你身上穿了一個Shinerama募款的牌子 上面寫著『學生團體共同對抗囊腫纖維症』」 是一個我投入多年的慈善組織 「然後你提了一桶棒棒糖 一路走一路發 給排在隊伍裏的人,介紹Shinerama的理念 突然間,你看到我,就停住了 你盯著我看。真讓人起雞皮疙瘩!」(笑) 眼前這個女孩知道我在說什麼(笑) 「然後你看著站在我身邊的一個男孩 你笑了!你把手放進桶子,拿出 一枝棒棒糖,你伸手遞給他,說: 『你必須給站在你旁邊這個漂亮的小姑娘一枝棒棒糖』」 她說:「我一輩子沒見過任何人這麼快就被冏住 他滿臉通紅,看也不看我一眼 他只是側著身把棒棒糖給我」(笑) 「我替這傢伙感到好尷尬, 所以我就接下那枝棒棒糖, 但是當我一接下那棒棒糖, 我看到你臉上極度嚴肅的表情, 你看著我的爸媽 然後你說:『你看看!你看看 ! 離家第一天,她己經從一個陌生人的手上 接受糖果?』」(笑) 然後她說:「每個人都忍不住了!方圓二十呎內, 每個人都大笑起來! 我知道這很肉麻,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們這件事, 但在那個大家都大笑的時刻 我知道我不應該掉頭回家 我知道我在做我該做的 我知道我站對地方。這四年中 我一次都沒有和你說過話 但我聽說你要離開了 我一定要告訴你,你曾經 是我生命中那麼重要的人。 我會想念著你。祝你好運」

她轉身離去,我則是受寵若驚 當她走到六呎遠時,她轉過身來,微笑著說: 「也許你也該知道這個 我和四年前那傢伙一直都在約會」(笑)

一年半後我搬去多倫多 我收到一張他們倆婚禮的請帖

吊詭的是,我不記得這事 我一點都不記得她所說的那個時刻 我搜索我的記憶庫,因為這事很有趣 而我應該會記得,可是我真不記得 而這真是令人大開眼界,脫胎換骨的時刻 要我說我這輩子對任何生命最大的影響 像一個女孩在四年後走上前去 對一個陌生人說: 「你在我的生命中相當重要」 是這樣一個我一點都不記得的時刻。

你們中多少人有這樣「棒棒糖時刻」? 那麼一個時刻某人說了什麼或做了什麼 讓你的生命徹底地變更好? 好吧!你們中有多少人告訴那個幫忙的人? 看吧!為什麼不說呢? 你需要做的只是活365天不死(笑) 但是我們對於那些改善我們生命的人 日復一日,不知道他們對我們的生命有多重要 你們每一個人,每一個 都曾經是那棒棒糖時刻的催化劑 你們曾改善某人的生命 因為你們說了什麼或做了什麼。 如果你覺得你不曾, 想想我開場問那個問題, 有多少手沒擧起來 你只是沒被告知的群眾中的一名

但是要把自己想成那麼有力是很嚇人的 要想見自己找別人那麼重要真的很嚇人 因為只要我們將領導力想成超越我們的能力 只要我們將領導力想成我們不能企及的 只要我們把它想成是用來改變世界 我們給自己一個藉口不去期盼 期盼由市井小民如我們自己或彼此有領導力

Marianne Williamson說過: 「我們最大的恐懼不是我們無能, 我們最大的恐懼是我們強大有力,不可限量; 嚇壞我們的是我們的光明面, 不是我們的黑暗面。」 我現在的呼籲是我們必須克服這個恐懼 我們需要克服我們擔心自己 對彼此生命有多特殊的影響力 我們必須終結它,才能超越它,然後 我們的小小兄弟姊妹們, 或有一天我們的孩子 或我們現在的孩子—— 能看見我們對彼此生命的影響 然後開始珍視它 更甚於金錢、權力、頭銜和影響力 我們需要重新定義領導力像棒棒糖時刻 我們創造了多少個棒棒糖時刻? 有多少我們真的知道? 有多少我們流傳下去? 有多少我們說謝謝? 因為我們把領導力界定在關於改變世界 但是沒有這麼樣的世界。 只有六百億個對這世界的理解 如果你改變一個人對這世界的理解 一個人對於他能力的理解 一個人對於別人多麼關心他的理解 一個人對於他在這世界上 是多有力的改變因素的了解 你己經改變全部 如果我們能夠多此理解領導力 我想如果我們能如此重新定義領導力 我想我們能改變任何事 這是個簡單的想法,但我 不覺得這是個微不足道的想法 謝謝你讓我和你分享這個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