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the talk Return to talk

Transcript

Select language

Translated by herman fu
Reviewed by Jephian Lin

0:11 在我開始做皮膚科醫生之前, 我是從內科做起的, 跟英國大部分皮膚科醫生一樣,都是內科出身。 當在內科做得差不多的時候,我越洋到了澳洲, 那時大概是 20 年前左右。 你去到澳洲就會發現 澳洲人愛好競爭。 對勝利絕對是當仁不讓的。 而這種情況經常發生: 「你們這班英國佬,玩木球、欖球(rugby)都不行。」 這點我倒能接受的。

0:36 但說到工作── 我們每週都有所謂的期刊例會, 就是當你和其他醫生相約坐下, 一起研究有關醫學的 科學論文。 而過了第一週,主題就去到有關心血管疾病的死亡率, 是個沉悶的主題──有多少人死於心臟疾病, 死亡率是多少。 而他們對此也是愛競爭: 「你們這班英國佬,心臟疾病的死亡率嚇死人了。」

1:00 而當然,他們沒錯的。 澳洲人得心臟疾病的人比我們少三分一左右── 少些心臟病發、心衰竭的死亡個案,少些中風個案── 整體而言,他們是較健康的一群。 而當然他們會說這歸因於 他們的道德修養、及運動的習慣, 因為他們是澳洲人,我們是死英國佬,之類吧。

1:19 不過,不單只是澳洲整體比英國健康。 在英國之內,健康狀況也有差異── 而這就是所謂標準化死亡率, 基本上就是你有多少成機會會死。 這是大約 20 年前期刊上找到的資料 但今日依然適用。 對比各地的死亡機率,這是北緯 50 度 也就是南方南方,倫敦一帶 而北緯 55 度…… 壞消息是,那就是這裏,格拉斯哥。 我來自愛丁堡。更壞的消息是,愛丁堡更在那方。

1:51 (眾笑)

1:55 要解釋中間這段駭人的差距: 對比在上方南蘇格蘭的我們 以及南方土地,理由是甚麼? 現在,我們都知道吸煙、 脆炸巧克力棒(Mars bars)、炸薯條──格拉斯哥的飲食方式。 這些事情。 但圖表經過排除 這些已知的高風險因素的影響。 這是經過排除吸煙、社會階級、飲食習慣, 一切其他已知的高風險因素得出來的。 這段不見的差距,就成了一個謎: 愈往北走,死亡數字愈高。

2:23 這時,日光,當然浮出水面了。 維他命 D 經過廣泛報導後, 很多人都很關注。如是得出: 我們需要維他命 D。 因此飲食指引列明: 兒童須要攝取指定份量。 我祖母在格拉斯哥長大, 早在 1920 至 30 年代,佝僂病風行,疾病嚴重, 於是就引入魚肝油。 而這確實預防了城市中許多佝僂病案例。 我小時候也是被祖母餵食魚肝油的。 我敢說──沒人會忘記魚肝油的。

2:53 但基於一種聯想:人血液中的維他命 D 水平愈高, 人們就少些有心臟病,少些癌症。 很多資料似乎都說明維他命 D 對身體很好。 而確實是:可以預防佝僂病,等等。 但如果人們服食維他命 D 補充劑, 似乎並不能減少心臟病的高患病率。 而且維他命 D 補充劑並未有太大實證支持能預防癌症。 我想指出的是,維他命 D 並非這個城市中 關於疾病預防的全部。 維他命 D 並非預防心臟病的惟一原因。 我認為,高維他命 D 水平,倒標誌了較多的陽光曝曬, 而透過以下方式,我想說明, 陽光曝曬,其實有助預防心臟病。

3:35 說回那個故事,我從澳洲回來之後, 儘管身體健康暴露高風險,我搬到亞伯丁。 (眾笑) 現在,在亞伯丁,我開始了我的皮膚專科訓練。 但我同時對研究產生興趣, 尤其是我有興趣研究這種物質,一氧化氮。 圖中這三位, 佛契哥德、伊格那羅和慕拉德, 共同奪得了 1998 年的諾貝爾醫學獎。 他們同時是第一批人,能夠描述 這種新的化學傳導物質,一氧化氮。 一氧化氮可以擴張血管, 從而降低血壓。 它同時擴張冠狀動脈,停止心絞痛。

4:12 而最特別的一點就是, 以前當我們思索身體內有甚麼化學信使時, 我們總想到複雜的雌激素和胰島素, 或者是神經傳導。 很複雜的過程,牽涉很複雜的化學物質, 發生在很複雜的化學受體上。 而這就是個異常簡單的分子, 將一氧一氧結合起來, 然而卻扮演重要角色,去引起血管擴張,增加血流量, 作神經傳導,很多很多的功用, 但尤其是心血管健康。

4:44 之後我開始研究,並得出很令人振奮的發現, 就是皮膚能夠產生一氧化氮。 所以一氧化氮不單只在心血管系統中生成。 一氧化氮也在皮膚中生成。 之後,在得出這發現並發表後, 我想,好了,它究竟扮演甚麼角色? 你的皮膚怎樣維持低的血壓? 這不是心臟。可以怎麼做?

5:03 所以我走了一趟美國,就像做研究的人都會這樣做, 而我在匹茲堡待了幾年。這就是匹茲堡。 我對這些很複雜的系統很感興趣。 我們想,或許一氧化氮能夠左右細胞的死亡, 細胞怎樣維持生存,以及對外來物質的抵抗。 我首先從細胞培植入手,就是培養細胞, 之後我就用了關鍵的老鼠實驗模型── 一些無法製造某基因的老鼠。 我們得出一個運作原理,就是── 一氧化氮幫助細胞生存。

5:31 之後我搬回愛丁堡。 而在愛丁堡,實驗對象就變成了醫科學生。 是個很接近人類的物種,對吧, 比起老鼠有多個好處: 他們是免費的,你不用替他們刮鬍鬚,照顧他們三餐, 而沒有人會衝進你的辦公室,說: 「保護實驗醫科學生的權益。」 所以他們是十分理想的實驗模型。

5:53 但我們得出的結果是 我們不能在人身上重複老鼠的實驗,並得出相同的結果。 我們似乎並不能關掉 人類皮膚上產生一氧化氮的過程。 我們試過塗上一層膏,阻擋催化製造一氧化氮的酶, 我們試過注射化學物質, 但就是不能關掉一氧化氮的製造。

6:13 而箇中原因,經過兩三年的研究工作之後,發覺 原來是皮膚中有大量的貯存, 不是一氧化氮,因為一氧化氮本體是氣體, 一釋放就會─(呼!) ─數秒間就消失無蹤, 但是可以變成這些形式的一氧化氮── 硝酸鹽 NO3 <sup>-</sup>;亞硝酸鹽 NO2 <sup>-</sup>;亞硝基硫醇。 而這些是較穩定的形態, 而皮膚中確實有很大的一氧化氮貯存。 我們跟着就想,有了這一大堆貯存, 究竟日光能否活化這些貯存 讓它們從皮膚中釋放, 因為貯存量是在血液循環中的約十倍之多。 太陽可否將貯存中的一氧化氮釋放到血液中, 進而在血液循環中有助於心血管系統健康?

6:58 對了,我是個實驗皮膚學家, 所以我們當時接着想的是 我們會將實驗對象放於陽光中曝曬。 所以我們當時做的是,我們將一班自願者 放在紫外光燈的曝曬下。 那是其中一種太陽光燈。 此時,我們小心翼翼去做的是, 維他命 D 是由紫外光 B 光線造成的, 而我們想將避開維他命 D 的影響。 所以我們用了紫外光燈 A,是不會產生維他命 D 的。

7:28 當我們將人們放於燈下, 相當於在愛丁堡夏天 曝曬日光三十分鐘的時間, 我們得出的是,我們得出一個 一氧化氮在血液循環中提升的結果。 所以我們將一些有此方面問題的病人 放在紫外光燈下, 而他們的一氧化氮含量確實提升了, 而血壓就下降。 效果不是太明顯,在個人層面之言, 但在一個社群層面,已相當有效果, 將整個社群中的心臟病患率往下調。 而當我們只是將紫外光往他們照一照, 或當我們將他們 像是照燈一樣暖起來, 但不讓光線實際的照進皮膚上,得不出這種效果。 所以這似乎是紫外光線接觸皮膚後的效果。

8:09 現在,我們仍在蒐集數據。 已得出的好處有幾點: 似乎是較年長的人身上,效果較明顯。 我不確定較明顯多少。 其中一位試驗者是我的岳母, 很明顯我不知道她的確實年齡。 但肯定的是,在一些比我妻子年長的人身上, 似乎有較明顯的效果。 而值得一提的是 維他命 D 含量並沒有改變。 這是與維他命 D 分開的。 所以,維他命 D 對身體有好處──它停止佝僂病, 預防鈣之代謝,此等重要的事。 但這是個與維他命 D 分開的機制。

8:40 好了,純粹看血壓控制其中一個弊處是 你的身體會竭其所能 去維持你的血壓在一個相當的水平。 若你的腿不幸被砍掉,大量失血, 你的身體會降低效能,增加心跳, 竭其所能去維持血壓。 那實是很基本的生理調節原則。

8:56 所以我們之後所做的 是轉往觀察血管擴張。 如是我們測量了──再一次地, 沒有尾巴,沒有毛髮,這位是醫科學生。 在手臂,你可以測量一下手臂的血液流量, 由手腫起的程度來判斷血流量。 而我們發現的是,在未照光組 (就是這條實心線) 這是在手臂上照紫外光,讓手臂暖起來, 但將手臂覆蓋着,不讓光線直接照射皮膚。 血液流量沒有因為血管擴張而改變。 但在照光組中, 在紫外光下照了一小時, 血管出現擴張的現象。 這是身體降低血壓的運作方式, 一併會擴張冠狀動脈, 增加供應心臟的血流量。 這裏,就是進一步支持紫外光──也就是日光── 對血液流動以及 心血管系統有幫助的數據。

9:51 我們想我們的結論模型大概是── 不同強度的紫外光, 每年在不同時節, 照射地球上不同的地方。 所以你實在猜得到 被貯存的一氧化氮── 皮膚內的硝酸鹽、亞硝酸鹽、亞硝基硫醇── 破出轉而釋放一氧化氮。 不同波長的光,對這些活動有不同效果。 所以你可以看看 可以達到效果的波長。 而你可以看看──這樣看, 若你在赤道附近,太陽直照頭頂, 陽光透過很薄的大氣層射進來。 在冬天或夏天,都有相同強度的光源。 若你住在北方的這裡,在夏天, 陽光能頗直接的到達, 但在冬天,陽光就要穿透好一層大氣層, 當中好一部分紫外線經已被磨滅, 而光線到達地球時,波長的範圍 從夏天到冬天都有所不同。 所以你可以做到的是,你將那些數據 與釋放出來的一氧化氮相乘, 而你就可以計算出有多少一氧化氮 會從皮膚中釋放到血液循環。

10:50 好了,若你在赤道這裏── 這裏有兩條線,紅線和紫線── 一氧化氮釋出的量,就是曲線下的部份, 就是這個區域的面積。 所以,若你身處赤道上,不論十二月還是六月, 你都有一大份量的一氧化氮,從皮膚中釋放。 另外,文圖拉就在南加利福尼亞州。 在夏天,情況與身處赤道倒也差不多。 很不錯。很多一氧化氮會釋放。 在文圖拉仲冬,都算是仍有一定份量的。 夏天的愛丁堡,曲線下的面積也不錯的, 但冬天的愛丁堡.可以釋放出來的一氧化氮 就近乎零,只是微小份量。

11:30 那我們認為怎樣? 我們仍在這方面努力, 我們仍在發展它,我們仍在拓展這想法。 我們覺得這件事非常重要。 我們認為它也許能解釋 在英國之中,許多南北健康差異的理由, 它對我們的意義重大。 我們認為皮膚…… 我們確實知道 皮膚有很多一氧化氮的貯存, 只是以眾多其他形式來貯存。 我們猜想很多是來自飲食, 綠葉蔬菜、甜菜、生菜中 有很多這些一氧化氮,我們認為會跑到皮膚去。 我們想,之後它們就貯存在皮膚中, 而我們想,在日光下,它得以釋放, 同時有助於整體身體健康。

12:04 而這仍在研究中,但是皮膚學家…… 我的意思是,我是個皮膚專科醫生。 我白天的工作就是對人們說:「你有皮膚癌, 是由太陽光造成的,不要走到陽光下。」 我其實想,有個更加重要的訊息 就是太陽光有利也有弊。 沒錯,陽光是罹患皮膚癌, 一個可以控制的高風險因素, 但心臟病的死亡個案 比起皮膚癌 高出一百倍。 而我認為我們應該更加認清事實, 並需要找尋 風險與益處適當的比例。 陽光有多大的情況下是安全的, 而我們又能怎樣巧用陽光 達到我們普遍的健康?

12:40 最後,萬分感謝在座各位。 (掌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