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NUZ
x = independently organized TED event

Theme: The Minority 少数派

Zhuhai, 44
China
This event is invite-only.

你也会成为少数派吗?
——记TEDxBNUZ首场冬季跨领域分享会
有这样一个群体,他们因主观或者客观的因素,在与大多数人面对同一个世界时,他们看到的却是另一种世界,这个群体往往被大家称为“少数派”。其实所谓“少数派”原也是常人,只是一些人的所做所想或许为人所见,但却很少人真正了解过他们的做法、思想与缘由。由于不了解他们和他们眼中的世界,流于表面的理解可能更多的是一种误解,于是便用“少数派”去命名。少数派并非一个贬义词,更多的代表着一种与我们不同的世界观,价值观,态度和理想。真正的少数派往往是世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们在大浪潮中主动寻找新方向,甘愿处于边缘,步履维艰,为思想开辟新的疆土。6位来自各个领域的“少数派”讲者,流露自己真切的所闻所见所想,让我们从另一个视野去重新触摸世界—那是一个少数派的世界。

Beijing normal university of Zhuhai
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
Beijing normal university of Zhuhai
Zhuhai, 44
China
Event type:
University (What is this?)
See more ­T­E­Dx­B­N­U­Z events

Speakers

Speakers may not be confirmed. Check event website for more information.

符凡迪 “我一出生就是属于少数派”

“如果一个生命能够决定来不来这个世界,如果我知道我的人生会发生这么多情况,我的选择可能是,我宁愿不来了。”符凡迪说。 符凡迪是一个流浪歌手,也是《中国达人秀》、《势不可挡》的杰出嘉宾。他传奇性的人生经历与内心充满大爱的动人事迹,深深地感动与激励了全中国亿万观众,并且正在传播向全世界的其它国家与地区。然而,分享会上,他给人的感觉却是不露锋芒的、低调的。

闪米特 一个无畏的漂流者

一人、一舟、一帆、一桨、一天下,无疑是闪米特人生最好的概述。他,是中国海洋独木舟探险记录保持者,他曾笑着和我们说:“我不是想当海贼王,我只是在做一个白日梦。”2012年,他完成了中国首次独木舟环海南岛,首次了突破夜航的界限,曾经连续划行27个小时。他的脚步远没有停歇,他还制定了一个环西太平洋1万5千公里的计划,十年时间,纵穿七个国家。截止到今天,已完成了计划的20%。 他的每一段航程都有刻骨铭心的故事,每一段航程都有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瞬间。或者有的人会质疑他: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闪米特说道:“其实不用什么事情都要有意义,在我们短短一生中,做我们想做的事,成为我们想成为的人,这就是最大的意义。探险的意义,在于经历不一样的人生,看不一样的世界。”对这个无畏的漂流者而言,也许只要能看到终点的风光,就是最好的回报。

梁文辉 致力同志公益的勇者

他,是直同道合(中国直同联盟)创始人,大学期间即在各大媒体高调公开其性倾向,并一直致力于同志公益。今年两会前夕曾寄信3000位全国两会代表,呼吁同性婚姻立法。他认为,其实只要有心的话,我们每个人都可以为建设一个平等多元的社会贡献一份力量。比如面对同性恋话题,我们可以用平常心去对待,不用特别地在意,或刻意去回避。评价一件事物之前可以对这件事物有一个充分的了解,再去进行评价,而不是根据我们的主观印象去进行判断。他还希望,不管是多数派还是少数派,同性恋还是异性恋,都可以开心地平等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祥子 “发声的少数派”

他,是中山大学医院院的学生,却成为致力于让社会更美好的行动者。他不仅关注公益,并积极行动为社会底层群体发声。他认为,这些底层群众并不是少数派,他们只是在社会中被失语、被隐形。而当他在为少数派发声,也成了少数派。整场分享会下来他的眼神都是坚定而自信的。他说:“当发现2.6亿农民工群体,6千多万留守儿童,2千多万的流动儿童,这个庞大的群体,他们从来都是一个被失语的群体时,我没有理由不去为他们发声。”他认为,他们之所以为少数派是我们所有人的责任,当改变没有发生的时候,我的行动便不会停止,发声也不会停止。

老麦 “坚持原则的少数派”

他来自煮客网络,但他不是做餐饮的,他在做一个跟我们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新媒体,围绕着手机,以及应用,还有周边一些内容的输出。是一个号称“搞机”十多年的爱好者。他还说到:“少数派这个词不是自我的标榜,也不是别人对你分配的站队,它实际上是要依据行动和坚持。这个时间是多长谁也不知道,只有你做了才知道。”

王凤至 坚持处于边缘的女权主义者

“我其实是被少数的,我不觉得我在做一件很特别的事。我只是在做一件我觉得我该做的事。”王凤至说。她不喜欢“主义”二字,她认为我们不需要跟着一个潮流走,也不需要过分担忧生活,只需关注最想做的那件事,自然会有恩赐。她说:“我从来没有想成为一个少数派,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做的过程中被边缘了。”她鼓励我们忠于自己,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应该获得什么。

Organizing team

SE7EN
Li

Zhuhai, Gd 519015, China
Organiz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