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the talk Return to talk

Transcript

Select language

Translated by Naninaniyoo Chen
Reviewed by Xiang Li

0:15 很久以前,世界是个很大却不和谐的大家庭 这个家庭被“伟大的”“强大的”家长们主宰着 人们却像是淘气的孩子一样 无望、无助 如果吵闹的孩子们怀疑了 家长的权威,他们就会被责骂 如果孩子们进去探索家长的房间 或是悄悄溜进家长的秘密档案柜,他们就会被狠狠地惩罚 家长会告诉他们,为了孩子自己, 以后再也不要去家长秘密的房间了。

0:48 有一天, 一个人来到了这个小镇 带着一箱一箱的从家长那里偷来的 秘密文件 他说“看看家长们在背后藏了什么” 孩子们吃惊地看到 这些是从会议里得出的绘图和备忘录 而在会议里家长们互相指责对方 他们的行为简直就像小孩一样! 不但这样,他们也会像孩子一样犯错 唯一的不同就是 他们的错误被藏在秘密的档案阁里 镇里有个小女孩,她并不觉得 家长的秘密应该被藏在秘密的档案阁里 即使藏在那里,也必须有法规 允许孩子们知道内容 于是,她开始着手实现这个想法

1:34 对,我就是故事里的小女孩 而我感兴趣的秘密就藏在这栋楼里 那就是英国议会 而我想拿到手的资料就是 下院议员的花费收据 我认为这是在民主社会最基本需要知道的东西。(掌声) 我又不是在要求知道核武器堆的密码 或者类似的。但是,我为了知道这冠上“信息自由”的信息, 可是费了不少的功夫才冲破重重阻碍 其间的困难是你不能预想到的

2:09 我大概用了五年的时间才有今天的结果 而这只是我所提出需要了解的几百种信息的中的一点 不过,我要说,我没有想要 彻底改革英国议会 那根本不是我的意图,我只是在 为了我出第一本书做出的一点努力 但是我确意想不到的打了这么久的官司 经过长达五年 与英国高院三位最杰出法官的较量, 等待他们决定议会是否应该公开这些信息 今天我必须告诉你,原本并不是那么有希望 因为我见证了议会的建立,我觉得 议会做事一般是不透露的。我可能没有运气找到什么吧

2:51 但是,你们猜猜?我胜利了。啊哈!

2:56 呵呵,但我讲述的并不是很完整的故事。因为问题在于, 议会不断地拖延公布这些信息 不仅这样,他们还尝试回溯性地改变这方面的法规 让新法规不再适用于揭露这种信息 之前他们颁布的新“透明”法规对于其他人都适用 他们试着让法规不再适用我的要求 但是他们忘记了在数据数字化上下规定 因为,这些纸质收据 已经被电子扫描过了 所以要复制整个数据库是非常容易的 只需要将数据装入磁盘,然后就可以悠闲地在议会楼外散步了 他们就这样做了,还把装有数据的磁盘卖给了 出价最高的《每日电讯报》 然后,你们记得的, 就有了周周不断地揭露, 从色情电影,浴盆塞,新厨房 到没有还清的抵押贷款 最后的结果呢? 十六个部长辞职了 三百年内第一次有议会发言人被迫辞职 基于对透明化的命令,一个新的政府被选举出来 120个下院议员在那场选举中也无奈下台 至今,四个下院议员和两个勋爵 因为作假进了监狱 谢谢大家(鼓掌)

4:19 我告诉大家这个故事的目的是因为这个现象不只存在于英国 这只是在全球文化冲击的一个例子而已 在世界各地,仍有无数的戴着假面具,藏着无数“秘密” 的官员,而他们总认为 自己能在公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状况下统治人民 但是突然,他们得面对 对这种现状不再满意的民众 民众不仅对官员不满意, 更多时候,还对官方的数据产生怀疑

4:49 我们已经进入了信息的民主化 我已经研究这方面很久了 实话说挺不好意思的,我小时候, 曾经有小小的“间谍”本子 我会悄悄观察邻居们在做什么,然后把它记录下来 或许,那时我的行为 就为我未来职业埋下了伏笔---调查记者 接触这些信息这么久,我发现 这曾只是个小众的兴趣 而现在已经成为主流了。 越来越多的人想知道那些掌权的人们在干什么 他们想要在以他们的名义,用他们的金钱所作的决定中 有发言权。我觉得正是信息民主化 促成这这种信息启蒙 而且它和最初的启蒙运动在原则上有很多相似之处 都在寻找真理 不因为有人说这是真理,“因为我这样说” 不,这是在寻找看得见的, 能被证实的真理 在启蒙运动里,这样的探寻引出了一些疑问 比如国王的权利,国王统治子民的神圣权利 比如女人应该服从男人 再比如教堂就是代表上帝的地方

5:59 显然教会不乐意了 他们想要抑制这样的探索 但他们没预料到科技的能力 有了出版社让这些 想法廉价并迅速地传播到各地 人们聚集到咖啡屋 讨论这些想法,密谋一场信息革命

6:18 现在我们有了数据电子化。这把信息从成堆成堆的状况下解救出来 所以现在拷贝分享信息已近乎零花费 我们的“出版社”就是网络。我们的“咖啡屋”就是社交网络。 我认为,我们已经进入完全连接的世界 我们可以在这个世界做出全球化的决定 做出关于气候,金融系统,以及资源分配的决定 想想吧 如果我们做买房子这样重要的决定 我们不是立即就做决定。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会不会, 但在投入大量资金之前我还想多看些房子 如果我们在考虑金融方面的问题 我们也需要很多信息。 如果只让一个人了解很多信息, 再分析信息作出决定,是不现实的

7:08 因此,对获取信息的要求 才越来越多 所以我们才有了那么多的 公开法出现 比如,在环境方面,有《阿尔胡斯公约》 这个欧洲的指令给力人们巨大的信息权 如果你的自来水公司 倒污水到河里 你有权利知道 在金融业,你有更多权利知道 业界进展, 有反贿赂法规,金钱规章, 逐渐增加的公司透明法规,所以现在你可以跨国查看财产了 而私藏财产,逃税,区别薪酬是越来越难了。 这当然很好。 我们开始发现这个系统里面的更多信息

7:55 他们都逐渐走向 完全连接的系统 不过,有一点还没有。你们猜猜是什么? 那就是,这个支持其他系统的系统 这个我们管理运用权力的系统 我说的就是政治,因为在政治中 我们追踪回到了这个至上而下的等级制度 但是要从这个最高等级的系统中完全透明化信息, 可能么? 不,那是行不通的。 我认为这很大一部分就是藏在不同政府的 息合法化危机背后的东西

8:33 我已经告诉了你们一些 我针对议会的做的执意争得信息权利的行动。 那么接下来我会 再讲述一下我认识的一些人 所做的事。

8:44 Seb Bacon这个电脑 工程师做了一个叫 Alaveteli, 它是一个自由的信息平台 它有开放式的文件记录 并且你可以对公共群体提出信息自由的要求 问你想问的问题 这个网站就收集大家的“牢骚” 通过它人们知道有很多都在提出自己的牢骚 你只需要输入你的问题 比如说,“多少警察有犯罪记录?” 然后就会得到对目标的详细关注 你还可以知道时限长度, 追踪通信。一旦你把问题提出来, 它就进入了公众视野 只要你的国家有关于信息自由的法律, 你就可以使用这个公开资源的网站 现在在许多国家,这个网站已经走上正轨 接下来还会在更多国家开始。 如果在座的任何人对此有兴趣, 并且你的国家有相关法律 Seb网站期待与您 和您的国家合作。

9:54 照片上的是Birgitta Jonsdottir,她是冰岛下院议员 一个不寻常的议员。 当冰岛的国家经济临近崩溃时,有许多人在议会外面抗议 她便是其中一员 在改革的要求下,她成功当选 她现在正准备操作这个项目 这就是冰岛现代媒体的行动, 他们刚刚得到了将之做成 一项国际化现代媒体项目的资金, 项目将汇聚全球关于言论自由的法律, 关于保护告发者的法律,关于诽谤罪方面保护的法律 关于资源保护的法律。这样,冰岛将成为出版业的天堂 在这里数据会是自由的 当我们越来越多地思考政府怎样接触使用数据时, 他们就在冰岛建立了这个安全的天堂 让信息自由。

10:45 在我自己的领域里,也就是调查性报道, 我们也在逐渐地思考更全球化的东西 这里有个网站叫做“调查仪表盘”。如果你想要 追踪一个独裁者的资产。比如说,侯赛尼•穆巴拉克(埃及总统) 当他觉得自己有危险了, 他就从自己的国家输送现金, 而你就想知道这些现金的去向。 你会想要知道越来越多的世界上的“秘密” 像公司房屋登记的数据。 这个网站试着把所有数据网罗 到一个地方,只要你搜索,就能找到。 找到他的家属,他的朋友,他的安全服务主管。 你可以清楚看到他正在 从那个国家转移资金。

11:27 但是,当我们谈论到最影响我们的决定, 可能关于类似战争这种 最重要的决定时, 我们又不能只是提出信息自由的要求, 这是很困难的。所以我们仍然需要 依靠非法的方式来获得信息,从漏洞中获得。 当英国卫报做这个关于阿富汗战争的报道时 他们不能就直接走进 国防部,索要全部信息。 这样做的话,是得不到的。 这些信息都来自美国大兵写的 关于阿富汗战争成千上万的急件, 从这些漏洞里知道真相。 这样卫报才成功做了调查。

12:11 另外一个大型的调查是关于全球外交的。 这个调查也来源于 25100个美国的外交电缆里透露的信息。 当时我也参与了调查,因为我 从一个不满的维基解密人里得到了密报, 最后到卫报里工作了。 我能告诉你关于这个漏洞的第一手消息。 那真的是惊人的!真是惊人啊! 这让我想起了《绿野仙踪》里的场景, 当小狗托托 跑过巫师旁边,然后掉头回来, 狗狗拉开了幕布 “不要看屏幕后面!不要看屏幕后面的人!” 因为当你开始看到的是 那些大政治家,那些 浮夸的政治家。他们就和我们一样。 他们会互相说坏话。对,挺多嘴的。 但我觉得这些都需要我们知道。 他们和我们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他们并不是神一样的存在, 没有什么魔法。他们不是我们父母, 除了这些, 我发现最惊奇的是 不同国家的地区性腐败, 特别是围绕权力中心 比如官员们 为了自己的利益,挪用公款。 正是由于官方机密 才造成了这种情况。

13:38 我刚提到了维基解密, 因为,还有比它更加公开的么? 因为朱利安阿桑奇就这么做了。 他并不满意于 新闻安全、合法地发布信息的方式。他把所有的东西都倒出来了。 那的确是让一些易受攻击的阿富汗人被揭发出来 那也表示白俄罗斯独裁者 也面对了一批与美国政府进行过交谈的支持民主 进行过交谈的民主人士。 这是激进派的开放么?我觉得不是, 这不是放弃权利 责任,这只是在和权利同一地位的另一种力量。 这是分享责任,分享义务。 当他因为我从维基解密得到了很多泄密 而威胁要告我,我觉得 那中间产生了巨大的意识主义上 的矛盾。(笑声)

14:36 另外,权利真的很诱惑人。 在你坐上谈判桌,当你 拥有权利时, 你需要有 两种特质, 一,怀疑的态度,二,谦卑的心态。 怀疑是因为你一直会被挑战。 如果你只是说了要这样,我觉得还不够。 我想知道为什么这样,这样的依据是什么? 谦卑是因为我们都是人都会犯错。 如果你不懂得怀疑和谦卑。 那你从改革者变为 独裁者就是一眨眼的事。 你只需要看看《动物庄园 》就会知道权利是怎样宠坏人们的。

15:21 那么怎样解决呢? 我相信那就是有接近信息的法律权力。 现在我们的权力还十分微弱。 在很多国家,我们还有官方保密法。 包括在英国,没有利益测试的 官方保密法还存在。这说明, 如果人们公布或放出官方信息, 会被严厉处罚,这被看成是犯罪。 那当是不是我们想看到的。 大家想想,如果我们有官方披露信息的法案 如果官员们被发现禁止或藏匿 与公众利益有关的信息 他们就会被惩罚 那多好! 对对,这是我的”权力姿势” (鼓掌) 我想要大家都向这个方向做出努力。

16:14 现在并不都是坏消息。 报道中必然有一些进步。 当我们更进一步接近权利中心时, 一些变得更加不透明 我上周才发现伦敦的 都会警察委员说 为什么警察需要得到所有关于 我们通信的信息,在没有司法官制下 侦查我们,他说这关系到生死 他确实这样说的,“这关系到了生死” 但这没有依据的。他并没有告诉我证据 他只是说“因为我这样说了 你必须相信我,用你的信念来接受它。” 抱歉,但是当我们回到 启蒙运动前的教堂 我们都需要制止这样的动作

17:08 而他在谈论一个令人愤怒的 英国通信数据法案啊! 在美国,有网络情报分享和保护法案。 有监控国家的机器 有国家安全机构所 全球最大的间谍中心。就是有这么巨大。 它是美国国会大厦的六倍 在里面,他们拦截并检查他人的 通信、流量,和个人数据 然后找出哪些人是不“和谐”的。

17:40 那么,现在回到我们最初说的故事。 “父母”们开始慌张了,他们锁上门。 他们在房子外面装上闭路相机 他们监视着我们。他们挖了个地下室, 他们修建了间谍中心,研究盘算着 想找出我们之中不“乖”的人, 如果我们中任何人抱怨了,我们会被逮捕,扣上“恐怖分子”的罪名。 那是童话,还是噩梦? 一些童话有美好结局。一些则没有。 大家都读过格林童话吧, 那确实很恐怖。 但我们的世界不是童话。 世界可能比我们会承认的更加残酷。 同样,世界也可能比我们想象的更好。 不过无论是那种,我们需要客观的看到世界的真相, 世界的问题。因为只有通过 清楚地看见世界的真相和问题,我们才能解决这些问题 才能在世界上活的更美好。 (笑声) 谢谢大家! (鼓掌) 谢谢。(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