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泰普史考特
2,970,756 views • 18:49

能在接下來的幾十年中 帶給我們重大的影響的科技, 已經來臨了。 但它不是社交媒體, 不是大數據, 也不是機器人, 更不是人工智慧。 各位將會很驚訝地發現, 那就是數位貨幣如Bitcoin所基於的根本技術—— 我們稱它為「區塊鍊」, 「區塊——鍊」。

它現在雖然名氣不是很響亮, 但我相信它會是 下一世代的網際網路, 而且它很有希望可以為 每個企業、社會、 個人帶來很多好處。

過去幾十年,我們有資訊網路。 當我寄一封電子郵件或者一份幻燈片 或者某樣東西給你時, 我實際上寄給你的不是原創版本, 而是一份副本。 這樣很好, 這是大眾化的資訊。 但當我們談到資產時—— 比如說金錢, 或是金融資產的股票、債劵、 紅利積點、知識產權、 音樂、藝術、投票權、 碳排信用額度和其他資產—— 寄一個盜版的給你, 的確不是甚麼好事, 如果我要寄100美元的資產給你, 而重要的是 實際上我卻沒有這筆資產,

(笑聲)

所以我不能寄給你, 這就是密碼學家長期以來稱之為 「重複花費」的問題,

時至今日,我們依然完全 仰賴大型的中間機構—— 像是銀行、政府、 大型社交媒體公司、 信用卡公司...等等, 讓他們在我們的經濟活動中 建立信用關係。 而這些中間機構在 各種商業行為及交易過程中, 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從個人的信用審核到身分辨識、 從清賬到結算 以及交易記錄的保存。 整體而言,它們表現得很不錯, 但之後問題也越來越多了。

從一開始,它們就是中心化的。 這也意味著,它們可以被駭客入侵, 而且還有增加的趨勢—— JP摩根、美國聯邦政府、 LinkedIn、家得寶...等等 簡直防不勝防。 它們也把好幾百萬人 屏除在經濟活動之外, 比如,錢不夠的人 不能在銀行開戶。 它們浪費了很多時間。 你發一封信到世界任何一個角落, 只要幾秒鐘的時間, 但透過銀行體系, 卻得要好幾天或幾個禮拜, 才能把錢從一個城市 轉到另一個城市, 而且它們所費不貲—— 只是把錢轉到另一個城市, 就要收取10~20%的費用。 他們手中握著我們所有的資料, 這也意味著,這筆資料不能變現 或者用它來改善我們的生活。 我們的隱私被侵犯了。 但最大的問題是, 它們超出自身應有範圍地 挪用數位化時代的無形資產: 我們的財富雖然增加了, 但社會的不公也跟著增加。

所以,如果我們不僅是有資訊網路, 要是還有價值網路,那又會如何呢? 比如說像是大型的全球記帳本, 由好幾百萬台的電腦來運作, 而且每個人都可以使用。 各種類型的資產,從金錢到音樂, 都不用透過中間機構的介入 就能完成儲存、移動、交易、交換、管理的動作, 那會如何呢? 要是有一個價值的 天然媒介那該有多好?

果然,2008年的金融海嘯, 也許是因為這樣的時空背景, 一位匿名者叫「中本聰」的人或團體, 創造了數位現金協議的白皮書, 運用在一個叫做比特幣的 加密電子貨幣上。 這個加密電子貨幣讓人們可以 不用透過第三方 就能建立信任、直接進行交易。 而這看似一個簡單的動作, 引起了很大的迴響, 在世界上很多地方,造成了轟動, 讓很多人不是興奮、害怕 就是感到有趣。 千萬不要誤會比特幣—— 比特幣僅是個資產, 價格會上上下下, 應該只有投機客會對它感興趣。 更廣義地說, 它只是一種「加密電子貨幣」。 它不是由某一個國家 所控制的實體貨幣, 它有比較多的優點。 但這項科技真正厲害的地方, 就是它的「區塊鏈」技術。

這是人類史上第一次, 各地的人們可以互相信任 彼此點對點地處理事情(P2P)。 而這個信任的機制, 不是由一些大型機構所發佈的, 而是由集體的加密方式 以運用一些頂尖的密碼學所組成的。 因為信任就是科技的天性。 我稱它為「信任協議」。

現在各位可能會想: 它到底是怎麼運作的? 這很合理。 資產——數位資產,像是金錢、音樂、 這當中的所有東西—— 並不是集中在一個中心地方存放著, 而是用最高級的密碼科技 存放在世界各地的帳本裡, 當一個交易產生時, 它就會被記錄在全球各地 好幾百萬台的電腦裡面。 此外,世界各地 還有一群人被稱之為「礦工」的人。 他們不是年輕人, 他們是挖比特幣的礦工。 他們的電腦有超強的運算能力 比世界上所有的Google電腦 還要快10到100倍。 這些礦工做了很多工作。 每10分鐘,就會有一個區塊產生, 有點像是網路的心跳, 每一個區塊記錄著前10分鐘所有的交易。 礦工就會嘗試著去解決最困難的問題。

他們會互相競爭: 第一個找到真相並驗證區塊的礦工 就可以得到一個數位幣, 以比特幣區塊鍊而言, 先找到的人就會得一個比特幣。 之後,關鍵就在此, 這個區塊會連結之前的區塊, 之前的區塊再連結之前的區塊, 進而形成一個區塊鍊。 每個人都是一個時間戳記 有點像是數位封條。 所以如果我想駭進區塊 比如說,用同樣一筆錢, 同時付給兩個人, 我就必須駭進該區塊, 加上之前所有的區塊, 以及所有區塊鍊之前的 歷史交易記錄, 而且不只一台電腦, 且必須同時駭進上百萬台的電腦, 這些電腦都是使用 最高級的加密技術、 在全世界運算資源最強的環境下 監視著我的一舉一動, 太難了。 這比我們現今所有的 電腦系統還要嚴密。 這就是區塊鍊運作的原理。

比特幣區塊鍊僅是其中一個, 還有很多其他的。 以太坊區塊鍊是由一位名叫 Vitalik Buterin的加拿大人所建立的。 他現在22歲,(講者口誤,非19歲) 這個區塊鍊有一些神奇的功能。 其中一個是,你可以在這個平台上 建立智能合約。 正如其名, 它是一份可以自我執行的合約, 它有強制性、管理與執行的能力 還有付款能力,——某種程度而言, 合約本身也像是個銀行帳戶—— 可以處理人與人之間的約定, 目前,在以太坊區塊鍊下, 已經有很多專案正在進行, 從股票市場新的替代方案 到新民主模式的創建, 在這些模式下,政治人物 是需要為人民負責的。

(掌聲)

所以為了要讓各位了解, 區塊鍊將帶來甚麼樣的大改變, 我們先從金融服務業開始講起。 認得出這是甚麼嗎? 魯布·戈德堡機械。 這是一部複雜到不行的機械設備, 但它只會做一些簡單動作, 像是打一顆蛋或關一扇門。 它讓我聯想到現今的金融服物業, 真的。 我的意思是, 你在轉角的一家商店刷卡, 然後會有一串的數位資訊流, 流穿過好幾家公司的電腦, 有些電腦系統的主架構 都還是1970年代的, 比在場很多人都還要來的老, 三天後,交易完成了。 對金融產業的區塊鍊而言, 根本沒有“結清”這回事, 因為付款及結清是同一個動作, 它只是帳本上數字的變動。 所以華爾街及全世界的金融市場, 都相當關心這項科技的發展, 關心他們是否會被取代, 或者要如何擁抱這項科技進而獲得成功?

那,你為什麼要關心這件事? 好,我再描述一些 這項科技的其他應用。 繁榮。 第一世代的網際網路、 資訊網路, 為我們帶來了財富, 但並不是共享的繁榮, 因為社會不平等也跟著成長。 而這陰影潛藏在 憤怒者與極端主義者的心理, 因此我們會看到現今的世界, 充滿了保護主義、 排外主義等各種糟糕的現象, 英國脫歐就是最佳例子。

所以,我們可以發展一些方法 來解決不公平的問題嗎? 因為現今唯一的方法 就是財富重新分配、 納稅機制的改革。 我們有可能就事先 就分配好財富嗎? 我們能否藉由財富增長大眾化、 吸引更多人參與經濟活動、 確保他們得到公平的報酬等舉措 來改變財富起初的創造方式呢? 我說明一下,有五種方式可以做到。

第一: 各位知不知道, 世界上70%擁有土地的人, 他們的土地權利有瑕疵呢? 比如說,你在宏都拉斯有一塊小農地, 有一天,一些獨裁者當權,他們說 「我知道你有一張薄薄的紙 證明你擁有這塊土地, 但根據政府的電腦紀錄, 你這塊地是我朋友的。」 這種現象在宏都拉斯很常見, 這樣的問題,到處都有。 埃爾南多·德·索托, 拉丁美洲最偉大的經濟學家, 他說,這是世上 就經濟流動性來說的 頭號問題, 比有銀行帳號還要重要, 因為如果你的土地 沒有合法的權利證明, 你就不能借錢來 對抗這樣的事件, 你不能為未來做打算。

所以目前,已經有公司開始協助政府, 把土地權利放到區塊鍊裡面。 一旦放進去了,就不能更動了。 你無法駭進去。 這樣就能為好幾百萬人 創造出繁榮。

第二: 有很多作家,提到 Uber、 Airbnb 、TaskRabbit、 Lyft 等等 說它們是屬於共享經濟的一部分。 這些點子都很棒, 大家一起創造共享財富。 但我的看法是... 這些公司並不是真正的共享。 實際上,他們會成功的原因 是因為他們不分享。 他們把服務整合起來,然後賣掉。 要是有一家由房東們所組成的公司, 我們就叫他B-Airbnb公司好了, 在區塊鍊上申請登記,而不是價值 25億美金的Airbnb公司,那會如何呢? 當有人要租房間的時候, 他們上區塊鍊上登記住房需求, 過濾了一些條件,區塊鍊 幫他們找出他們想要的房間, 然後協助雙方做出合約、 驗證彼此的身分、 只要透過他們在系統上建立的數位付款方式, 區塊鍊就能幫忙處理付款流程。 甚至也能處理評價問題, 因為如果客戶給5顆星, 那個房間的排名就會往前, 而且不能更改。 所以,矽谷大型共享經濟的破壞者 是有可能被消滅的, 而這對繁榮才是好的。

第三: 從已開發國家到發展中國家的 最大的資金流 不是企業的投資, 也不是國際支援。 是匯款。 這群散佈在全球的海外區民, 他們離開了故鄉, 把在海外賺來的錢, 匯回到家裡。 平均一年有6000億美金, 而且還在持續成長, 這些人簡直是被搶劫了。

阿奈兒多明戈是一位女管家, 她住在多倫多, 每個月她帶著現金, 去西聯的辦公室, 匯款給她在馬里拉家鄉的母親, 西聯會收取她10%的手續費; 而且錢要4~7天才能匯到; 她母親永遠不知道錢甚麼時候會到, 她每個禮拜要花五個小時來處理這件事。

六個月前, 阿奈兒多明戈用了一個叫 Abra的區塊鍊的App。 她從她的手機寄了300金 到她母親的手機裡面, 匯款過程完全沒有 透過任何中間機構。 然後她母親查看她的手機設備—— 它有點像Uber的介面, 螢幕上有很多Abra的出納員跑來跑去。 她點選了一位距離她7分鐘遠的 五顆星出納員, 那個人出現在她家門口, 直接給她菲律賓幣, 然後她直接把錢放口袋。 整件事情前後不到幾分鐘, 只收她2%的手續費。 這是人民繁榮興盛的好機會。

第四:在數位年代, 最有價值的資產就是數據。 數據真的是一個全新的資產類別, 也許比之前的資產類別還要大, 像是農業經濟之下的土地, 或像是工業廠房、 甚至是金錢。 數據是由你、我以及 我們所有人共同創造出來的資產, 我們在日常生活中, 留下了很多數位的足跡。 而這些足跡匯集起來, 會變成鏡中影像的你, 一個虛擬的你。 而這個虛擬的你, 甚至比你還了解你自己, 因為你根本記不起 你一年前買了甚麼, 或者說一年前, 你在哪個地方。 而這個虛擬的你, 並不是由你所持有的—— 這是個大問題。

所以目前,已經有公司開始創造 一種記錄身分的黑盒子, 一種由你個人所擁有的 虛擬的你。 當你到世界各地旅行的時候, 這個黑盒子會跟在你身邊, 而且它非常非常“吝嗇”。 當你要做交易時, 它只會給出少量的必要的資訊。 有很多交易, 賣家根本都不認識你。 他們只要知道他們有收到錢就好了。

之後這個化身 會把這些信息全部清空, 讓你可以兌現交易。 這是件很棒的事情, 因為它可以幫助我們 保護我們的隱私, 而隱私就是自由社會的基石。 讓我們把這個資產的控制權 要回來, 讓我們自己擁有自己的身分記錄 讓我們自已管理它。

最後——

(掌聲)

最後,第五: 有很多的內容物創作家, 並沒有得到相對應的公平補償, 因為在第一代的網際網路 智慧財產權是不被重視的。 例如,音樂。 音樂家在整個產業的食物鏈裡, 幾乎是被遺棄的。 各位應該知道,如果你是位作曲家, 25年前,你寫了一首相當熱賣的歌, 專輯賣了100萬張, 你大概會有45000美元的收入。 但現在,你寫了一首流行歌, 有100萬的流覽量, 你拿不到45000美元, 你只能拿到36美元, 只夠買個披薩。

所以,伊莫珍·希普 葛來美獎的歌手兼創作家, 已經開始把音樂放進區塊鍊生態系統。 她稱它叫「Mycelia」。 那些音樂有綁定一份智能合約。 這樣她的音樂智慧財產權 就能被保護起來。 你想聽歌嗎? 它是免費的,或者只需要往電子賬戶裡打幾毛錢。 你想把歌放進你的電影, 那就不同了, 智慧財產權都是有約束性的。 你想要把它弄成手機鈴聲?那也不同。 她說,歌曲創作變成了一門生意。 你把音樂放在平台上, 它自己就會開始賺錢, 保護創作者的權利, 因為音樂本身在銀行帳戶的 辨識系統下,有支付功能, 所有的錢都會回流到藝術家身上, 由藝術家來控制產業, 而不是那些強勢中間媒介。 如今...

(掌聲)

不僅只有詞曲創作家, 任何內容物創造者, 像是美術, 發明、 科學發現、新聞工作者。 那些以前沒有得到合理公平待遇的人, 用了區塊鍊技術, 他們就能如魚得水地赚錢。 這是很棒的事。

除了這五個機會, 還有其它的, 都是為了要解決一個問題,「繁榮」, 這也是最不被關注的問題, 而區塊鍊是可以解決的。

當然,不是科技創造了繁榮, 是人創造的, 但我要提醒各位,我再說一遍, 科技精靈已經逃離了枷鎖, 在人類歷史上的這某個時間 被某些未知的人或團體召喚出來了, 這次的改變給予了我們 再次嘗試去改善的機會, 另一次重繪經濟權力版圖的機會, 改寫舊思維的機會, 並且可以解決世界上一些最困難的問題, 如果我們願意的話...

感謝各位。 (掌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