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the talk Return to talk

Transcript

Select language

Translated by shi yan liu
Reviewed by Yukun Chen

0:15 現在開始, 我要著重談一談 一種世界上最危險的動物。

0:20 此時此刻,當人們說起什麽是危險的動物, 大多數人也許會想到獅子或者老虎或者鯊魚。 但是,毋庸置疑,那種最危險的動物 是蚊子。 在漫長的人類歷史長河裡, 蚊子比其他動物殺掉了更多的人類。 實際上,也許把所有被其他動物殺死的人數加起來的總和, 也不會多於僅是被蚊子幹掉的人類性命的數量。 並且被蚊子殺死的人類多於在戰爭和 瘟疫里死亡的人類。

0:43 也許你會情不自禁地想, 以我們所擁有的科技,以我們所有的社會進步, 更好的生活城鎮, 更好的文明, 更好的衛生條件, 更多的財富,我們應該可以更好地控制蚊子的數量, 並因此減少蚊子所帶來的疾病。 但是事實並非全如此。 如果我們可以控制蚊子的數量,這個世界上就不會 每年都有2到3億的人口被瘧疾所侵害, 我們也不會有 150萬人口每年死於瘧疾, 我們更不會有一種疾病, 在大約50年前還不為人所知, 但是在一夜之間,成為 由蚊子傳播的病毒裡,最為危險的一種, 這種疾病的名字叫做登革熱。

1:30 在50年前,幾乎沒有一個人聽說過這個名字, 確切地說,沒有一個生活在歐洲的人聽說過這個名字。 但是,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報告,迄今為止, 每年有5千萬至一億的人感染登革熱, 這個數量相當於整個 英國的人口每年都被感染登革熱。 其他的估計顯示,大概每年被感染的人數 是世界衛生組織所報告人數的兩倍。 並且,登革熱傳播的速度是異常的快。 在過去50年間,登革熱的發生率 已經翻了三十倍。

2:05 現在,讓我給你們一點點關於登革熱的知識, 特別是要給那些還不知道它是什麽的人們。 現在假設你要去度假, 假設你要去加勒比海度假, 或這假設你去墨西哥。或者,你去拉丁美洲, 亞洲,非洲,或者沙烏地阿拉伯任何一個地方。 或者是去印度,遠東地區。 不管是你去哪裡,其實都無所謂。因為在任何一個地方,都是同一種蚊子, 和同一種由那種蚊子傳播的疾病。 你都有危險會被感染到。 現在假設你被一隻蚊子叮了, 並且這個蚊子攜帶那種病毒。 嗯,這時,你會產生類似感冒的症狀。 這些症狀可能會顯得很輕微。 你也許會產生噁心,頭痛的症狀, 你會感覺你的肌肉在收縮, 並且你可能會感覺你的骨頭在四分五裂。 這種感覺其實是這種病昵稱的來源--- 裂骨燒, 因為你的身體就會有這種感覺。

2:50 奇怪的是,當你被 這種蚊子叮咬了以後,並且你已經感染這種疾病, 你的身體會產生抗體, 也就是說,如果你再次被 帶有同一種病毒的蚊子叮咬以後, 你不會被感染。 但是這不僅僅只有一種病毒,而是四種。 那種幫助你對其中某一種病毒產生抗體的保護措施, 那種保護你不再被之前感染你的病毒所感染的保護措施, 實際上會讓你更容易被其他的三種病毒所感染。 也就是說,下次如果再次感染登革熱, 而且是另外一種病毒系,你就會更容易被它侵犯, 你很可能會有更加嚴重的症狀, 而且,你更可能會有那些比較嚴重的症狀, 像是出血熱,或者休克綜合症。 所以,你最好是一次都不要感染登革熱, 並且絕對不要被感染第二次。

3:34 那爲什麽登革熱傳播的速度如此之快呢? 原因就是整個東西--- ---埃及伊蚊。 這種蚊子來自於北非,正如牠的名字所顯示, 並且牠們散布到世界各個角落。 實際上,某一隻蚊子,在牠整個生命過程中, 只能飛行大約200碼(182.93米)的距離。 牠們並不能飛行太遠。 但是牠們真正在行的是 “搭便車”, 特別是牠們的卵。 牠們會把卵產在清澈的水裡,任何的水池里,水坑里, 任何小鳥戲水的池子里,花盆里, 只要是任何有清水的地方,牠們就會產卵, 並且,如果那種清水是靠近碼頭,或是港口的地方, 只要是任何靠近交通運輸的地方, 這些卵就會被傳播到世界各地。 這就是事實的真相。是人類 把這些卵傳播到了世界的各個角落。 這些害蟲已經大量傳播到了超過100個國家, 這些國家一共有25億人口生活其中。 也就是說這25億人口與這些蚊子一起生活。

4:32 給你舉一些簡單的例子 來說明牠們傳播的速度有多麼驚人, 在1970年代中期,巴西申報說,“我國沒有埃及伊蚊。” 但是現在,他們已經每年花費近十億美金, 試圖去除或者控制這些蚊子, 並且只是眾多蚊子中的一種。 我記不清楚是在兩天前還是昨天, 我看到路透社的一篇報導說, 馬德拉群島發現了他們島上第一批登革熱的爆發, 有52人被確認感染了登革熱, 其他400個人“可能被感染”。 那是兩天前。 有趣的是,馬德拉群島在2005年, 第一次發現有這種害蟲的存在, 到現在,也就是幾年以後, 第一批登革熱就在那裡爆發了。 所以,可以確定的是,只要那種蚊子傳播到的地方, 就會有登革熱。 只要那種蚊子到了某一個地區, 只要任何人到了那個被登革熱感染的地區, 蚊子就會叮咬那些人,然後去其他地方繼續叮咬, 去其他地方繼續咬,繼續咬, 然後這就形成了大範圍傳播的流行病。

5:32 所以我們人類必須要真真正正地懂得如何殺死蚊子。 我的意思是,那其實並不是很難。 也就是說,有兩種主要的方法。 第一種方法是你要使用殺幼蟲劑。 你使用化學製劑。將化學製劑放入牠們產卵繁殖的水中。 但是在現代都市生活的環境里,使用這種方法是極其困難的。 你必須要把這些化學藥物投放到每一個水池, 每一個水盆,每一個樹幹裡。 這其實是不現實的。 第二種你可以使用的方法 是當這些害蟲在飛行的時候把牠們殺死。 這是一張“噴霧殺蟲”的照片。 人們所做的,其實是把 化學殺蟲劑跟煙霧混合在一起, 然後把那種混合物撒到環境中去。 其實跟你是用空氣噴霧器是一回事。 這些噴霧是讓人感到不舒服的東西, 而且,如果它是有效的的話,世界上就不會有 大量增多的蚊子,以及大量增多的登革熱的病例。 也就是說,這種噴霧的方法並不有效。但是,它也許是 我們目前最好的方法了。 不過,實際上,你和我最好的防蚊措施 就是穿長袖衣服 以及一點點防蚊水(diethyltoluamide、待乙妥)。

6:35 所以,讓我們重新開始。讓我們一起設計一種產品, 馬上就開始,一起決定我們到底想要什麽產品。 嗯,我們當然是需要一種 能有效減少蚊子數量的東西。 只隨機地殺蚊子是沒有意義的。 我們希望的是找到能夠大量減少蚊子族群的方法, 這樣蚊子就不能傳播疾病了。 我們清楚的知道,這種產品必須對人類是無害的。 因為我們要在人類生活的範圍里使用它。 它必須得非常安全。 我們也不希望這種東西對環境產生長久持續的影響。 我們不想要(對環境)有不可逆的影響。 也許會有一種更好的產品會在20或者30年後出現。 沒關係。我們不想讓環境受到長久的影響。 我們想要的是相對便宜的,或有成本效益的, 因為有太多,太多的國家被牽扯其中, 而且,其中一些國家是新興的市場, 在這些新興市場裡,有一些是低收入的國家。 最後,我們想要的是針對某一種蚊子的產品。 我們想除掉那種傳播登革熱的蚊子, 但是你不想殺掉其他所有的昆蟲。 有些昆蟲是有益的。有些在生態系中扮演很重要的角色。 但這種蚊子不是有益的。牠們侵犯我們。 但是你不想幹掉所有的昆蟲。 你只想幹掉這一種而已。 而且在大多數情況下,你會發現這種昆蟲 就生活在你的家裡, 所以,無論我們做什麼,必須能消滅這種昆蟲。 我們必須要在人們的房子里,臥室裡, 廚房裡使用。

7:57 蚊子有兩個生物特性 著實可以幫助我們做好這個科學研究專案(殺蚊子的專案), 第一個特性是公蚊子不咬人。 叮咬你的,全都是母蚊子。 公蚊子不能夠咬你,也不會想要咬你。 牠們沒有那種能夠叮咬你的口器。 所以,咬你的只是母蚊子。 第二個特性是一個現象, 即,公蚊子非常擅長於找到母蚊子。 如果你釋放了一隻公蚊子, 而且碰巧有一隻母蚊子在附近, 那隻公蚊子一定會找到那隻母蚊子。

8:29 基本上,我們已經利用了這兩種特性。 所以,通常狀況下, 公蚊子遇到母蚊子,然後就繁殖大量的後代。 僅一隻母蚊子一次會產下 多達100個卵。 在牠一生裡,會產下多達500個卵。 如果那一隻公蚊子攜帶了 會導致後代死亡的基因, 那麼這些後代就不會存活, 也就是說,交配的結果是什麽都沒有, 而不是500隻活蹦亂跳的蚊子。 說得誇張一點,我稱他們為沒有生育力的蚊子, 因為這些後代會在不同的生命階段里死亡, 但是我們稱這些公蚊子為“不育蚊”。 如果你將更多的“不育蚊”放到自然環境裡, 那麼,母蚊子就更有可能會找到“不育蚊”, 而不是有生育能力的公蚊子, 這樣的話,你就可以減少這種蚊子的數量。 所以,當這些“不育”公蚊子出去尋找母蚊子的時候, 牠們會交配。如果交配成功,(因為基因缺陷)就沒有後代存活。 如果牠們沒有找到母蚊子,那麼,牠們最終都會死。 牠們本身只能存活幾天。

9:31 這就是我們現在正在做的。 所以,這就是 幾年前在牛津大學研發出來的技術。 這個公司叫做“Oxitec”,我們已經 工作了10年,用的研發方法 與製藥公司研發藥物的方法類似。 也就是說,己經花了約十年的時間,去做內部評估,測試, 才能夠到達我們認為“一切準備就緒”的階段。 接下來,我們己經到野外去測試, 必須得到當地社區的同意, 並且先得到必要的許可。 我們已經在開曼群島做了實地測驗, 另外,在馬來西亞做了一個小的實地測驗, 並在巴西做另外兩個實地測驗。

10:08 那麼,結果如何? 嗯,結果都非常的好。 在投放“不育蚊”的四個月以後, 我們已經把蚊子的數量-- --大多數情況下,我們的實驗地是那些 只有2000、3000人的村子, 一切都“從小”開始--- 在四個月的時間裡,我們已經成功地 將蚊子族群的數量減少了85%。 實際上,要想繼續再算剩下的蚊子的數量 是非常,非常困難的,因為根本就沒有什麽蚊子剩下了。 那正是我們在開曼群島看到的結果, 也正是我們在巴西的 實地測試裡看到的結果。

10:44 現在我們正在做的是 這個實驗放到有50,000人口的城鎮裡, 這樣的話,我們就可以看到 這個實驗在大範圍的地區效果如何。 另外,在牛津,我們已經有一個生產小組, 確切地說,是在牛津的南部, 這個生產小組負責製造“不育蚊”。 我們可以在比這塊紅地毯大一點的空間裡 製造這些蚊子 我每星期可以製造大約2000萬的“不育蚊”。 我們可以把牠們送到世界各地。 花費一點也不大,因為這只需要一個咖啡杯--- 任何一個咖啡杯大小的容器 就可以裝得下3百萬個卵。 也就是說,運費是不成問題的。 這些就是我們現在所取得的結果。 你可以稱它為“蚊子工廠”。 在巴西,我們已經做了幾個測試, 並且,現在巴西政府已經建造了 他們自己的蚊子工廠, 遠遠比我們牛津的工廠大得多, 我們會用他們的工廠在巴西做大規模的實驗。

11:33 正如你所看到的。我們送出了蚊子的卵。 我們已經把公蚊子和母蚊子都分開了。 公蚊子被放在了小罐子裡, 然後,運輸這些罐子的卡車 沿路將這些公蚊子釋放出去。 當然,實際操作要更加精密。 你釋放蚊子的範圍 必須能夠足以覆蓋到整個地區。 你要做的就是利用Google地圖,將那些區域分割出來, 弄清楚牠們能飛多遠, 並且,確保蚊子被釋放的範圍 是全面覆蓋整個區域的,然後重覆釋放更多的"不育蚊" 這樣在很短的時間內, 你就可以把那裡的蚊子數量大量減少。

12:07 我們也在農業地區做過這些實驗。 我們已經在不同類型的農業地區取得了進展, 我希望,在不久的將來, 我們可以得到更多的資助, 用於整治和研究怎麼樣對付虐疾。

12:22 所以,以上這些,就是我們現在的科研進展, 我還有一些最後的想法, 也就是說,當下,這是生物學 以另外一種全新的方式補充化學。 並且是在某些社會最領先的範圍裡。 並且,這些生物學的研究方法正以 一些非常新穎的形式進入研究的領域, 當人們想起基因工程的時候, 我們想在已經發明出了可供工業處理使用的酶, 那些通過基因工程製造出來的酶,可以放在我們的食物裡。 我們已經有了轉基因的農作物,有了藥物, 我們還有新型的疫苗, 製造這些東西的技術都大同小異,但結果卻非常不同。 並且,實際上,我很認同,當然我很認同。 我特別認同的是把基因工程用在老技術失去效果, 或已經不能被接受的的領域裡。 儘管,技術都差不多, 但是產生的結果卻非常地不同。 舉個例,如果將我們的技術, 與轉基因農作物比較, 你會發現,這兩種技術都在盡可能產生大範圍的效益。 而且兩者都有副效益, 也就是,我們極大地減少了殺蟲劑的使用。 但是,轉基因農作物是在保護植物, 例如,給植物一點點生存的優勢, 但我們所做的是消滅蚊子, 並給牠盡可能大的生存劣勢, 致使牠們不能有效地繁殖。 所以,這對蚊子來說,是死路一條。

13:47 非常感謝你們的傾聽!(掌聲)